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每次谈到最后,文子的歇斯底里症都会发作,她发疯似的骂我,说什么‘现在我就去找你太太谈’之类的,闹得天翻地覆。我甚至想过自杀。面对文子的张牙舞爪,我总不能一直用拖延战术来应付吧?话说回来,我也没脸向太太坦白,要她替我筹钱。可是再这样下去,不知文子会做出什么事来。如果文子找上流氓,给我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再被报纸杂志这么一登,我就别想在社会上立足了。我真是被逼到绝路了。”

  接下来的上课日,川上再次来到胜村家。如今这个地方已不仅是他借习字暂时忘却烦恼的场所,而成为他好奇的对象:这里正发生着什么?是否留有谷口旧书店老板娘来过的蛛丝马迹?当然,这样的好奇心对川上的痛苦也有暂时的麻痹功效。

  从七月一日开始,川上连续四天从谷口旧书店门口经过,但每次都只看到那个一脸阴沉的老板。老板魂不守合的样子使得那张脸看起来更可悲了。昨天晚上,书店早早就关门了,这样的事以前从来没发生过。

  川上不禁怀疑,老板是不是放着生意不管,跑到街上漫无目的地找妻子去了。

  胜村久子的态度还跟刚开始的时候一样,依旧不卑不亢地指导川上练字,范本上的字也依旧气韵十足,无可挑剔。然而川上心里却想着:我不会再被你骗了。连久子落落大方的举止都被他视为演技。

  旧书店的老板娘与小白脸曾经在你家幽会吧?你把她们藏到哪里去了?她丈夫都快活不下去了,你还不赶快把她的行踪交代清楚?川上心想,要是这样质问她,不知她会有多震惊呢?然而他只能在心里发出声音,同时想象端坐在眼前的久子惊慌失措的模样,实际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那天晚上回去的时候,他看到玄关处摆着男鞋两双、女鞋一双。

  回家途中他又绕去了谷口旧书店,已经九点了,店门还开着,老板正与两名客人说话。因为里面有客人,所以川上轻松地走了进去,若无其事地浏览书架。老板与客人凑得很近,寒窃率率地不知在聊些什么。

  川上假装很认真地找书,走到靠近那三个人的书架前,虚张声势地抽出两三本来看,实际上是在偷听他们说话。两名外人不是来买书的客人,两个人都上了年纪,其中一人压低声音说道:“我帮你问了葛饰那边一个很准的算命仙,求得一卦,卦上说她在遥远的西北边,看得到山的地方。”

  “是府中再往北的中央沿线吗?东村山那边?还是五日市町那边?

  算命的不能再说清楚一点吗? ”老板问道。说完他坐直身子直摇头,喃喃自语道“我一点头绪也没有啊”。显然,他指的是妻子离家的事。

  真可怜,老板的脸颊更凹陷了,连胡楂都冒了出来,只剩眼珠子还发着光。他的肩膀原本就很痩,现在连肩胛骨都凸出来了,身上的浴衣好像直接挂在上面似的。竟然憔悴成这样,可见他对离家的年轻妻子有多么舍不得。

  如果之前就跟老板很熟的话,川上就把尊夫人的消息告诉他了。“你可以去这户人家打听看看。”可一直以来他都只是个面无表情的过路客,都是默默地走进来,又默默地走出去,如今哪里开得了口?

  川上怀着无法形容的心情在街上走着,打算招辆出租车回家。突然,他瞥到洗衣店的招牌。川上想起曾经在胜村家的后门看到这家洗衣店的小货车,这下子他完全了解了。那时候他以为是久子爱干净,所以才会连两三件衣服都送给洗衣店洗,但事实并非如此,她是做那种“生意”的,被套、床单什么的总要每天换洗吧。既然是做生意用的,想必数量相当可观。

  “唔,八成是这样。”川上停下脚步,仰望着洗衣店招牌,不自觉地喃喃自语道。

  这天之后又过了三四天的某天早晨。川上趁太太还没准备好早饭时打开报纸读,社会版左边、第五段的位置上,斗大的标题刺痛了他的眼睛——

  相模湖畔发现一具女尸

  川上一时忘记了呼吸,顺着小小的铅字往下读。

  七日下午三时左右,在神奈川县相模湖畔西南山区,有人发现一具三十一二岁的女性腐尸。发现者是附近居民,马上通报辖区警署。根据死者身上的遗物,警方得知其身份是都内××区××町经营旧书店的谷口长次郎(四十八岁)之妻妙子。长次郎先生已经赶到现场,确认尸体身份无误。根据辖区警署调查,妙子女士身上穿着六月三十日当晚离家的服装,死因为绞杀。陈尸地点白天虽有游客和情侣,晚上却很幽静。警方认为死者是在东京都内遭到杀害,凶手再用汽车将尸体运至山区丢弃。当局先从附近有可能目击车辆的人士开始查访,并联络警视厅,全面展开调查。顺道一提,妙子离家后,其夫长次郎先生已向警方提出过协寻申请。

  §10

  川上读完这篇报道后,总算了解什么叫“晴天霹雳”、“呆若木鸡”,用“吓一大跳”来形容他的感受都算轻微的。

  随着意识逐渐苏醒,川上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各种想象开始在脑海里打转。

  谷口旧书店的老板娘被杀了,这一结局川上做梦都想不到,还以为她跟那个小白脸远走高飞,在哪里过着糜烂的日子呢!

  不过,不管她是快活还是被杀,川上都可以理解,反正他本来就不认为她能得到幸福。等被小男人玩腻了以后,她终究还是要落到被抛弃的下场。特别是老板娘是自己送上门的,对男方而言,她除了是一个甩不掉的包袱外,什么都不是。男人嫌她碍眼,进而动了杀机也说不定。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