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既然谷口不会开车,那他就不是杀妻凶手,这粧命案又不可能有共犯存在,川上也不认为孤僻的老板找得到这样的帮手。谷口的社交圈肯定很小,既然杀人是临时起意,就不可能事先计划找帮手。把人杀死以后,他肯定傻了,能把善后事宜交给他人处理,那个人必定是非常贴心的朋友。而那个谷口,一看就知道疑心很重,不可能冒险把这种事交给别人做。

  凶手必然是有自用车,并且会开车的人。

  川上思来想去,思绪又回到了原点。如果凶手不是老板,那八成就是与老板娘有一腿的情夫了吧?就动机而言,比起老板,小白脸的动机要强烈多了,也比较有可能做这种事。深爱妻子的老板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杀妻,这么说的话,这就是有预谋的犯罪了。那个小白脸应该会开车,自己也有车吧?

  人类的思绪还真是反反复复、摇摆不定呢!不过此时川上已经不再动摇,十分笃定最初的想法才是对的。

  加害者是那个小白脸,作案日期是六月三十日晚上,案发的第一现场是胜村久子家。

  凶手正如他之前所推断的。作案日之所以敲定为上个月的最后一天,是根据谷口长次郎的妻子妙子是在那天晚上失踪的(新闻报道)。

  而发现尸体是在七月七日,距离死亡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凶手和谷口妙子在胜村家办完事后,也有可能离开胜村家,再到别处杀了她。不过,就女方当天急着回去这一点来看,川上不认为她会答应对方转战别处,比方说到男方家里坐一下。而且,如果真有这种场所,他们一开始就没必要在胜村家偷情。正因为有诸多不便,才会找上胜村家的。

  那有没有可能在回家的路上作案呢?没错,那附近确实有不少适合杀人的场所。晚上路人少、树丛多,把人拉进树林里轻而易举,再出其不意地勒紧对方脖子,保证对方连叫都叫不出来。

  不过这样一来就无法处理尸体了。那两个人是走路过来的,男人并没有开车,这一点川上已经确认过。因此没有车子把女人的尸体载往别处,如果一定要用车子载,男人就必须先回家一趟,把车子开来案发现场,再把尸体搬上车。那么,案发现场就不可能在胜村家了,在路边的树林就有可能。

  但是第二种情况下,凶手必须冒两次风险。其一是折回现场,把尸体搬上车,其二是在其他地方把尸体抬下来,两次都有可能被路人撞见。

  特别是人类的尸体比活着时要沉重。妙子的体格很好,川上正是着迷于她那丰满的肉体,所以不可能忘记这种事。那个个子高却很痩的男人要独自抱着这样的女人下车,再把她抬回家,已是十分困难。更何况还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完成这份差事,恐怕不太可能吧?此外,对方应该也没有可以藏尸的地方吧,这一点之前已经说过了。

  那么,是把尸体放在现场,过了一个星期以后再开车载往相模湖畔丟弃的吗?绝对不可能。不管树丛再怎么茂密,那里毕竟是住宅区。川上不认为尸体可以摆在那里一个星期都不被发现。尸体腐烂后还会飘出尸臭,被家犬嗅到从而发现死尸的例子太多了。而且,既然尸体已经放在那里一个星期了,不如干脆继续放着,凶手没有理由再冒险去移动尸体。

  川上推断案发现场在胜村久子家,而搬动尸体的人,是出入于胜村家的第三者。

  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

  川上想起在饭店或旅馆发生的命案。一对男女前来投宿,一大早,男人来柜台对服务员说:“她还在睡,请不要吵她。”然后先行离开。

  之后,旅馆服务员在房间里发现女子的尸体——报纸上常登这种命案。

  那些饭店或旅馆可是拿得出营业执照的正规场所,于是立刻报警。

  可是像胜村久子经营的那种非法小旅馆,该怎么处理呢?

  事情就复杂多了。报警的话,警察会来把事情调查得一清二楚,这么一来,胜村久子把房间租给“客人”的事也就要曝光了。表面上她是“书法老师”,暗地里却在经营色情宾馆。是要报警?还是保住面子,继续做生意?对久子而言,这真是天降横祸,她肯定伤透脑筋。不过最后她还是决定不要惊动警方。

  川上凭想象试着还原案发经过。男人对旧书店老板娘妙子厌烦了,便在久子家的二楼杀死了她。之后男人对久子说女人还在睡觉,自己却一溜烟逃走。就算是熟客,久子也未必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对方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真正要伤脑筋的人是久子。

  既然不能报警,那就得把尸体处理掉,埋在自家地底下或庭院里都有危险,不知什么时候会东窗事发。不说别的,光是想到家里藏着一具尸体就够可怕了,想必晚上会睡不着吧。

  因此,必须把尸体丟到其他地方。于是,久子找来熟识的朋友帮忙,她是做那种生意的,总会认识几个能摆平这种事的人吧?既然是秘密俱乐部之类的组织,肯定与黑道有关联。川上之前也想过,曾经是和服店老板娘的女人,照理说不可能一下子做起这种生意,肯定是有人在幕后操作,帮她招揽客人。在这种情况下,几乎可以确定,躲在暗处的藏镜人会替她与不特定的客人斡旋。否则,怎么会有人愿意上这种连招牌都没有,也不做宣传的偏僻民宅消费呢?

  玄关处摆放的鞋子也是一种障眼法。真正客人的鞋袜都被藏起来了,玄关处摆的是不相关的鞋子,为的是让人相信真有学生来上课。何以女人的鞋子总是比较少,就是这个原因。

  久子跟藏镜人商量处理尸体的事。为了保密和以后的生意,藏镜人决定把尸体载出去丟弃。藏镜人应该不止一个吧?他们之中谁有车,而且会开车?

  搬运尸体应该是在七月一日晚上进行的。为什么?因为六月三十日那天,久子在房间里发现尸体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算马上把藏镜人找来,商量如何处理尸体,得到结论、进而付诸行动,也需要花不少时间吧?

  这么一来,隔天七月一日便开始准备,弃尸地点当然是越远越好。

  那天晚上,趁没有其他“客人”上门时,他们把尸体从胜村家的后门抬进车里。车子在甲州街道上奔驰,往相模湖畔驶去,将尸体丟在森林里再返回。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