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果然是自己弄错了,不,肯定是自己弄错了。那对男女不可能到这里来,他们不像是会学书法的人。刚刚听到的开门声,应该是从附近人家传来的,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川上仍旧无法释怀。理智告诉他,是他弄错了,可他怎么想都觉得那声音就是从胜村家传出来的。还有,那两个人也未免消失得太快了,前面明明没有岔路啊。

  就连在写“长咸集此地有”的时候,运笔都不似往日那样流畅,墨汁都晕开了。一想到他们很可能来这里,川上的心就静不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久子从刚才就用这样的眼神不可思议地看着川上。

  川上终于鼓起勇气向久子问道:“请问,在我来之前,是不是有客人来访?”

  “没有,并没有人来啊。”久子诧异地摇摇头。

  “是吗,那是我误会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因为有一男一女走在我前头,我在想,他们该不会上这里来了吧。”

  “没有。今天还有其他三名男学生,可是,都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前的事了。”

  三名男学生,玄关的鞋子可以证明。久子始终面带微笑,毫无异状。

  “不好意思,看来真的是我弄错了。”

  “那两个人是您的旧识吗?”

  “不,我完全不认识,只是在刚才来的路上碰巧看到他们走在前面而已。”

  他不能说女方是他经常光顾的那家旧书店的老板娘。

  依照惯例,久子看着川上练习了约十五分钟后,就去别的房间了。

  那之后,川上一边写字,一边竖起耳朵倾听。静悄悄的屋子里,隐约可以听到男人说话的声音。但不管他怎么用心,都没有听到女人的声音。一不留神,川上竟把字帖上的“此地有”写成了 “地此有”。

  §8

  偕情夫来到书法老师家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旧书店的老板娘?半路上川上虽然只看到她的侧脸,但不可能认错——为了确认这一点,川上一上完书法课就匆匆离开胜村家,往谷口旧书店赶去。离开时他看了看玄关,依旧摆着原来那三双男鞋,没有女鞋。

  九点过后,商店街已经有一半店家打烊了,社区里也暗了下来,不过谷口旧书店还开着。这时谁在店里?只要经过门口时看一眼就晓得了。书店后方,前额秃亮的老板正呆坐在电灯下。

  果然没错,川上一直走到前面第三家食品店门口才停下来。谷口旧书店老板夫妻没有子女,好像也没有其他家人,总是夫妻俩轮流看店。

  此时老板好像已经在柜台前坐很久了,一副累坏了的样子。川上是在前往胜村家的途中看到老板娘的,也就是说,老板坐在这里起码两个小时以上了。老板娘为了与男子约会,很可能更早就离开了店里,所以,实际的时间想必更久。

  虽说这是别人家的事,川上却紧张得心跳加快。不知道妻子正跟小白脸在别人家幽会,还傻傻坐在书堆里看店的老板,简直就是悲剧人物的化身。老板娘不在家,红杏出墙不光是自己的想象,而是亲眼所见,这让同时注视着双方的川上怎样都平静不下来。

  既然来了,先观察一下老板再回去好了。知情者总会对不知情的当事人产生怜悯,并抱着想一窥宄竟的“兴趣”。当然,如今他同情的对象是老板,不是老板娘。于是,川上又慢慢折回到旧书店门口。

  原本川上想走进店里,但看到一个客人都没有,老板又皱着眉头、低头看着杂志之类的,他说什么都不敢进去。老板宽阔的额头泛着油光,塌陷的眼窝和痩削的脸颊却笼罩着一层阴影,怎么看都是一张阴险的脸。川上再度过其门而未入。难怪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八成都是被老板散发的阴气吓跑了。

  虽然向来对老板没有好感,但川上还是挺同情他的。原本被他视为冷酷无情的男人,竟然因为不知道妻子的不贞而一夕之间变成了一个大好人。

  不过,站在老板娘的立场想,比起年纪大又阴沉的丈夫,当然是年轻开朗的上班族更令人心动了。在川上眼里,那个男人就是个登徒子;可对已婚妇女而言,却正是外遇的好对象。之前他曾听到过男子讲话的内容,极为肤浅,但凭那副口才肯定能让老板娘春心大动。

  川上已经确认到这种程度了,却又想起另一个问题:那两个人进入胜村家,真的是为了幽会吗?偕年轻男客一起走在街上的老板娘,看样子就知道正陷于热恋中。因为是同路的关系,川上又正好走在他们后面,得以仔细观察。两人边走边搂搂抱抱、亲来亲去,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已经发生过关系了。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