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那个举止轻浮的男子,川上现在回想起来,此人的面相确实带有几分凶残,长得就像流氓。他想起对方走出旧书店时斜眼瞪他的锐利眼神,其中就暗藏着狡猾和冷酷。

  六月三十日晚上,川上亲眼目睹那两人走进胜村久子的家。在那之前,他还躲在附近的树林里偷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用不着这么着急回去吧? ”男人说。

  “可是,拖得太晚的话就不好了,我可是骗他说要去那里才出来的。”女人回答。

  “你就跟他说顺便去涩谷买了个东西不就好了?夏天晚上,大家都在街上玩到很晚的,晚点儿回去有什么关系。”

  “你说的是没错啦,可是,我还是想早点回去。”

  “也好,就依你吧。不过,你说……”接下来的话他就听不到了。

  这段对话虽然只有片断,却丝毫听不出两人之间存在任何紧张关系或摩檫。有的只是惧怕丈夫的妻子和希望能尽量延长享乐时间的男子匆忙赶赴幽会地点时的雀跃心情,一点都不像会有命案发生的样子。

  说不定杀死老板娘的凶手不是她的情夫而是别人呢?就弃尸地点远在相模湖畔来看,确实有这个可能。那天晚上,两人平安无事地离开胜村家,老板娘回到旧书店,命案是后来才发生的。

  这么一想,反倒是老板比较有杀人动机了。老板早就怀疑妻子不贞,偏偏妻子与情夫幽会那么晚才回家,老板怒火中烧,动手勒死了老板娘。

  家里只有夫妻两人,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么一想,老板那张阴沉的脸确实有些凶残。他迷恋着年轻貌美的妻子,却为自己年纪大而苦恼,孤独的丈夫经常会这么想。自闭的性格导致他特别依赖爱情,变得很偏执,遭到背叛后的愤怒想必也更强烈吧?他逼问深夜未归的妻子,一时情绪失控,伸手掐住她的喉咙也是有可能的。

  之后,老板先暂时把妻子的尸体藏在家中。这时候,家里没有其他人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他对外宣称妻子跑了,找朋友商量,还向警方提出协寻申请,自己则垂头丧气地坐在店里,装出一副被妻子抛弃的可怜样。朋友来找他,跟他说算命的提示要去西北方向找什么的,他也都假装听了进去。

  某天晚上,老板算准适当时机把尸体搬上车,载往相模湖畔丟弃。

  是这样的吗?时值盛夏,尸体腐烂得快,总不能一直藏在家里,一旦尸臭变浓,说不定连一楼的卖场都能闻得到。

  话说回来,如果从这里出发,相模湖就正好在西北边。按照算命的卦来弃尸,还真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啊!他连这个障眼法都想到了。

  川上想到这里,一下子把之前对老板的同情全抛开了。他原本就对那个阴沉的老板没什么好感,所以态度变得极快。前秃的额头、突出的颧骨、痩削的双颊、猥琐的鹰钩鼻、薄唇,还有那对在凹陷的眼窝里闪着光、犹如猛禽一般的眼神。种种特征无不符合天生罪犯的面目。

  那天晚上,川上从银行回家的途中又绕去了谷口旧书店。店没开,门口贴着“忌中”的告示,马路旁站了五六个人,一边眺望旧书店,一边窃窃私语。对发生命案的人家,任谁都会感到好奇吧?

  川上不动声色地在一旁打转,偷听附近店家的老板娘说了些什么。

  众人纷纷对遇害的书店老板娘和孤单的老板大表同情,没有只言片语提到老板娘偷人。命案被视为从天而降的灾难,邻居们都不晓得老板娘的出轨行为。当然,也没人怀疑老板。

  川上一开始还在心里嘲笑邻人的无知,后来突然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该彻底改正想法的人。他忽然想到,要先确认老板会不会开车?有没有车子?如果老板不会开车,那他的罪行就不可能成立……

  川上从那五六名主妇中挑了个嘴巴动得最勤快的。

  “谷口先生家还真是不幸啊。”

  就用这句话做开场白吧。接着川上顺势说自己是一名汽车销售员,前些日子谷口先生告诉他打算以按月付款的方式买一辆车,可如今他们家遭逢不幸,这下子交易大概不算数了……并露出一脸困扰的表情。川上在银行跑外务习惯了,这番话说得自然又亲切,一看就是个推销员的样子,一只手上还提着一个公事包呢!

  “你说车子? ”那名欧巴桑大感意外地看着川上,“谷口先生说要买车?”

  “啊,是啊。我们已经讲好,过两天就把车子送到他府上。”

  “啊,这就奇怪了。”

  “您说奇怪,难道谷口先生从来没买过车吗?”

  “没有,别说买车了,谷口先生连开车都不会。”

  “咦,他不会开车?”

  谷口不会开车,一旁的太太也跳出来证实,说她先生偶尔会让谷口搭便车,因为谷口不会开车。

  “那会不会是最近才开始学的?”

  “不可能,真是那样,我们马上就会知道的。我们都没见过他去上驾校培训班呢!”

  “这就奇怪了。”川上说完适当的话,离开了那群主妇,心情非常沮丧。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