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我想,不如老实的告诉你四哥吧?”她觉得依祈澄磊城主的身分,应能安排她见智性法师一面。

  “不成,四哥若是知道这事,只怕会去为难智性法师。”祈庭月抹抹泪,接着想到一个办法,“不如你说你想见智性法师,让四哥替你安排,然后我再趁机熘进去见他一面。”

  “这么做妥当吗?”颜展眉有些顾虑。

  “妥当,你照我说的话告诉四哥就是了。”

  “你想见甘露寺的智性法师?”对于颜展眉的要求,祈澄磊感到有些意外。

  他知道这位智性法师,年纪颇轻,约莫二十三、四岁,但佛法精深,是甘露寺年轻一代的法师里最受住持所器重的,两年前还让他登堂说法,前往甘露寺闻法的信众据说络绎不绝。

  “我爹至今下落不明,所以我想去拜佛,祈求佛祖庇佑我能早日找到我爹。”

  为了帮助祈庭月能得见心上人,颜展眉不得不撒谎骗他,这令她有些紧张的绞着手绢。

  先前她来求他让祈庭月留下时,他似乎不太高兴,这么快又来求他,她有些卞心忑不安,担心他不肯答应。

  祈澄磊瞥了眼她绞着绢帕的手,“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甘露寺?我派人送你过去。”

  见他答应,她欣喜的问道:“明日一早可以吗?”庭月怕是已等不及想见那位智性法师了,但此时已近黄昏,最快也要等到明日了。

  祈澄磊颔首,“正好我也许久没去甘露寺,就陪你走一趟吧。”

  闻言,颜展眉有些错愕,“你也要去?”他若同去,万一让他知道真正想见智性法师的是庭月,那可就麻烦了。

  他觑了她一眼,“怎么,我去不得?”

  “不、不是……”

  “那就这么决定了。明早,咱们一块儿去甘露寺祈求佛祖的庇佑。”祈澄磊意有所指的道。

  昨日他接到大哥的飞鸽传书,提及探子查到颜不忘已被其他人给带走,但尚不能确定带走他的是安东还是北辰那边的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颜不忘定不是自愿走的,否则这消息早就传开,不会至今还遮掩着。

  可这事尚未明朗前,他还不打算告诉颜展眉,省得她担心。

  “多谢。”颜展眉柔声向他道谢。她并没有说谎,去甘露寺虽然有很大的原因是为了祈庭月,但她也是真心实意的想去拜佛,为父亲祈福。

  说完这事,颜展眉转身要走,手臂却忽然被拽住,她讶异的回头,不明所以的望着祈澄磊。

  “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

  “这个。”祈澄磊将搁在他桌案上,不久前才送来的一只木匣子递到她面前。她接过,发现那木匣子有些沉,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你打开瞧瞧。”

  她将木匣子搁在桌上,掀开上盖,觑见木匣子里摆着的几件物品时,登时喜逐颜开。

  “这些全是要给我的吗?”里头摆放的是种花用的几件工具。

  见她面露惊喜之色,祈澄磊唇畔也漾开一抹笑意,“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你几年前送我的那支小铲子极合用,大小刚好,使起来很顺手,上回发大水没能带出来,还觉得有些可惜呢。”颜展眉柔美的脸上因为太过欣喜,脸颊染上两抹红霞,看来极美。

  她兴匆匆地拿起木匣子里的尖头小铲子,爱不释手的看完后,再拿起另一把松土用的小耙子和一把修剪花木的剪子仔细地看了看。

  在她一一欣赏、把玩之后,发现木匣子里的最边角还有一支木头做的,形长如扁筷,一端尖,另一端则像耳挖子呈圆勺状。

  她纳闷的拿起来问他,“这是什么?”

  “让你替树根清虫子用的。”

  “你连这也想到了,”她拿在手上仔细瞧了瞧,“看起来似乎很合用。”她把那木片放回去,将盖子小心阖上,抱着木匣子,感激的向他道谢。“多谢你费心的为我准备这些。”送她这些工具,比送她金银首饰更让人高兴。

  注视着她那娇羞的笑颜,祈澄磊眼神柔了几分,嘴上却说道:“这可不是白送你的,等老花匠走后,我府里的花木还要劳烦你多费点心,帮着照顾。”

  颜展眉颔首,“住在府里的这段时间,我定会尽力照顾这些花木。”

  见她说完就捧着那木匣子,彷彿得了什么宝贝般兴高采烈的离去,没再多看他一眼,祈澄磊磨着牙低声骂了句,“这笨丫头。”竟完全不明白他的心意。

  ***

  翌日一早,颜展眉与祈庭月乘着马车来到甘露寺。

  原本要陪她们前来的祈澄磊忽然有事,因此没一道过来,这让颜展眉和祈庭月都松了口气。

  虽然昨日两人已想好,最多就是两人一块儿进去见智性法师,随后颜展眉再找个藉口离开。但如今祈澄磊没来,也就用不着这么麻烦了。

  进了甘露寺后,因事前已派人前来知会,故而知客僧领着她们两人礼完佛后,便领着她们到会客的禅堂见智性法师。

  来到禅堂外,颜展眉对知客僧表示想参观寺院,就不进去了,知客僧也没多问,待祈庭月入内后,便朝颜展眉合十离去。

  颜展眉在两名侍婢的陪伴下,来到一处竹亭,她想了想,回头嘱咐那两名侍婢。

  “回去后,你们俩别把今日我未进去见智性法师的事告诉城主。”这两名侍婢一个是被派来服侍她的,另一个则是伺候祈庭月的,为防她们说漏嘴,所以她才特地叮咛她们一声。

  两人刚要出声回应,忽听一道嗓音传来,“为何不能让我知道?”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