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些随从事先已被交代过,知道城主来此是要找一名受虐的孩子,领命后几人各自分开搜寻。

  “城主,您这是要找谁?”那名管事的爹见数名随从进了后宅,惊疑的出声问道。

  见他们似乎来意不善,他心里害怕,暗自揣测莫不是在城主府邸里做事的老三犯了什么错事,得罪城主还逃跑了,所以城主这才来抓人?

  没费多少工夫,一名随从就找到那名孩子,并将他带到祈澄磊面前,只见那孩子吓得整个人瑟缩成一团,抖个不停。

  “启禀城主,找到了,就是这孩子。”

  祈澄磊怀疑的看向那孩子,“你莫不是找错人了?这孩子看起来如此瘦小,似乎只有四、五岁大吧。”他清楚记得颜展眉说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那随从回道:“属下问过孩子,也问过里面的女眷,这孩子确实已有八岁,兴许是因为常挨饿,才会长得比同龄的孩子瘦小许多。”

  闻言,祈澄磊命那随从剥去他身上那身破旧的衣物,顿时露出藏在衣服底下,那布满小小身子的新旧伤痕。

  见一个如此瘦小的孩子身上竟然全是伤,一旁的总管和其他随从见了都心生不忍。

  那孩子惊吓得挣脱那随从的手,抱着自个儿那身被脱下的衣物,逃到角落里去躲着,那惊惶失措的表情,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祈澄磊自认不是个心慈手软之人,但瞧见一个孩子被虐待成这般,也动了气。

  “他身上那些伤是谁打的?”他喝问。

  那管事的父母吓得两腿一软,跪了下来。为了袒护儿子,老母亲出声道:“城主容禀,是因这孩子性子顽劣,屡教不改,所以才责打他的。”

  祈澄磊瞟了眼那缩在角落的孩子,慢声说道:“我怎么没瞧出这孩子性子顽劣?只觉得他懦弱又胆小。”他冷冷的眼神扫向那对老夫妇,嗓音不轻不重的说:“你们若是再敢撒谎,不从实招来,我就命人将你们一家老小全都丢进监牢里。”

  这话吓得老夫妇脸色发白,不住发抖。

  “不知奴才家人犯了何罪,何以城主要命人将奴才的家人全都丢进监牢里?”出声的是匆匆赶回来的管事。

  不久前他才无意间得知城主去了他家,连忙跑回来想瞧瞧是怎么回事,谁知刚进堂屋,就见父母双双跪地,他心急之下也顾不得礼节,只一心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尧,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想问你。”祈澄磊指着那缩在角落里的孩子,问道:“你可认得那孩子?”

  “那是我二哥的儿子。”

  祈澄磊瞅了眼身材肥硕的陈尧,“我瞧你也不像家里穷得没饭吃,但那孩子却瘦小得像只有四、五岁,这是都没给他饭吃吗?还有,他身上那些伤痕又是谁干的?”

  听见城主那透着凉意的嗓音,陈尧心头一惊,瞅了眼侄子,他不敢有所隐瞒,老实说道:“回城主的话,这孩子出生时让相士批过命,说他命中克父母,没想到他三岁时他娘亲真的死了,我二哥便认为他娘是被他给克死的,所以心里怨他,这些年来只要遇上什么不顺遂的事,就打骂这孩子来出气,也常饿着不给他饭吃。”末了,他赶紧再补上一句,“奴才不是没劝过他,可他不肯听。”

  “那些江湖术士的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