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松本清张 > 书法老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我没把握。之前我已经在你身上花了很多钱。是啦,在有钱人眼里,那些钱或许算不了什么,可是对我而言,却是沉重的负担。更别说一百二十万了,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坐在椅子上的川上猛摇头。

  “那……你能出多少?”文子开门见山地问。

  川上本想说我一毛都拿不出来,又觉得一开始就吵起来不好,这才改口说五万圆应该没问题,心里想的最大底限是十万圆。

  果不其然,文子发飙了,责问他:“我跟你要一百二十万,你跟我说五万是什么意思?”

  他的回答是:“没有就是没有。之前我已经尽量满足你了,身为一名上班族的我,再也拿不出钱来了。”

  “你总说在我身上花了多少钱,好像自己有多伟大似的,可这不是你的责任吗?既然要包养一个女人,尽点义务是天经地义的。”文子嘟起嘴巴。

  话是没错啦。可是,他压根儿没想到养一个酒吧女要花那么多钱。

  更何况,如果文子只忠于他也就算了,他多少也会凑一点给她。问题是她好像还有其他男人,这让川上不禁觉得自己是被敲竹杠的冤大头。

  可一讲到其他男人什么的,文子就会抓狂,不知会使出怎样的暴力手段。他的手臂和脖子肯定会布满抓痕,体无完肤。就好像狗急也会跳墙一样,被踩到痛处的文子往往会虚张声势,不管不顾地还击,搞不好连脸都会挂彩,到时要如何向妻子和同事解释呢?所以,还是不要提其他男人的事比较好,这才是上上之策。

  “哼,算了。你一毛钱都不用出。”文子瞪着川上说道,“你啊,老早就想跟我分手了,想必也不想出这笔钱吧?像你这样的人,我也不想苦苦哀求你。”

  “……”

  “既然如此,请你给我一笔分手费。我马上跟你断得干干净净。”

  “分手费吗?你想要多少?”川上绝望地问。

  文子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川上气愤之余,更担心的是她要求的金额。可是,如果让她看出自己很在意的话,她肯定会漫天喊价,狮子大开口。所以他尽可能露出莫测高深的表情。

  “也对,你只不过是领人家薪水的,我要是照我想要的讲出来,你肯定又会推三阻四、啰哩巴唆的。也罢,就跟你拿三百万好了。三百万,塞个牙缝都不够,根本算不上分手费。”

  “或许算不上分手费,可我身上根本没有这么多钱啊!你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不好?”

  “你还真教我目瞪口呆哪。那你是打算一毛钱都不出啰?”文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

  “我又没说一毛钱都不出。问题是,这么大一笔钱我根本拿不出来啊。你也要想想我的薪水有多少嘛。”

  “我又没有要你从薪水里拿,你可以叫你老婆想办法啊。之前你不是说她娘家很有钱吗?既然她们家是有钱人,你去跟她哭穷不就好了?”

  “这种事我能跟她说吗?她又没有责任。”

  川上得知文子的意图,首次吓得脸色惨白。

  “既然我都答应要跟你分手了,你老婆当然有义务出这笔钱啰。”文子嘲笑道,“你怕老婆,所以不敢讲,是吧?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你是个窝囊废。无所谓,分手费的事我直接找她谈好了。我啊,可是一点都不怕你老婆啊。”

  “浑蛋,这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有关系,大有关系。她老公玩弄了一个女人,她当然要共同负起责任。”

  文子的声音不再尖锐,而是心平气和的。

  “结果,我当场就妥协了。想尽办法凑出了三十万,投资文子所谓和友人共同经营的‘酒吧’。若文子真的找上门来,不但我的家庭会被毁,连银行的工作都有可能不保。那三十万中的二十万,是我跟东银座某家专门贷款给‘上班族’的金融业者以每个月十分的高利息借来的,剩下的十万则是我所剩无几的存款。”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