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那套和服说不定被送到乡下,便宜卖了呢!”

  听到川上这样说的保子好像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东西越漂越远,即使伸长了手去够,也够不到。

  就这样迎来了新的一年,接着春天变成夏天。川上虽然尚未完全解脱,但毕竟负债额已经减轻了不少。

  被偷走的和服还是没有找回来,保子好像也终于死心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反复叨念着:“那件和服不知被谁买去穿了?! ”偶尔想到才会提起,语气也变成闲聊一般,云淡风清的,不再有以前的执著。

  川上也不再把那件事挂在心上,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解决了。替他解决的人是胜村久子,她替他收拾残局,仿照处理旧书店老板娘的模式。

  “老公,你怎么突然不去上书法课了?以前你还会在家里练字呢,你这人,果然是三分钟热度。”

  保子语带嘲讽地说道。对啊,已经快两年了。秋天的某日,下午,在银行上班的川上接到了保子的电话。

  “老公,不得了了,我的和服……被偷的和服……”

  那边的妻子太激动,连话都讲不出来了,那声音跟一年前她打来电话说家里遭窍时一模一样。

  “你说那件和服怎么了?”

  “找到了!我找到的。我现在在筑地警察局。

  “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在银座逛街的时候,发现人群里有个女人穿着那件外褂和和服。我跟在她后面,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虽然我很确定那就是我的衣服,却不知要用什么方法把那个女人抓起来。”

  她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堆。简而言之,就是她看着那个女人独自走进某家餐厅,便匆匆忙忙地跑去派出所报警,接着和警察一起回到餐厅,发现那个穿着“自己和服”的女人还在吃饭。

  “不过,那个女人好像不是小偷,她一开始吓了一跳,等到了警察局,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突然哭了。她说她住在千叶,身上的衣服是今年三月从千叶市内某家二手衣店买来的。现在这边的警察正在联络千叶署,请他们调查那家衣服店呢。”

  赃物出现在千叶的二手衣店,这也不是不可能。川上就曾经对保子说过衣服可能被送到乡下便宜卖了。千叶比他想象中的乡下近多了,小偷一定是想避开东京,所以才把和服送到千叶的吧。买的人还真倒霉。

  话说回来,保子的执著再次让川上惊叹。

  傍晚,川上一回到家,保子马上迫不及待地对他讲述今天发生的事。兴奋不已的她喘着粗气,巨细靡遗地描述所有细节,同样的话讲了两三遍都不厌倦。

  “目前千叶署那边还没送来那家衣服店的调查报告。如果能抓到销赃的小偷就太好了。那家伙真可恶。穿我衣服的女人说她先生在千叶某家工厂当科长,今天是她头一次穿着它来东京拜访亲戚,回去时想顺道去银座逛街。她说的应该是真的。那位太太一面哭,一面说要把和服和外褂还给我,可是我就算再怎么喜欢,也不能接受这种惹了官司的东西,我跟她说我不要了,送她了。也不知怎么的,一看到别人穿着它,我反而突然不喜欢了。”

  衣服可是无辜的第三者掏钱买来的,怎能算是你送给她的呢?川上心想。不过妻子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

  “警察局的人还说,怎么那么巧就在路上被太太认出来了呢?女人的执著还真是可怕呀……”

  第二天中午过后,在银行上班的川上又接到了保子的电话。

  “老公,千叶二手衣店的事已经查清楚了,我刚刚接到警方来电。

  那个女人果然和盗窃案没有关系,警方调查了那家衣店,向老板追间卖家,结果老板回答得支支吾吾,细查之下才发现,那家二手衣店里有一大堆赃物。刑警先生很兴奋,说还有其他同伙,看来是个规模很大的犯罪集团。‘太太,谢谢您!’他还向我道谢呢。”保子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充奋。

  那天傍晚,川上去参加客户招待的晚宴,心情却怎么都轻松不起来。保子在电话里说的一切,不知怎的,竟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千叶的二手衣店收买赃物,和文子那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可是,警方在自己身边展开侦查的事实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我不是说了吗?要她早点死心,放弃那件和服不就好了。)

  川上暗自在心里嘀咕着对妻子发过的牢骚。那家伙死都不肯放弃那件和服,终于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了。

  川上晚上十点左右回到家,保子一听到他的脚步声马上冲到门口,劈头就说:“老公,发生大事了。记者带着摄影师到家里来了,他们访问我,还拍了照片。这是最新发展。”

  川上忘了还有一只鞋没脱,只顾盯着妻子双颊泛红的脸。

  “你说什么?”

  “警方调查千叶的那家二手衣店,进而发现了东京的一个大规模销赃集团,就是那种专门收购赃物的。听说他们有七八间二手衣店、小和服店和当铺,联合起来负责把买来的赃物卖出去。我的和服和外褂也是那个买赃集团向小偷买的,再送到千叶的二手衣店寄卖。”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