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担心药力的副作用会让自己昏昏欲睡,她连感冒药也不敢吃,泡了杯热热的柠檬茶,慢慢地喝。

  不知不觉,窗外天色已暗,夜幕深沉,室内更加被一片寂静笼围。

  “咳、咳!”她忽地感觉喉咙发痒,一阵咳嗽,连忙喝了口柠檬茶,缓和抽搐激烈的支气管。

  正当她端茶啜饮之际,办公室门打开,闯进一道挺拔的人影。

  她愕然眨眼。“之翰?”

  来人正是江之翰,他大踏步来到她面前,神色阴郁。

  “怎么了?你不是陪学姐去找律师吗?谈得怎么样了?”

  “很顺利,律师说已经跟对方达成协议,和平离婚。”

  “那很好啊。”那他怎么会是这副忧郁的神情?她迷惑地注视他。“怎么忽然来公司?我以为你会跟学姐一起吃完饭。”

  “你很希望我跟她一起吃吗?”他粗声问。

  “什么?”她愣住。

  他瞪她,眼眸冒火。“我问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跟慧心在一起?!”

  他干么吼这么大声?侬侬吓到,感觉脑袋更晕了。“你什么意思?我不懂。”

  江之翰没回答,双手紧握成拳,嘴唇紧抿,下颌缩凛,仿佛正强压怒火。许久,他好不容易恢复冷静,沙哑地扬声。“爷爷打电话给我,要我把你带回家跟他解释。”

  “解释什么?”她放下茶杯,下意识地揉揉疼痛的太阳穴。

  “他知道我因为打架被送到警局的事了。”他阴沉地回答。

  侬侬恍然。“所以你才会是这种表情吗?”她顿了顿,微微蹙眉。“你该不会以为那天你被抓去警局的事,是我跟爷爷告的状吧?”

  他摇头。“我知道不会是你说的,可能是王律师无意间告诉爷爷。”

  “那你干么还对我吼?”她嘟嘴,顿感委屈。

  他狠狠地瞪她,明灭不定的眼神看得她喘不过气,忽地,他一把拉她起身,用力揪住她双肩。

  她吃痛,鬓边冒汗。“到底怎么了嘛?你说啊!”

  “为什么告诉慧心我们是假结婚?”

  “嘎?”

  “你不是说,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第三者吗?为什么你要告诉慧心?为什么毁约?”他咆哮地质问,像头暴怒的野兽,失控地摇晃她。

  她已经够晕了,这下更恶心得想吐,痛楚地揪拢眉宇。

  “因为你想去俊佑身边吗?因为你希望快点离开我吗?薛曼浓,你想摆脱我,可以直接跟我说,用不着用这种迂回的手段,把慧心也扯进来!”

  他在说什么?为什么这会跟俊佑有关?侬侬思绪混乱。

  “我们不是签过约吗?不是在合约上写明了谁想解约任何时候都可以吗?你尽管开口跟我说,我会同意的,难道你以为我会死缠着你不放?”

  声声怒吼如雷击,震得她耳朵发痛,心发疼。“我当然不会那么想……你怎么可能缠着我?”

  “既然这样,你在担心什么?干么不直接跟我说你要解约?”

  因为她并不想解约,因为她实在舍不得对他放手,因为如果能多拖一刻,她便贪婪地想多挽留他一刻,所以她不会主动开口。

  侬侬苦涩地寻思,扬起苍白无血色的脸,怔仲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最爱的人,他为何对她如此盛怒?

  “没错,这婚姻是权宜之计,我们是不得以对爷爷说谎,但你有必要到处跟人说这是个假婚姻吗?既然你这么受不了这个虚假的婚姻,当初干么提出这样的建议?”

  他再度摇晃她。

  不要再摇了。她闭了闭眸,睫毛轻颤如受惊的小鸟。难道他看不出她已经难受得快忍不住了?

  但他的确看不出,沉浸在遭她背叛的狂怒里,只想严厉地责备她,“对,我怎么会忘了?是为了爷爷!因为你孝顺,因为你想让老人家安心,所以才勉为其难跟我结婚!可是爷爷现在身体康复了,所以你后悔了,巴不得尽早摆脱我,对不对?”

  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要走就走啊!你以为我会厚着脸皮死要留你吗?那时候你要去美国念书,一声不响就离开,我有说什么吗?有飞去美国把你硬绑回台湾吗?我还不是让你走了?你要走就走,以为我很稀罕吗?”

  苛责的言语如最残忍的长鞭,字字句句鞭笞她的心,她痛得眼泛泪光。

  “哭什么?薛曼浓,你哭什么?”他毫不留情地斥问。“要走的人是你,难道是我赶你走的吗?”

  确实不是他赶她走的,但——她使劲咬唇,强忍心酸。“你是没赶我走,可是也没留我。在美国那两年,你没来看过我一次,连一通电话也没打给我。”

  “我为什么要打给你?”他冷哼反驳。“你要讲电话可以自己打过来啊!”

  她颤抖地扯唇。“你说得对,如果我想听到你的声音,应该自己打电话,想见你一面,应该自己飞回台湾。这些年来总是我跟着你缠着你,你是不得已才忍受我的纠缠。”

  “你在说什么?”他拧眉。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