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原来在她离开后,祈庭月就对着蓝雪花喃喃自语——

  “不管四哥答不答应,明天我无论如何都要再去见智性法师一面,这次不见到他,我绝不回来,就在那甘露寺前绝食,不信他还能硬起心肠不见我……只要他肯还俗,我们就能做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夫妻……”

  蓝雪花将祈庭月方才所说的那些话,藉由意念传进颜展眉的脑海里,也因为那份情感上的焦躁难安,才令祈庭月一时走神的打翻了花盆。

  祈庭月见她欲言又止,觉得奇怪,“你怎么话说一半就不说了?”

  颜展眉敛了敛思绪,沉默的将蓝雪花的根部仔细包覆了层泥土后,才睹向她,柔声问道:“你心仪之人是不是个和尚?”

  这话令祈庭月惊愕得瞪大眼,忍不住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我随便猜的。”

  随便猜竟能猜得这么准?祈庭月满脸怀疑的望着她。

  颜展眉连忙带开了话题,“你怎么会对一个和尚动了情?”

  祈庭月立刻反驳道:“和尚怎么了,和尚就不是人吗?”

  “可他是出家人,不可能娶你。”

  “谁说不能,只要他还俗就可以。”

  “那他若不肯还俗呢?”

  “那我就出家当尼姑。”祈庭月负气道。

  “你这性子能安分的当尼姑吗,我看没有哪个寺庙肯收你。”这话说出口后,颜展眉觉得很耳熟,彷彿不久前才说过,下一瞬,她想起正是她得知祈庭月是女儿身那日,祈庭月在她房门外胡乱说着话,当时她就是回了这句。

  原来那正是祈庭月的心里话,她就是想嫁给一个和尚。

  “他都不肯理我也不肯见我,你还这么气我!”祈庭月说着,竟委屈的掩面哭了起来。

  颜展眉被她这一哭给吓了一跳,急忙安慰她道:“你别哭,是我不好、说错了话,寺庙普渡众生,不会有寺院不肯收你的。”说完,她忽然觉得这话似乎不太对劲,彷彿是在叫她去当尼姑似的,又连忙再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是个善心的好姑娘,日后定会有好报,能嫁得如意郎君。”

  至于这如意郎君会不会是那人,就不得而知了。

  祈庭月怀抱着一丝希望的抬起泪眼问她,“你说他会愿意娶我吗?”

  “这……我也不知道。”她不敢随口乱说。

  既已被颜展眉知晓这事,祈庭月索性将当初她是怎么结识智性法师的事一併说了出来,这个秘密她藏在心里太久,早就想找人一吐为快。

  “两年多前,我来乐云城探望四哥,那时正逢甘露寺在说法,我就去凑热闹……”

  提起情意萌动时的经过,祈庭月眼底流露出情思,悠悠回忆着往事——

  那时乐云城不少百姓都去了甘露寺听法师们说法,她去得晚,彼时大殿上坐了满坑满谷的人,放眼望去,黑鸦鸦一片都是人头。

  但前方殿上却宛如有个发光的物体,强烈地吸引着她,她一眼便瞧见坐在殿前的一个俊秀庄严的法师,他宣说佛法的嗓音醇厚低沉,犹如暮鼓晨钟,就那么直直地敲进她的心坎里,震荡着她的心扉。

  眨眼之间,她对智性法师一见钟情,思之难忘。

  而后为了见他一面,她常常跑去甘露寺听法,哪怕他一句话也不曾与她説过,只要瞧上他一眼,她就心满意足。

  她倾心一个和尚之事丝毫不敢让兄长们知道,她很清楚若是让大哥知道这事,以大哥的性子,非打智性法师一顿不可,因为大哥肯定捨不得打她,只好拿智性法师出气。

  所以她独自一人紧守着这秘密,谁也不敢说。直到一年前,她委实抑不住心底那翻涌如潮的情意,向智性法师吐露了心意,却被他残忍的拒绝了。

  从此之后,他处处避着她,甚至为此离开甘露寺,云游四方,直到最近才重返甘露寺。

  这次她来乐云城,是想再见他一面,可他依然避不相见。

  那思念宛如烈火,日日夜夜煎熬着她的心,不见他一面,她实在难以甘心!

  半晌,听完祈庭月所说,颜展眉这才明白她的心思,“所以你才不肯离开乐云城,不愿回去嫁人,全是为了想再见他一面?”

  “没错,我要亲口问他,愿不愿意还俗娶我。”

  这还用问吗?他避不见面,就已表明了他的心迹,他不会娶她,也不会为她还俗。

  但这个事实却难以对祈庭月直说,她相信祈庭月也不是不明白。

  祈庭月启口幽幽再道:“我要亲耳听见他的回答才能死心,可是他却怎么都不肯见我,你说他是不是很狠心?不是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吗,他对我一点也不慈悲,明知我对他的心意,却还是残忍的避不见面,让我对他思之如狂。”说着说着,她不禁泪流满面。

  见她如此伤心,颜展眉轻拥着她,劝慰道:“你哭吧,哭一哭心情会好些,哭完后,我帮你想办法见智性法师一面。”虽然祈庭月错付芳心,可是自己为她这份痴恋的心意感动了,想帮她达成心愿。

  闻言,祈庭月神色激切地抓着她的手,“你有办法能让我见到他?”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