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香弥 > 娘子是花痴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年轻时忙于研究学问,成亲得晚,直到三十岁才娶妻。三十二岁那年,妻子为他生下女儿,再隔了五年,体弱多病的妻子便撒手而去,留下女儿与他相依为命。

  他从小把这唯一的女儿捧在掌心上疼着、宠着,女儿性子也柔顺懂事,从来都不哭不闹,唯一看重的只有这些花木,见不得有人伤了它们。

  为此他特别订下规矩,不许学生毁坏书院里的花木。

  见祈澄磊受了罚,颜展眉伸手轻轻摸了摸那两株受伤的花木,似是在安抚它们,须臾,她娇美的脸庞已不带怒气,温顺的说:“爹,我还未给花草们浇完水,您再等我片刻可好?”

  “那爹帮你一块儿浇水。”颜不忘一脸慈父的模样,笑呵呵的陪着女儿浇水去。

  祈澄磊回房后向其他同窗打听,得知若不抄写的结果,翌日会加罚一倍,隔一天再多加一倍,等累积满两千遍时,便会以不敬师长为由逐出书院。

  不过颜山长亲自所下的责罚,至今尚未有学生敢违抗,所以还没人亲身试验过若未完成,是否真会被逐出书院。

  翌日,祈澄磊亲手交了一百遍手抄道德经给颜不忘。

  颜不忘接过一看,捋着下颔的胡须呵呵笑道:“你这道德经三个字写得不错,再抄写一万遍过来,我让人发给平仓镇和书院里的每个人,好让其他学子们能好好欣赏一下你这墨宝。”

  祈澄磊过来之前已事先想好说词,打算以颜不忘昨天只要他抄写“道德经”一百遍,并未言明要抄写内文,想藉此来取巧狡辩,万万没想到颜不忘竟会这般说,一时之间竟愣住了。

  颜不忘拍拍他的肩,挥手让他离开前,笑得非常和蔼的说:“老夫教过的学生无数,你这法子早有人用过了,如今那学生的墨宝怕是镇上还有人留着欣赏呢。”他看向祈澄磊的眼神宛如在嘲笑他:凭你这小狐狸的道行想同我斗,还差得远哩!

  祈澄磊这才明白自个儿小看了这位闻名天下的大儒,略一思忖后,他倒是遵照颜不忘的命令,写了一万遍“道德经”,但那三个字却写得宛如鬼画符。

  写完后,他再亲手交给颜不忘。

  那时颜展眉也在,她坐在旁边,似是在帮忙抄书,瞧见祈澄磊所写的那些字,她那双黑亮亮的眼睛露出一抹同情,细声说道:“这位哥哥是手没力气、握不住笔,还是小时候没好好练字,才写成这般?”

  颜不忘笑呵呵地瞟了祈澄磊一眼,对女儿说:“我瞧他身子颇结实,想来不是没力气,而是小时候没好好练字。你五岁时候写的字,都要比这些来得端正,要不展眉,你拿些你小时候写的笔墨,好让这位哥哥回去练练。”

  “好,我这就去拿。”颜展眉应了声,跳下椅子。

  她以前所练的那些字都被父亲当成宝贝一样收着,所以她很快就从后面的箱笼里找出几张,然后有些羞涩的将那些笔墨递给他。

  “这位哥哥,爹和那些先生们都夸我的字写得很端正,这些你拿回去看,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她一脸诚心地说道。

  可一见祈澄磊挑着眉,笑得邪气的看着她,她吓得后退了一步。

  在他眼皮子底下,颜不忘可容不了有人这般吓唬他的宝贝闺女。他接过女儿拿在手上的那些笔墨,从里面挑了张塞到祈澄磊的手里,一派慈祥宽和的开口道:“你用不着客气,拿回去好好端详、端详展眉所写的字,对你定能有很大助益,否则若是让你这些丑如狗啃的字传了出去,说不得别人还以为咱们书院里的学生连字都不会写呢。”

  颜展眉在旁边一脸认真的附和父亲,“哥哥回去后要记得好好练字,我爹说人如字、字如人,意思就是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字。你字写成这般,万一以后你也长成这般丑陋,那你爹娘可就要替你担忧了。”

  祈澄磊万万想不到自己存心写丑的字会被这丫头给说成这般,简直要被气笑了。

  为了不让颜展眉小觑了自己,他回去后用心重写了那一万遍的道德经。

  再交给颜不忘时,颜展眉也在,见到他所写的字,惊讶的脱口而出,“想不到哥哥如此勤奋,拿着我的笔墨才练了几天就能写得这么好,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祈澄磊被她那夸赞的话给噎得差点吐血,她竟以为他是在看了她的笔墨后才练得一手好字?!

  颜不忘在一旁捋着胡子呵呵直笑。

  这事过后,他换了个没有花草的地方练剑。

  才练了两日,没想那颜展眉又摇身变成炮竹,拿着一断掉的树枝气冲冲地来打他。

  “你这坏蛋,竟然砍伤了阿苦爷爷!”

  祈澄磊矢口否认,“你在说什么,我何时砍过什么阿苦爷爷?”

  “你还狡辩,这是什么!”颜展眉拿着手上的树枝气呼呼地质问:“你把阿苦爷爷身上的树枝给砍了下来,你还不承认?”

  他觑向她拿在手里的那截树枝,觉得有些眼熟,想起他这两日练剑之处有一株苦楝树,他先前练剑时,曾一剑斩断了一截树枝。

  “你说的阿苦爷爷,难道指的是那株苦楝?”他以为只是不能伤害书院里的花草,却不知连树木都伤不得。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