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7

  川上努力想跟神谷文子分手,却一直无法成功。文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会儿拿话威胁,一会儿又以肉体诱惑,让男人乖乖臣服。

  反正叫川上一次拿出一大笔钱是不可能的,就跟他长期奋战,一点一点地榨干他吧!说不定文子心里打的是这种如意算盘。也就是说,她打算把钱都捞到手才跟对方分手。

  为了暂且忘掉这样的痛苦,川上到胜村久子家学书法。有空的话,就去逛旧书店。这是一种逃避,可是他根本就逃避不了,没多久又主动回到文子那个地狱。

  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地持续了三个月之久。跟胜村久子开始学习书法是在初春,如今已经五月中旬了,附近住家的庭院里开的不再是梅花,而是杜鹃。作为字帖的《兰亭集序》,他也写到了 “长咸集此地有”的部分。

  在胜村家里,他依旧没见到其他弟子。玄关处总是摆着脱下来的男鞋、女鞋,有时还有女用草屐,就是见不到人。只有很久以前曾在走廊上匆匆瞥到的某个女人的背影。当时川上还以为是谷口旧书店的老板娘,回去的路上眼巴巴地跑去确认,后来才知道自己看错了。

  “您写得越来越好了。”胜村久子评论他写的字的时候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态度,同时依旧用朱笔把错处挑出来。或许因为她是师父,当两人独处的时候,他就有一种居陋室却如沐春风的感觉。比起久子这个名字,久女更适合她。

  川上来这里上课到现在已经很久了,照理说,也应该介绍其他学生给他认识了,可是久子好像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既然对方不积极,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要求,川上是这么想的。但某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终于鼓起勇气试着问道:“一般下课以后都有和其他学生交换学习心得什么的活动,这里没有这样的交流吗?”

  “这里没有这种习惯,纯粹是我和学生的个别教学而已。”胜村久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很明显,这样的问题惹得久子不快,因此川上也就不再提了。不喜欢学生排排坐、一起上课的方式,还说得过去,可是连学生私底下的交谈,所谓的横向交流都会让她不高兴,这就未免有点极端了。看来她非常偏好“孤独教法”。

  不过,如果学生们感情太好,难免会因玩心而荒废学业,她的坚持和严格,川上也不是不能理解。学习书法,原本就需要平心静气,一个人默默地进行。

  基于这样的缘故,不要说来上课的学生有哪些人了,连他们从事的职业、总共多少人,川上都不晓得。话说回来,他自己不也一开始就用了化名,还骗人家说是在保险公司上班,名叫“石田”,住在目黑一带吗?久子也没有特别去确认他说的是真是假。

  为了拜访客户,川上白天总是驾着公务小车出入这一带,会经常经过久子家门口。久子家不管冬天、春天,还是天气一天比一天热的这个季节,大门和窗户都始终紧闭着。看来独居的她十分小心门户。

  不过,大概有两三次吧,川上看到洗衣店的小货车停在胜村家后门口。后门位于大门旁边拐进去的小巷子里,巷子尽头是一片杂木林,另一边则是邻居家的水泥墙。

  即便是一个女人独居也会有衣服要洗。久子很爱干净,想必经常呼唤洗衣服务吧?不过顶多也就一两件吧?但由于这附近的洗衣店竞争很厉害,肯定会不嫌麻烦地主动上门领取。川上路过时看到这番景象,更能感受到胜村久子鲜明的个人特质。

  相形之下,文子就太邋遢了,她几乎不自己洗衣服,家居服也就算了,连内衣都交给洗衣店。穿脏的内裤直接塞进抽屉里,袜子、足袋也是脱完随手一丟,穿不到两次就买新的。她那么爱买东西,原因之一也是懒得洗衣服。

  像她这样的,就算有再多钱都不够花。吃饭也是,她几乎不去市场买菜,只亲自煮过一顿饭,总是打电话叫附近寿司店或天妇罗店的外卖。幸好她习惯在下班途中先吃过晚饭再回家,不然每一餐都叫外卖,经济上肯定负担不了。

  文子既想存钱,又想过奢华的生活,也难怪她会那么爱钱了。川上之前也曾劝过她三四次,让她不要这么浪费,可她天生是个刚愎自用的人,还辩驳说:“我每天都要工作到那么晚,哪儿有闲工夫做家事?如果我连那种事都要做的话,身体一定会搞坏的。是啦,我是有点奢侈,不过,这也是为了让自己舒服一点,就像花钱买乐子一样。我又不是你老婆,成天在家里闲着没事干,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你可要搞清楚。”话锋一转,马上又批评起川上的妻子来,川上也只好闭上嘴巴,不再说什么。

  是死气沉沉、爱干净的女人比较有价值呢?还是精力充沛、却又脏又乱的女人比较有魅力?对三十岁的川上而言,这实在很难判断。那是六月初的某天傍晚。

  那天是星期一,川上匆匆赶往胜村家上课。银行的账目一直对不起来,害他比平常晚了一个小时下班。原本想干脆请假,只是学习书法这件事已经变成他的习惯,一次不去,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这么勤奋,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不过也是因为他想借练字忘掉文子带给他的痛苦。

  沿途会经过一个花商栽培花苗用的十字形花圃,从花圃左边绕过去,沿着一排住户的大门和外墙走,便会来到胜村家。然而,就在川上快抵达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看到左边步道上走着一对男女,他忍不住停下脚步。

  那对男女的身影拐过花圃转角后一下子就消失了,但就在那一瞬间,借着街灯的光,川上瞥见了那名女子的侧脸。怎么那么像谷口旧书店的老板娘?不仅如此,她身边的男子还很像那天在店里碰到的那名找她聊天的上班族。

  川上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马路中央。就那么一眨眼工夫,说不定看错了。他站在路口这么想,同时朝两人消失的方向望去。就在前方五十米处,刚才那对男女正并肩前行。女子高挑的身体裹着纯白色套装,男子则穿着蓝色夏装。

  因为只能看到背影,又跟平常看惯的和服打扮不一样,所以一开始川上并不能确定穿套装的女子是不是老板娘,只觉得身材很像,发型也一模一样。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