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13

  接下来的星期天,川上和妻子一起来到百货公司的和服卖场,秋季和服已经摆出来了。

  保子让店员把一块块面料摊开,仔细端详着、考虑着,那眼神显得无比愉悦,几乎可称为心花怒放了。

  现场陈列的布料依产地分为“西阵”、“盐泽”、“桐生”,厂商还特意分别取了别致的名字,如“竹园”、“松柏之声”、“大原御幸”,等等,并将之写在牌子上。川上默默地看着这些字,心想八成是美工人员或字写得不错的店员写的,可与他曾经在胜村和服店门口看到的“晓云”、“海潮”、“春草”等端秀字体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胜村久子现在在做什么?用相同手法把文子的尸体运出去以后(或叫人运出去),她依旧做着“那门生意”吧?

  “喂,老公,你说哪一种好?”保子出声叫唤。川上这才如梦初醒地陪妻子一同挑选布匹的颜色和花样。

  花了很长的时间,他们终于买下一件和服和一件外褂。和服是不发光的暗红布底,上面印着黑白相间的雅致图案,交织成粗细不一的直条纹,感觉很时髦。外褂则是绉绸上印灰黑两色的菱形图案,点缀着粉红色和亮黄色,看上去也很新潮。裁剪的事就交给百货公司处理。保子把自己的尺寸告诉店员,店员说两个星期即可完工。

  “谢谢了,好高兴啊。”一离开和服卖场,兴高采烈的保子马上向丈夫行了个礼,说道,“一定会很适合我的。和服和外褂的花色搭配得刚刚好,好想赶快穿上它们,出门去展示一下啊。”

  保子开心得像个孩子。之后两人到餐厅点了天妇罗套餐享用。

  这是一对平平淡淡的夫妻。买了和服、正把炸虾送进嘴里的保子一脸满足,这就是无上的幸福,川上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川上总算领略到平凡生活的可贵了,看着妻子一脸满足,心知她在感激自己,川上突然有种难以形容的感慨——我要努力,让这祥和的生活持续下去。看在他有这份心意的分上,老天爷或许会嘉许我,让过去的事情一直不曝光吧,他如此相信着。

  第二天,星期一傍晚,川上六点多下班后从银行的侧门走出来,站在路旁的两名男子笑容满面地冲他点了个头,朝他走近。

  其中一个人年纪比较大,另一个还很年轻。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川上克次先生吗?”

  那个年纪比较大、长着一张扁脸的男子恭敬地问道。

  “啊,我是川上。”

  一开始川上还以为这两位是为银行贷款的事跑来拜托他的呢。

  “这是我的名片。”

  名片上写着警察。川上看到那些字突然无法呼吸,他知道,此时脑袋里的血液正在一点一滴地流失。

  “在这种地方打扰你实在抱歉,不过,去银行或你家都不太方便吧?

  “呃……”

  “请问,你知道银座有一家叫‘Lullaby’的酒吧吗?”

  终于找上门了,川上心想。他最近都没去“Lullaby”,以至于差点忘记还有妈妈桑这号人物了。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不打起精神应付可不行。

  “嗯,我知道。之前我常去那里喝酒。”川上清楚说出“之前”两个字。

  “是吗……那你认识里面有一个叫文子的陪酒小姐吗?”

  “认识。”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讲,不过,听说你跟她很熟,有这种事吗?”刑警双目微闭,好像快睡着了。

  “嗯,之前是很熟,不过我最近已经很少去那家店了。”

  刑警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可见“Lullaby”的妈妈桑也是这么讲的。

  “最近你没跟文子见过面吗?”

  “没有。”

  “再冒昧地问一句,请问你跟文子小姐的交情到什么程度了?”

  妈妈桑肯定已经讲了,此时再刻意隐瞒,反而会引来警方的怀疑吧?川上心想。

  “说来惭愧,事实上,我曾跟她发生过几次肉体关系。不过那根本称不上爱情,纯粹是逢场作戏和金钱交易。而且早在半年前,我们这样的关系就已经结束了。从那以后,我再没踏进过‘Lullaby’ 一步。”

  最后这句是真话。自从跟文子打得火热,开始送钱给她以后,川上就再也没去过“Lullaby” 了。文子是个精明人,特意交代川上说这种事要瞒着妈妈桑。应该不会有错吧?

  面前两位刑警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怀疑。于是,川上多少有点自信了,他轮流看着两位刑警,大胆地问道:“刑警先生,请问‘Lullaby’的文子怎么了?”

  这是刺探。说不定虽然报纸还没登出来,但文子的尸体已经在哪里找到了,所以警方才会找上“Lullaby”的妈妈桑,针对文子的交友网展开调查。如果真是那样,他想知道警方到底了解多少,他得先有个底——能否保住珍贵的平静生活就看现在了。

  没想到刑警保持着亲切的笑容说道:“啊,不瞒你说,文子小姐已经一个多月没到‘Lullaby’上班了,那里的妈妈桑到她的住处去找,发现行李什么的都还在,只有人不见了,于是才来找我们报案。话说回来,文子小姐的住处好像不止一个,她还租了其他两个地方。可见她的朋友关系十分复杂。”

  果然如此,她还有两个租处,方便控制男人。她肯定会向其他男人勒索金钱。川上到现在还是觉得生气,却拼命在刑警面前装出一脸吃惊的模样。

  “真吓人,她是那样的女人吗?”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