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不待颜展眉出声,陈怜芳便先她一步开口,那嗓音还带着哽咽。

  “我昨夜酒醉,不慎误闯了四爷房里,闹出丑事来,羞愧难当,所以特来向颜姑娘请罪。”她早已做好两手准备,若颜展眉不帮她,就换另一个计策,所以打听到祈澄磊常在这时间来找颜展眉,这才刻意掐着点过来,好让祈澄磊见到她下跪的一幕。

  昨晚为了装醉,她特地饮了些酒,还让身边的侍婢假装醉倒在花园的亭子里,并买通了侯府的侍婢,让她引开祈澄磊房外的下人,再偷偷潜进他房里,哪里想到她这一番佈置竟全是白费工夫,不仅没达成目的,还招来了毕生最大的羞辱。

  这祈澄磊在见到了酥胸半露的她,丝毫不动心便罢,竟还如此冷酷无情的把她给撵走,他还算是个男人吗?!

  祈澄磊瞥了她们主仆一眼,淡淡说道:“都起来吧,你们两人跪在这儿成何体统,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是展眉逼着你们下跪呢。”

  陈怜芳就是想让他误以为是颜展眉逼着她下跪的,哪里料到祈澄磊非但没误解,还这般说,她气得将绢帕拧得死紧,脸上却仍是一脸楚楚可怜的表情。

  “四爷,昨晚的事,我……”她张口欲解释什么,却被祈澄晶抬手给打断。

  “昨夜什么事都没发生,这事以后别再提了。”他看向仍跪着的侍婢吩咐道:“扶你家主子回去休息。”

  他投来来的眼神冷酷得让陈怜芳主仆俩心头一凛,陈怜芳不敢再纠缠下去,恼恨的带着侍婢离开。

  她们主仆俩一走,颜展眉看向祈澄磊,轻吐一口气。

  “方才她们那么一哭,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你来了。”起先她是真不知道她们主仆俩为何一直哭求着要她想办法,而后才明白过来。

  明白之后,她不禁有些气恼陈怜芳昨晚做出那样的事情,竟然还有脸叫她帮忙想办法,难道这陈怜芳就不知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说什么醉后不慎误闯,她住的厢房离祈澄磊的院落那么远,方向也不同,怎么可能会闯到他房里去,当她是呆子吗,想不到这层关系。

  祈澄磊叮嘱她道:“以后她若再来找你,你别搭理她就是,我会尽快打发她回都城去。”

  “那你们可查到她为何会因十几年前的一句话,便跑来南风想逼你娶她?”陈怜芳先前所说的那番理由,当时她信了几分,但在对方连番做出那样的事来后,她已完全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了。

  “还没有,不过咱们大喜的日子快到了,我可不想再留着她,届时又不知要做出什么事来噁心咱们。”祈澄磊话里毫不遮掩对陈怜芳的厌憎之情。

  突然,颜展眉想到一个办法,欣喜地抓着他的手,“我有办法,说不定可以帮得上忙。”

  “什么办法?”

  颜展眉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两名婢女在打扫完陈怜芳所居住的厢房后,搬了盆兰花出来,再换了盆雏菊进去,以随时保持鲜花的状态。

  而后,其中一名婢女将那盆兰花送到了颜展眉那里。

  “颜姑娘,汤管事吩咐奴婢将这盆兰花送来给您。”

  “搁下吧,辛苦你了。”颜展眉颔首收下,待那婢女退下后,她也找了个理由支开房里的两名婢女。

  待房里只剩她一人时,她抬手抚摸着那株兰花,唇瓣一张一阖,彷彿在对着那花儿说话。

  须臾,她脑海里接收到兰花传来的意念,令她有些惊讶,却也不忘向兰花柔声道谢,“多谢你告诉我这些。”

  感应到兰花再次传递过来的意念,她微笑着答应了,“好,我这就把你送回花园里,让你与那些同伴在一块儿。”说完,她收回手。

  颜展眉准备要将它送回花园时,祈澄磊刚好过来了。

  见她捧着兰花要出去,他问道:“可有问出什么?”

  颜展眉搁下兰花,轻点螓首。

  “那她们主仆俩来侯府的目的为何?”

  颜展眉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他一眼,“其实这事说来倒也不复杂,陈姑娘之所以说要嫁给你,不过是与人置气。”

  “与人置气?”祈澄磊纳闷的问道。

  颜展眉抿着唇,轻笑着说出这株兰花在客房的几日里,听闻那对主仆俩所说的话。

  “原来陈姑娘在都城有一个情投意合的表哥,但那表哥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相好的姑娘。他两个都喜欢、哪个都捨不得,所以想要都娶进门。陈姑娘得知这事后又惊又怒,遂负气离家。而后她想起曾听她父亲无意间提起十几年前,他在酒后与老侯爷口头定下婚约的戏言,因此才会藉着这事跑来南风想嫁给你,好气她表哥,让他后悔。”

  听完她所说的话,祈澄磊对这陈怜芳更加厌恶了几分。

  “这陈姑娘当真任性,只为了气她表哥,便不顾咱们俩已要成亲,不择手段的想横插进来,幸好我是个正人君子,若是换了别的男子,说不得就把持不住了。”

  批评完陈怜芳,末了,他不忘把自个儿犹如柳下惠般坐怀不乱的高洁品性给表扬了一番,好教她知道,她即将嫁的丈夫,即使面对美色的诱惑也能丝毫不动心起念,是个足以倚赖的良人。

  颜展眉对他贬损别人之时不忘夸赞自己一番的行径,从初时的惊讶,到如今已能淡定的面对。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