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闻言,祈兆雪也顾不得再斥骂擅离职守的弟弟,连忙追问道:“他人在哪里?”平仓镇淹水后,颜不忘不知所踪,这会儿天下士子都想知道他究竟是生是死。

  “他被安东侯给抓了。”

  “澄磊,你这消息是从何得知?”一旁的木运莲询问道。

  “是我日前陪着展眉回书院时,刚巧有人亲眼目睹颜山长被带走。”祈澄磊没说这事是颜展眉从一株苦楝树那里得知的,替她隐瞒了下来。

  祈兆雪指着他再度骂道:“你竟然瞒着我不报,又私自去了平仓镇!”

  “展眉想回书院一趟,我总不能放她自个儿回去。”颜展眉在乐云城的事,先前他已修书知会过大哥。

  木运莲温声替他说话,“澄磊这么做倒也没错,若是让颜山长的女儿独自回去,万一途中被人抓了就不好了。”颜展眉在南风,对他们有益无害,说不得以后还能靠着颜展眉来拉拢颜不忘。

  祈兆雪脾气虽有些急躁,却也是个精明之人,稍加思索,便明白木运莲的意思。

  祈澄磊接着说出此行的目的,“大哥,咱们得想办法将颜山长给救回来。”

  祈兆雪皱着粗浓的剑眉,心思转得飞快。“这颜不忘落在安东侯手上,可不好救。”南风与安东两边势力相当,安东侯府所在的挽花城,守卫同勺江城一样森严,不容易潜进去。

  虽然四方诸侯都有互相安插细作探子,但都是化整为零,且人数也不多,只凭他们就想要救出颜不忘,很难。

  木运莲思忖道:“这事还得从长计议,万一救人不成,反倒落人口实,还会让安东侯有藉口对南风发动攻击。”

  祈兆雪倒是不怕与安东开战,不过他不想打没必要的仗,与安东开战的时机还未到。

  祈澄磊正要开口说话,外头传来下人的通报声——

  “禀告侯爷,安东来使求见。”

  祈兆雪有些诧异,“安东怎么突然派了使者过来?”

  木运莲出声回道:“知道了,侯爷稍候过去。”

  “是。”那来禀报的下人应诺之后离开。

  待那下人一走,木运莲望向祈兆雪,“侯爷不如会会那安东来使,探探他的来意为何。”

  “好,本侯这就去会会他。”祈兆雪起身就要去会客。

  木运莲拦下他,“侯爷不急,稍晚再过去即可,不过一个小小来使,让他再稍等片刻也无妨。”

  这是要给安东来使下马威,先耗着对方,等对方因久等而急躁起来,才好套话。

  “没错,本侯忙得很,哪有空接见一个小小来使。”祈兆雪会过意来,重新落坐,并拿起茶盏喝了口茶。

  祈澄磊趁机说道:“大哥,我这趟回来还有一件事,你找人帮我挑个黄道吉日,我要迎娶展眉为妻。”

  “噗——”闻言,祈兆雪刚喝的茶全都喷了出来,他重重搁下茶盏,瞪着四弟,“你说什么?!”

  “澄磊说他要迎娶颜展眉为妻。”木运莲重复了遍祈澄磊所言,并眼含笑意的看着着祈澄磊,赞许道:“这婚事大好,咱们先下手为强,让澄磊娶了颜山长的女儿,如此一来,等日后接回颜山长,他的心自然也会偏向亲家这边。”

  听见木运莲所说,祈兆雪也想通箇中好处,掩不住欣慰的表情,站起身重重拍了拍四弟的肩,以示鼓励。

  “干得好!我晚点就找人挑个吉日,好让你迎娶颜展眉进门。”

  祈澄磊想娶颜展眉,并非为了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但见木叔与大哥都一脸赞许的看着他,他也不觉得有多加解释的必要,只要大哥答应就成了。

  他们在书房叙着话,而另一头的后宅里,颜展眉与祈庭月会面,祈庭月满是惊喜。

  “展眉,你怎么来了?我以为我们要好一阵子才能再相见,没想到这才不到半个月,你竟然特地来看我。”

  颜展眉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我不是特地来看你的,是有事来找你大哥。”

  “你有事找我大哥,是什么事?”祈庭月有些讶异地道。

  颜展眉将父亲的事约略告诉她,祈庭月听得是频频蹙起柳眉。

  “你爹居然落在安东侯手里,据说他为人残暴,若是你爹一直不肯就范的话,也不知他会不会……”

  她话未说完,就见颜展眉愀然变色,说道:“那我得尽快与你四哥举行婚事才成。”

  祈庭月怀疑自个儿方才是不是漏听了什么,否则颜展眉怎么会突然说起要与四哥成亲一事?

  “你要嫁给我四哥?”她满脸狐疑的道。

  颜展眉将先前祈澄磊说服她的那番理由告诉祈庭月,最后下了结论,“所以安东侯没有理由不让我爹来送我出阁。”

  祈庭月没想到四哥为了娶颜展眉,竟编造出这样的藉口来,不过听起来也不是全然没道理,也难怪颜展眉会信了。

  她忍不住问道:“那万一安东侯还是不肯放你爹呢?”

  “那我就找书院的先生和我爹的学生们,一块儿上安东侯府要人!我爹是育鹿书院山长,备受世人敬重,他若敢不放,我就向天下人控诉他囚禁我爹的事,我就不信他能堵得了悠悠之口。”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