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见她眼圈都红了,似是下一瞬就要掉下泪来,祈澄磊轻捏了下她的俏鼻,笑道:“二哥和三哥早就巴不得离开南风,四处走走。这回正好我要前往安东,他们便趁机丢下自个儿镇守的城池,以保护你的名义随行,大哥拿他们没办法,只得答应他们。”

  话虽这么说,但事实上是因她要同去,他们都有些不放心,这才让二哥和三哥暗中随行,以防万一。可这些他没打算对她说,免得这傻丫头又感动的哭了。

  他接着提醒她,“喏,你记得二哥现下叫苏二,三哥叫白三,他们扮成随行的护卫,你就当不认得他们,以免露饀,让人认出来。”说到这儿,他笑说:“要是让二哥知道你这么快就把他们认出来了,怕是要伤心了。”

  “这是为什么?”她不解的问道。

  “二哥的易容术是跟着精通易容的大嫂学的,之后他易容乔扮鲜少被人识破,你却几眼就看穿了,教他情何以堪。”

  闻言,颜展眉一脸认真的承诺道:“那我这一路上都装着不认得他们,你也别同二哥和三哥说我认出他们的事。”

  祈澄磊应了声,好奇的问她,“二哥的易容术虽及不上大嫂那般出神入化,但也挺高明的,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他们的肤色和五官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可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换言之,她是凭直觉认出他们。

  见她竟仅凭感觉就认出二哥和三哥来,祈澄磊有些讶异,“下回我试试让二哥替我易容,看看娘子能不能认出为夫来。”啧,他家娘子本领不小,既能与植物说话,还拥有看穿易容的好眼力呢。

  “还是不要吧,万一认不出来……”她话未说完,就见他嘴角一勾,露出邪佞的表情。

  他伸手握住她的下颚,“你若连自个儿的夫婿都认不出来,你说为夫该怎么罚你?”

  瞅见他那邪气的表情,颜展眉吓得推开他那张太过靠近的脸,接着思及什么,她伸手将他那勾起的嘴角给往下压。

  祈澄磊倏地瞇起眼,“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对他这张俊脸动手动脚。

  她缩回手,柔声解释道:“你以后别再露出这种表情来,会吓坏咱们的宝宝。”

  闻言,他瞬间愣了下,直觉地往她肚子望去,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肚子里有咱们的孩子了?”

  她用一副“你怎么变傻了”的表情看着他,“咱们这才成亲几日,怎么可能这么快有孩子。”

  “你方才不是说咱们的宝宝……”

  “以后咱们总会有宝宝的,爹说过,孩子得从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开始教起,所以我才让你别再摆出这副坏人脸来,免得咱们的孩子出生后长了张坏人脸,那可怎么办。”说到这里,她面颊微微发红,想起成亲这几日,他夜夜求欢,说不得她肚子里真有了宝宝也未可知。

  祈澄磊被她的话给逗得哭笑不得,俯下脸,将耳朵贴在她肚腹上,“我这几日这么卖力,我听听这里是不是有孩子的心跳声了。”

  颜展眉臊红了脸想推开他,“你快起来,别闹了。”

  与她笑闹了一番,他坐起身,张臂将她纳进怀里。“你放心,咱们这趟前往安东,定会让你见到岳父的。”

  “嗯。”颜展眉轻应了声,靠在他怀里,聆听他沉稳的心跳声,那惶然不安的心绪渐渐安定了下来。

  安东·挽花城

  两名男子坐在几案前对奕。

  其中一名年约四十多岁,身量微胖,下颔蓄着一绺鬍子,细长的双眼藏着一抹睿智;另一名男子约莫二十四、五岁,他双腿不良于行,坐在一张特制的木轮椅上,面容瘦削,肤色略显苍白。

  瞥见对面那中年男子枯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一个角落,他笑了笑,温声说道:“在下又输了,颜山长的棋艺,真是越来越教人难以捉摸。”

  颜不忘拈着下颔的鬍子,笑道:“我这棋艺还是这段时日在安东闲来无事琢磨出来的。倒是三公子今日下棋时似有些不专心,在不该落子的地方落了子,才会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赖沐青没有否认,颔首道:“颜山长说得是,今日我心里确实揣着一件事,也不知当不当讲,故而分心了。”

  “哦?是何事让三公子这般为难?”颜不忘面露关切之色的询问道。

  在他被带到安东的这几个月来,这位安东侯的三子常来陪他解闷,虽因双腿自幼残疾,令他无法如正常人般行走,却是饱读诗书、才识过人,对时事颇有见地,两人倒也相谈甚欢。

  赖沐彦垂眸将棋盘上的棋子收人木制棋盒里,略显低沉的嗓音伴随着棋子碰撞声响起,“实不相瞒,这事与颜山长有关。”

  “该不会侯爷又要让我写信了?”颜不忘打趣的笑问了句。

  闻言,赖沐青自责道:“上回二哥来逼迫先生写信,在下无能,阻止不了,不过如此卑劣行径已做过一次,岂可再为。”说到这儿,他抬目望向颜不忘,“我就不瞒先生了,是南风侯遣了使节团前来安东,而率队的正是令嫒以及她刚成亲的夫婿祈澄磊,他们不日就将抵达挽花城。”

  闻言,颜不忘面露喜色,“这么说,我再不久就能见到我那宝贝闺女了。”下一瞬,似是想到什么,他喟嘆了声,“唉,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成亲,我却没能亲自送她出阁。”他语气里的遗憾之意流露无遗。

  赖沐青歉声道:“是咱们对不住您。”

  当初父亲听了二哥的怂恿,悄悄派了人前往育鹿书院,打算暗中将颜不忘带回安东,借助他的名望招揽天下士子前来依附。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