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你这傻丫头,爹在那信里不是就交代了让你嫁给澄磊吗,爹还以为你是看明白了爹的意思,才嫁给他的呢。”

  当时他不在女儿身旁,也不知还有没有命回去,听赖沐青说起女儿正住在祈澄磊镇守的乐云城,正好那时赖绍成前来逼迫他写信,他便将计就计的写了反信,实际上是希望女儿能嫁给祈澄磊,日后也好有个依靠。

  颜展眉讶异地道:“原来在那信里,您是要我嫁给澄磊呀。”信的内容很简短,当时她只看出父亲是要她别跟史锐去安东。

  “那时爹也不知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到你,想趁着还有一口气在,赶紧给你找个婆家,这祈家兄弟的为人爹都信得过,所以才想让你嫁给澄磊。”颜不忘解释道。

  想起父女俩失散的这段日子,爹一人被困在安东,还如此操心她的事,颜展眉不禁噙着泪抱住父亲,“咱们来接爹回去了。”

  颜不忘也忍不住微微湿了眼眶。

  折腾了这么久,如今总算能与女儿相聚,就要一块儿返回故土了。

  尾声

  花了一年的时间,育鹿书院终于重新修建完成。

  落成这日,颜不忘率领育鹿书院里的师生们祭告天地和先圣先贤,不过在他心里,更感激的却是祈家。

  这回落难,祈家不仅出钱,还出了大力气,远赴安东将他救出来。

  去年,在他和女儿离开安东后,祈澄磊与汤晴光便率着一批人潜进安东侯府,救出了被赖绍成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的安东侯,安东侯将爵位传给长子后,便撒手而去。

  长子赖建德一继任安东侯,便召集父亲旧部,讨伐二弟赖绍成,安东很快陷入内乱。

  直到三个多月后,赖绍成被诛杀,安东的内乱才告平息。

  今日各方诸侯都派了人前来道贺,安东也派了人来,还有不少昔日曾在此地求学的学生也纷纷从各地赶来,宾客络绎不绝。

  与颜不忘有姻亲关系的南风侯祈兆雪自也派了人过来,代表前来的,正是颜不忘的女儿和女婿。

  此时祈澄磊小心翼翼扶着已有六个多月身孕的妻子,走过来恭喜岳父。

  一见到女儿,颜不忘吹鬍子瞪眼的叨念她,“都挺着这么大的肚子了,怎么还跑来?爹不是在信里让你好好养胎别来了,等生完孩子,再带着孙子一块儿来便是。”

  念完女儿,他换念女婿,“你怎么也不劝劝她,就这么任由她胡闹的跑来这儿?”

  颜展眉连忙替丈夫解释道:“爹,不关澄磊的事,是我想来书院看看。我打小在书院里长大,如今书院好不容易修整好,不亲自过来瞧一眼,我没法安心生孩子,何况临行前澄磊也特别徵询了大夫的意见,大夫说我身子骨很好,出来走走也无妨,您就别瞎担心了。”

  “罢了,既然都来了,你们就四处看看吧,咱们住的地方还是同原来一样,今晚你们俩就在那里住下吧。”

  “多谢爹。”颜展眉挽着丈夫的手臂,漫步在这座恢復了昔日样貌的育鹿书院里。

  两人边走边絮絮叨叨的说起祈澄磊以前在这儿读书的事。

  “那时爹说你的字丑如狗啃,让我拿我小时候的笔墨给你练习,我还当真了呢。”

  祈澄磊扶着娇妻,笑着接腔,“那时被你这丫头给小觑了,我不得不认认真真重写了一万张的道德经。”

  两人说着,来到那株苦楝树下。

  颜展眉抬手轻抚着苦楝树,柔声说道:“阿苦爷爷,我回来看你了……嗯,我有宝宝了,我也不知道会生男孩或是女孩,你希望是像我一样的女孩呀?好,等孩子出生后,我定会带孩子来看你……”

  此时清风拂过,颜展眉回眸温柔的睇向身侧的丈夫,柔美的脸庞上流露出满足的笑颜。

  番外

  窗櫺边,几只雀鸟吱吱喳喳的鸣叫着,吵醒了午睡的四岁女娃儿。

  她抬起嫩白的小手揉揉眼皮,睁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歪着小脑袋,看向那几只雀鸟。

  须臾,她爬下床,穿上鞋子,咚咚咚咚的跑了出去,一路来到爹娘的寝房。两名侍女伸手拦住她,“小姐,城主与夫人在房里,您不能进去。”

  她娇小的身子一矮,躲开了那两名侍女的手,语气有些着急地说:“我要进去救娘!”

  “小姐……”那两名侍女想拉住她,但女娃儿个头虽小,倒也十分俐落,避开她们,伸出小手一推,便把忘了上闩的房门给推开了。

  “爹爹不许欺负娘!”她冲进去嚷着。

  房里的两人听见女儿的声音,一脸错愕的望向房门口,一瞧见女儿,立刻慌张的扯起被搏,遮掩住半裸的身子。

  “怎么不看好小姐,让小姐进来了?”祈澄磊皱起眉,沉下脸责问侍立在门口不敢进来的两名侍女。

  颜展眉羞得满脸通红,将一张脸都藏在被褥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偷瞅着女儿。不久前,外出数日的丈夫回府,夫妻俩多日不见,一见面丈夫便缠着她,就在两人正要欢好时,女儿却突然闯进来,被女儿撞见这种事,她又羞又窘,庆幸的是女儿尚年幼,应当不知她与她爹在做何事。

  那两名侍女吓得扑通跪倒,“是奴婢失职,没能拦下小姐,请城主恕罪。”

  女儿都闯进来坏了他的好事,此时再追究也无益,祈澄磊摆手道,“罢了,退下吧。”

  两名侍女谢恩后,连忙起身,将房门带上退了下去。

  被留下来的小女娃儿,咚咚咚的跑到床榻前,一双肖似母亲的黑亮眼睛瞪着父亲,噘起嘴道:“爹爹不可以欺负娘!”

  祈澄磊一脸莫名的问女儿,“爹何时欺负你娘了?”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