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真是的,你赶紧把那只鞋脱了啊……听说那些赃物都是从其中一名同伙开的和服店里流出去的。老板是个寡妇,之前她丈夫就是做这门生意的,三年前的春天死了,他的同伙算是出于照顾故友妻子的美意吧,出钱收了寡妇的和服店,又租了一间普通民宅,转而把赃物送到那里,再拿回去卖。那位寡妇在自家门口挂着书法教学的牌子,这样一来就算家里经常有外人出入,邻居也不会起疑。另外,分赃完毕,各自从她家把货物搬出去时也难免会遭人怀疑。于是,他们伪装成洗衣店的店员,开着小货车到家里搬运赃物,再——送至各同伙家中……所以啊,书法教学什么的根本是个幌子,那个寡妇的字肯定丑死了。”

  那天晚上,川上怎么都睡不着。

  做梦都没想到胜村久子的家会是赃物流通的集散地。川上很后悔自已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他以为她家玄关处摆着的伪装成学书法的弟子留下来的男鞋和女用草屐是为了掩饰开设色情宾馆的,而实际上是为了掩盖同伙销赃聚会而设的障眼法。

  这么说来,曾经在走廊上看到的那个女人也是他们的同伙喽?既然联合了小和服店、二手衣店和当铺,那些店的女老板或老板娘应该会来吧?因为只看到了背影,才会产生那么大的误会。胜村久子的丈夫也是开和服店的。每次经过他们家店门口时,川上总会疑惑,在这种地方开和服店生意能好吗?现在看来,她那高个子丈夫实际上是在卖偷来的和服和布匹。外面的展示橱窗里摆着从正常渠道进来的商品,等客人走进店里,再偷偷拿出“便宜货”给对方看。川上总算可以理解,那家店为什么会开在那么杂乱的巷子里了。

  因为老板死了,所以由朋友们照顾未亡人久子。他们替她租下现在的房子,让她搬进去,那里便成为交换赃物的场所,想必也曾发生类似拍卖的交易行为。川上仿佛还可以听到在房间练字时从某处传来的窃窃私语声。

  分赃完成后,会有洗衣店的小货车来家里把货运出去,再送到各人的家中,这还真是个好方法。想来也是,每次聚会结束后,一群人各自拎着包袱走出去的确奇怪,不管多晚都会引来邻居的侧目吧?还有,回去的路上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换成洗衣店的货车,大白天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运货了。之前川上一直误会她是开色情宾馆的,才会以为那是洗衣店来载运送洗的客用睡衣、被套、床单、枕头套等物品的。

  胜村久子优雅的容貌此时清楚地浮现在川上眼前。黑暗中,他仿佛可以看见她那意境高远的书法作品,她的人品,怎么都和这样的罪行对不上。于是,川上不禁想到……

  会不会丈夫还在世时,久子对贩卖赃物的事没那么清楚呢?她只是隐约觉得不对劲,却是在丈夫死后才从他朋友处得知真相的。那群人之所以邀她加入,一来有替好友照顾未亡人之意,二来也是为了封她的口,同时还能建立一个赃物交换的据点,可说一举数得。也就是说,久子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迫与亡夫的朋友同流合污的。

  这么说,杀死旧书店老板娘的男子肯定也在那伙人当中了?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个舌灿莲花、长袖善舞的家伙,八成是开和服店或当铺的。

  由于此人年纪尚轻,很有可能只是个掌柜。不过掌柜不可能参加这种销赃的秘密集会,说不定是少东家?

  男子因为要参加销赃聚会而经常出入久子家,于是想到利用那里作为与旧书店老板娘幽会的场所。当然,他会选没有聚会的时候上门。因为男子的殷勤,又碍于彼此是同伙的交情,久子不得已,只好把房间借给他。这件事从川上带文子过去时久子的态度及那房间的模样可以看出来。

  而那个男人受旧书店老板娘的逼迫,走投无路之下,在幽会的房间里杀了她。杀了人以后,他向久子和其他同伙坦诚一切。同伙们惊慌失措,可是为了保护组织,只有赶快把女人的尸体处理掉。就这样,尸体被送到了相模湖畔。他们应该也是用洗衣店的小货车运尸的吧?那辆小货车是厢型车,内部密闭,外侧则用斗大的字体写着不存在的洗衣店店名。

  文子的尸体肯定也是如法炮制被送到了哪里,只是还没被发现而已。

  (放弃那件和服吧?趁早死了心吧!)

  不知跟保子念叨过多少次了,难道自己早有预感会发生这样的事?

  正是妻子对和服的迷恋才惹来今日的祸端。真是个蠢货!简直是拿绳子套丈夫,不,是套自己的脖子。怎么那么不听劝呢?!

  不过眼下还不用担心,胜村久子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而且警方现在查的是收购赃物的案子,不是凶杀案。不说别的,文子的尸体到现在还没有被发现,警方也根本不关心她的下落。川上想办法让自己安心。

  好不容易等到早上六点,川上从床上爬起来,到信箱拿报纸。他站在原地,直接翻开社会版。“女人的执著揭发销赃集团恶行——走在银座街头,‘嗅,那不是我的和服吗? ’”

  斗大的标题夺去他的视线。报道里还穿插着保子一边比手画脚一边说话的照片,旁边加了一行注解“协助破案有功的川上保子女士”。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