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嗯,表面上是这样。”

  “还真奇怪呢。”

  川上心想,没把学书法的事告诉文子真是太好了。之前没提,是觉得万一说了,文子肯定会揶揄他,说什么“你还真闲,钱都凑不出来了,还有心情去学那种东西”之类的话。

  川上先走进去,发现玄关处一双鞋子也没有。

  久子从窗户后面探出头:“请上二楼,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久子悄声说道。

  “谢谢。”川上也低声回答,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我就不上去了,您请自便。”

  “谢谢。”

  “还有,今晚其他学生的课都取消了。”

  “谢谢,让您这么费事,真是对不起。”川上频频鞠躬,久子的脸已经消失在拉上的纸窗后面了。

  川上没想到,被人抓住把柄的久子居然连其他客人都推掉了。不过这是理所当然,久子肯定不想让“做生意”的证据落到他手上,因此自然不会让那些客人在家里闲晃了。川上总算见识到久子的聪明和谨慎了。

  川上把门外的文子叫进来,一起走进屋里。他们俩的鞋应该不会被藏起来吧。为什么?因为这样做的话,不就等于把平时做生意的手段摊在川上面前了吗?更何况,今晚不会再有客人上门了。

  两人沿着走廊爬上楼梯。对川上而言,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总觉得久子躲在哪里偷看着。但其实只是他多心了。楼梯爬到顶后是向前延伸的走廊,两旁都有房间。整个二楼大概有五个房间吧。平常,这些房间里都躲着偷情的房客。

  “一个人也没有吗?”文子一边走着,一边在后面低声问道。

  “今晚好像没其他客人,只有我们。”

  “看来生意很冷清哪。”文子说。

  如久子所言,最后一间房的拉门已经打开,三叠大的客厅后面是六叠大的卧室,里面已经铺好了双人凉被,两只枕头旁摆着柜灯、电风扇、水瓶、烟灰缸和火柴。

  “跟温泉旅馆一模一样呢!”

  穿着连身洋装的文子踮起脚尖,四下张望了一番后说道。

  川上发现房间布置得如此周到,心想还真被自己猜中了。

  四下一片寂静,好像真的没有人,也不用担心久子会上楼查看。川上心跳得厉害。文子那白皙丰腴的双腿从裙摆下伸出,搁在榻榻米上。

  “这里很安静吧?”

  “是啊。可安静是安静,就是这幢房子好旧。”

  “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呢。”

  “可是还是好奇怪啊。我们要在这种像是别人家的地方睡觉吗?”

  “偶尔改变一下气氛很好啊。”

  “屋主或家里人不会跑来偷看吗?”

  “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的。就算发出一点声音或弄出什么动静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这些话是川上说给自己听的,文子却误会了。

  “傻瓜。”她说道,盘腿坐到枕边,开始抽起烟来,手指上的铂金台座翡翠戒指闪着光。得把那枚戒指拔下来才行。

  “没有睡衣吗?”

  “不就在那扇拉门旁边吗?”

  作为隔扇的拉门后面是个三叠大的房间,里面放着两件折好的睡衣。像这种给客人穿的睡衣,久子也是定期叫洗衣店的小货车来取,统一送洗。川上先穿上睡衣,躺在凉被上。

  “这电风扇的风好像不怎么强呢。”

  “这里可没有冷气,把上面的灯关了,就比较凉快了。”

  抽完烟的文子终于站起来把灯关了。昏暗的房间里,摇曳在窗外苍天下的漆黑树影透过玻璃窗浮现在眼前。今晚有月亮。

  “好漂亮啊。”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