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祈兆雪登时横眉竖目,“本侯何时威胁你了?!本侯不过是想藉着练兵之便,顺道拜访安东侯,这等亲睦之事竟被你曲解成威胁,史大人,你这耳朵莫不是有问题?回去好好检查检查,要是听错了什么重要的事,传错了话,可是会掉脑袋的。”

  一直未曾开口的安元明,直到这时才出声道:“史大人也是一时嘴快,还请南风侯莫见怪,容在下再问一句,南风侯是不愿让颜姑娘随我等返回安东吗?”

  祈兆雪虎目一瞪,“她都要成我的弟媳了,我若让她随你们回去,我四弟岂不是要恨死我这做大哥的。”

  木运莲温声接腔道:“安大人,不如你回去向你家侯爷说一声,等四爷和颜姑娘的婚期订下后,我家侯爷定会请他来喝一杯水酒,也会派人去接颜山长,好送颜姑娘出嫁。毕竟颜山长膝下只得了这么一个女儿,女儿要出嫁,做爹的哪能不亲自送女儿出阁,若错过女儿的喜事,只怕会让颜山长遗憾终生。”

  史锐张嘴想反驳,但被安元明给拦住了,他朝祈兆雪三人拱手一揖,“在下会转达南风侯的意思给我家侯爷的,告辞。”

  祈兆雪不肯交人,他们再继续争辩下去也讨不了好,只能如实回去覆命。

  见把安东来使给气走了,祈兆雪满脸快意的看向四弟,豪气的哈哈大笑,嘉许道:“澄磊,你这趟回来得正好,几句话就把安东的那两个来使给堵得哑口无言,只能夹着尾巴跑了,真是大快人心!”

  祈澄磊却若有所思的垂眸,拿出适才那封信再仔细看了遍。

  木运莲见状,遂问道:“那信有什问题吗?莫非不是颜山长亲笔所写?”

  “看这字迹应是他亲笔所写。”怪就怪在这里。

  “可是有什不对?”

  “颜山长是受人挟持到安东的,依他那性子,不可能甘愿被人逼迫,更没有理由还将女儿许配给那史锐,除非他两眼都瞎了、两耳都聋了,否则岂会挑上史锐那厮为婿。”祈澄磊这话里透着酸味。

  木运莲听他这般贬损史锐,再细想方才他求娶颜展眉一事,倘若不是祈澄磊自个儿也中意,是没有人能逼他娶颜展眉为妻的,难怪刚刚祈澄磊句句针对史锐。

  “那你又说这封信是他的字迹,难不成是安东侯找人仿造了他的字迹?”木运莲问道。

  “要不木叔你拿去看看吧。”祈澄磊将信递给他。

  木运莲看完,也面露异状。

  祈兆雪瞧见木运莲的神色,纳闷的问道:“这是怎么了,莫非那信真有什么不对劲?”他一把拿过那信,低头细细看完,顿时没好气的瞪向四弟,“你在育鹿书院求学时,究竟是怎么得罪了颜山长,让他这般不待见你,还在信里痛骂了你一顿?”

  祈澄磊为自己辩解道:“大哥,颜山长是一位心胸十分宽厚且开明的儒者,他岂会在信里以如此不堪的话来批评自个儿的学生。”

  虽然昔日在书院时,他曾因伤害花木被颜不忘罚过几回,但此后未再受罚。当年离开时,颜山长还曾勉励他,让他回去以后能苦民所苦、忧民所忧,凡与百姓有利之事便做,与百姓无利之事少为。

  他自认未辜负颜山长的期勉,自接掌乐云城后,乐云城比以前更加兴盛繁荣,冤案少了,徭役也少了,他这城主可是被不少百姓爱戴和称颂。

  “那他为何在信里这般批评你,反倒极力夸赞那史锐?”

  “这也是我觉得奇怪之处。”

  “会不会颜山长是被逼着写这信的?”木运莲揣测道。

  祈兆雪数年前也曾在颜不忘门下受教,知悉他的为人,遂说道:“若是有人逼迫他,那老傢伙一个字都不会写。”

  三人不禁围在一块儿,研究起这封信里究竟藏着什么玄机。

  ***

  祈澄磊等人没打算瞒着颜展眉此事,稍晚一行人来到祈庭月的院落,欲将颜不忘之手写信转交给颜展眉。

  木运莲是第一次与颜展眉相见,此时细看,果然是个清新脱俗的女子,难怪祈澄磊会为之倾心。

  “展眉,你可还记得我,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祈兆雪十多年前也曾受教于颜不忘门下,遂一见到她便十分热络的问道。

  颜展眉羞涩的摇着头,那时她还很年幼,丝毫不记得自个儿曾见过祈兆雪,还被他抱过。

  祈兆雪也没奢望她真能记得他,兴匆匆地道:“不打紧,等你与澄磊成亲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同澄磊商量过了,你们的婚事就在勺江城办,成亲前这段时间,你就暂时住在我这里,听说你与庭月很是投缘,有她陪着你,你也能早日熟悉咱们这儿的环境。”

  祈兆雪滔滔不绝的说着,想留给这位弟媳一个好印象。

  “多谢侯爷。”颜展柔细声道谢。

  外头人称祈兆雪为南风之狮,形容他为人霸气,没想到这位掌握大宁四分之一疆域的南风之主却是个亲切豪爽之人,令她放松不少。

  祈澄磊不着痕迹的挤开正在与颜展眉拉近关系的兄长,将史锐带来的信递给她,并把事情简单解释了一遍。

  “这信我与木叔、大哥看了之后都觉得有问题,怀疑颜山长在信里藏了什么玄机,你能看出来吗?”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