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没关系,我会自己打发时间。”她也勉力回他一个微笑。“你放心,我会待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这样好吗?她一直把自己关在密闭空间里不去面对现实,也不是办法。”

  隔天,医院安排江爷爷开刀,侬侬与江之翰在手术室外守候,聊起程慧心目前的状况,侬侬有些担忧。

  “我也觉得不是办法,早就想拉她出去走走、散散心,是她不肯,唉。”江之翰叹息。“我想她心里还打着死结吧,毕竟那样的冲击对她来说是太强烈了,很少有女人能够承受。”

  “是啊。”侬侬也跟着叹息。她偶尔也会想,如果自己遭到最亲密的枕边人暴力对待会怎样呢?那想必是无法承受之痛,不只生理上,心会更痛。她望向坐在身旁的男人。“之翰,你很难过吧?”

  “嗄?”他愣了愣。

  “学姐这个样子,你一定很心疼。”她幽幽低语。

  “是挺心疼的。”江之翰承认。“她那么温柔贤惠的女人居然遇到那种事,那个男人也太不像话了,我那天应该再多扁他几拳!”说着,他不觉激动起来,双拳紧握,目光阴沉。

  侬侬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眼眸莫名地刺痛。“学姐会离婚吧?”

  “那当然!早点跟那种男人分手才是上策。”

  “离婚以后,她又是单身了!”

  “嗯。”江之翰没听出她话里的惆怅,一心只为程慧心忧虑。“不过我真怕她从此以后会对男人有恐惧症,你不知道她现在变得多胆小,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吓到她。”

  “至少她不怕你。”她若有所指。

  “怕我干嘛?”他以为她在调侃他,不满地皱皱眉。“我看起来像是个混蛋吗?不是我自豪,我对女人可是很温柔体贴的,别说动手动脚了,就连重话都没说过几句,我可是有挂品质保证,不信你去问跟我交往过的女人。”

  也就是说,只有对她,他才会嘴上不饶人,故意气她、嘲弄她吗?为何他对别的女人都能保持绅士风度,偏偏只对她使坏?

  她的心更酸了,幽怨地睇着他。“江之翰。”

  “怎样?”

  “你很过分。”

  “又怎么了?”他完全状况外。

  她苦涩地抿唇,别过头,不再看他。“希望爷爷手术成功。”

  怎么忽然转话题了?江之翰跟不上她多变的思绪,茫然地眨眨眼,但见她神情似是拢着淡淡哀伤,他直觉想安慰她。

  “你放心吧,一定会成功的,医生不是也说,爷爷的生命力很强韧吗?是他看过最合作的病人。我跟你讲,那老头是个斗士,强悍得很,怎么可能任由阎罗王对他嚣张跋扈?”他半开玩笑。

  她果然扑哧一笑,娇睨他一眼。“听听你说这什么话?居然叫自己的爷爷‘老头’,一点都不懂得敬老尊贤!”

  “我一向就是这个调调啊!爷爷也习惯了吧,呵呵。”他一脸的不在乎。

  她强忍笑意,认真地提醒他。“以后你可别老是顶撞爷爷了,他老人家对你期许很高的,别令他失望。”

  “知道了!奇怪,到底谁是老板啊?”他哀怨似地瞪她。“为什么我老是得听我的助理训话?”

  她没回答,只是嫣然微笑,凝睇他的眸水波荡漾,风情楚楚。

  他心跳一乱,霎时不敢接触她的目光,转过头,随口说:“还是你把自己当我‘老婆大人’?也对啦,老婆大人管老公,勉强算有几分道理。”

  他叫她老婆大人?她一震,胸臆翻腾着复杂情绪,想说什么,却惘然难言。

  气氛异常沉寂,两人似乎都有些尴尬,谁也不肯先开口说话,直到手术室门外的灯熄灭。

  两人一凛,同时起身迎向负责主刀的医生。

  “手术很成功。”医生笑着宣布。“我们已经顺利把江先生体内的癌细胞摘除,接下来他休养几天,应该就能出院了,以后只要定期回医院做追踪检查就好。”

  两人闻言大喜,交换振奋的一眼。

  “爷爷康复了,太好了!”侬侬笑逐颜开。

  “我就说嘛,凭那老头的斗志,怎么可能被这区区的病魔击倒?”江之翰也很快乐。

  “嗯,爷爷真是太强了。”

  “这下你可不用担心了吧,老婆大人。”他戏谑地喊,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想与她分享满腔喜悦。

  又这么叫她了。

  侬侬咬唇,小心地抽开自己的手。“别……那么叫我。”

  “怎么啦?”他不解地挑眉。“我把你当‘大人’侍奉,你还嫌弃啊?”

  “不是嫌弃,只是怕……”

  “怕什么?”

  怕自己听了太习惯,一时忘形真的以他亲爱的老婆自居。

  毕竟这只是权宜婚姻,现在爷爷身体康复了,学姐又即将离婚,她还能借着这纸婚约绑他多久呢?

  侬侬抬眸,凝视笑容满面的江之翰。这是她的丈夫,她最珍爱的男人。

  他的人与心,迟早都会抛下她吧!

  或许,现在已经离开了——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