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那么,这两人去书法老师家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结伴学书法?有这么单纯吗?光看两个人走在路上的德性,就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去宾馆那样的地方幽会。

  可是,一想到胜村久子的人品,就怎样都无法把她家与幽会场所联系在一起。虽然她还称不上老太婆,给人的感觉却如落日余晖般祥和宁静。人们所说的“东京气质老妇”,就是指像她这样的女人吧!川上心里一直觉得,比起久子这个名字,还是久女更适合她。

  还有她的字。既然要教人家,自己当然要写得一手好字。而字也有所谓的风格和特色,这与写得好不好没有关系。胜村久子的字确实有她的个人风格。人家说字如其人,她的宇完全符合她的人品。

  虽说川上很肯定那两个人进入了胜村家,但这位“久女”却否认了。而且还用很自然的表情回答说“川上来之前没有任何访客”。光凭格子门开关的声音就认定是她家未免太武断,说不定是附近人家,也许是隔壁..不过,这样的想法他也无法全盘接受,因为接下来还有更多的疑问。比方说,“久女”坚持不肯让学生们一起上课。虽说这是她的一贯作风,没啥好说的,可这种形式现在已经非常罕见了。学生们坐在一起,统一授课,不是比较省事吗?学生分开到不同的房间里学习,不说别的,光地点就很浪费。身为师父的她还要一会儿站一会儿坐,奔波于各个房间之间,消耗很多体力。这么做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导致她必须把“学生”安置在不同的房间里,并觉得安排他们见面是件很困扰的事?

  对了,川上想起曾在她家走廊上看到过一个穿和服的女人,那是他去上洗手间时碰巧遇到的,但由于那个女人背对着他,所以只看到了对方的背影。当时,他也觉得那女人的身形体态很像谷口旧书店的老板娘,就算是别人好了,有“女学生”在她家二楼的事实,也印证了川上的这番“推测”。

  川上一边练字,一边侧耳倾听,有时会听到从远处传来寒寒率率的讲话声,有时什么都听不到。那声音或许来自一楼比较远的房间,也有可能是从二楼传来的。话说回来,一个女人住这幢房子实在太大了。即使要教书法,也用不了这么大的房子。或许租这么大的房子有什么特殊目的吧。和服店老板到底留下了多少遗产?川上并不清楚,可再怎么说也不用这么浪费吧?从学生每个月缴的学费,大概可以推知她的收入。

  但如果教书法不过是个幌子,她实际做的是“场地出租”生意,那就另当别论了。

  假设事情真是如此,那块“书法教室”的招牌还真是个巧妙的伪装。这么一来,就算有人频繁出人,附近邻居也不会感到奇怪。白天也好,晚上也罢,陌生男女来访,别人都会以为是来上书法课的学生。一般书法老师都会教小学生,她却不教,是出于这个原因吗?对一个优雅的寡妇而言,再没有比这更好赚的生意了。

  川上虽然试着往这方面想,却还是无法百分之百确定。归根宄底,原因还是在他对胜村久子的印象。在她尚未教书法,还在经营小和服店的时候,川上就经常开车从她家门口经过,无论是招牌上的字体,还是偶然瞥见的倩影,都彰显出她高尚的人品,这和川上推测出的故事不吻合。反过来想,也确实有很多疑点说明川上的推测只是胡思乱想。

  比方说玄关的鞋子。不管川上什么时候去,总会看到两三双学生鞋整齐地摆着,其中也有女鞋。之前他在走廊上看到和服女人那次,玄关处不也确确实实地摆了一双草屐吗?若真有特殊客人来访,把鞋子什么的藏起来是常识,怎会明目张胆地摆在玄关呢?

  还有,如果她真是做那种生意的,就不会用心教导那些想学书法的学生了。可眼下,川上自己不就是千拜万托,才让一开始面露难色的久子终于答应收他为徒的吗?如果久子从事见不得人的生意,一定会担心被不相关的人发现,因此,不管川上怎么拜托,她也一定会拒绝。可是久子并没有拒绝他。

  再者,这个曾经的和服店老板娘有本事招揽“客人”上门吗?换作在酒色场上打过滚的女人,肯定有这方面的人脉,甚至会筹组秘密俱乐部之类的组织。然而,在偏僻地方经营小和服店的她,根本与这些沾不上边。要揽客上门,必须从以前的人脉下手吧。

  此外,现在外面多的是有各种现代化设备的饭店和宾馆,客人何苦要光顾这又破又旧的民宅?这幢房子里不可能有附带卫浴的套房,之前在走廊上看到的女人不就是出来上厕所的吗?

  还有,如果有这样的客人进出,肯定会经常在门口看到出租车或自用轿车。从市中心坐电车过来需一个小时,出了车站,还得老老实实地走上一公里半,天底下没有这么勤劳的客人吧。可自川上来这里上课起,别说自用轿车了,连开到这里的出租车都没见过。川上每次上书法课,都会在房间里写上一个小时或一个半小时,却从未听见门外有车子发动或熄火的声音。说到声音,那些车子听起来好像都是开往别人家的,没有一辆停在她家门口,这样还能说她家是供人偷情的秘密场所吗?

  而且,如果她真是做那种生意的,外人进出应该更频繁。不过,根据川上先前的经验,从进入她家后,就没有人再上门了,也没有人在他之前离开。从他开始上书法课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至少也会听到两三次有人进出的声音吧,不可能那么凑巧吧?先来的客人不可能耐着性子等川上离开了再走,人家想走就走了。可是他怎么就没听到过其他人的声音?

  就这样,川上一次又一次地推翻先前的猜测。往这方向想,就能与胜村久子所表现出的气质吻合,感觉安心多了。站在自己的立场,他也绝对不想在那种秘密约会场所学习书法。

  然而——这份安心并不那么踏实,旧书店老板娘和那名上班族曾一起进入胜村家的猜疑依旧没有消失。虽然胜村久子已经明确否认了,但除非有证据可以证明川上的直觉是错的,否则他心里的疙瘩永远无法消下一次上课日这天,川上特意观察了胜村久子的家。与其说观察,还不如说侦察比较恰当。玄关处摆了三双男鞋。这一次他足足待了一个半小时,可屋内一点动静也没有,既没有人在他之后上门,也没有人在他之前离开,也没听到车子发动或熄火的声音。

  久子落落大方地把他迎了进去,利落地修改他的字,再不慌不忙地走出房间去看其他弟子。川上鼻子凑近嗅了嗅,却只闻到淡淡的线香味。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