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对不起。”他道歉,傻乎乎地笑着。

  她娇嗔地睨他一眼。“很痛吗?”伸手轻抚他的颊。

  “啊,啊。”他下意识地躲开,呼痛。

  连轻轻碰一下都受不了吗?

  她更心疼了,秀眉颦蹙。“笨蛋,你不是一向最自豪自己这张帅脸吗?现在被人打成这样,能看吗?”

  “一点小伤,过几天就好了。”他不以为意。

  她嘟嘴。“哪里是小伤?脸都肿了。”

  “比起慧心,我这只是小case。”他叹气。

  她心一紧,胸臆隐隐漫着酸意。她差点忘了,他是为了替另一个女人讨公道,才不惜弄得自己也受伤。

  “慧心学姐现在在饭店休息吧?”她轻声问。

  “嗯。”他点头。“应该睡了吧。”

  “那你就先不用担心她了。我们先回家吧,你这个伤得处理一下。”说着,她牵起他的手,像妈妈哄小孩似地领着他走。

  若在平时,江之翰肯定觉得别扭,但不知怎地,这次他却是心甘情愿地乖乖跟在后头,或许是因为当自己伤着痛着的时候,见到她担忧的表情,让他的胸口流过一股异样的温暖。

  侬侬将后续事宜交给律师处理,开车载他回家。路上,江爷爷打来电话,她按下扩音键,老人家苍厚的嗓音在车内回响。

  “侬侬,之翰人呢?他昨天说要到医院看我,怎么没来?”

  江之翰听到爷爷的声音,神情一凛,双手连忙对侬侬比出X的手势。

  侬侬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之翰他画设计图画得太专心,忘了时间,到医院的时候,爷爷已经睡了,是我不让他吵醒爷爷。”

  “原来是这样。”江爷爷释怀。“对了,医院说下礼拜要帮我安排开刀。”

  “真的吗?”侬侬惊喜,江之翰在一旁听了也很高兴。“真的决定下礼拜开刀?”

  “嗯,医生说我的身体情况进步很多,现在动手术,成功机率应该不小。”

  “那太好了!”

  “所以说,叫之翰今天过来一下,手术前我想见见他。”

  今天?侬侬跟江之翰交换一眼,他比比自己的脸。

  伤成这副德行,让爷爷看到了还得了!

  侬侬会意。“今天不行耶,爷爷。他这两天……嗯,要出差,要到日本考察当地的百货公司,等他回来再去医院看你好吗?”

  “他要去考察日本的百货公司?哈!这小子不错嘛,有干劲喔!”江爷爷满意地赞。“你帮我叮咛他,到日本客不许给我花天酒地,要好好做事。”

  “放心吧,爷爷,之翰最近真的很认真工作。”

  “那最好了。”

  挂电话后,江之翰笑着感谢老婆。“多亏有你帮我说谎,不然爷爷要是知道我又闯了祸,一定会大发飙。”

  她瞥望他,眼神蕴着几分无奈。“你还笑得出来喔?伤口不痛吗?”

  “是有点痛。”他作势揉揉自己嘴角,别说笑了,就连开口说话都会抽痛。

  看他明明很痛,又要强笑装潇洒的模样,侬侬心情复杂,悄然叹息。

  到家后,她搬出急救箱,替江之翰清理伤口,才刚搽上药水,他就痛得呲牙咧嘴。

  “忍耐点。”她柔声哄他,放轻受伤的力道,更加小心翼翼。

  他盯着她,眼眸炯亮,像子夜的星星闪烁。

  她察觉他奇异的眼神,心跳一乱。“干嘛?”

  “侬侬。”

  “怎样?”

  “没想到你……挺温柔的嘛。”他似谑非谑。

  她顿时感到羞赧,脸颊绯红。

  “还会害羞?”他揶揄。

  “江之翰!”她没好气地送他白眼,故意用力在他伤口贴上OK绷,他吃痛,惊呼一声,她撇撇嘴。“你就是欠人虐待是吧?”

  “我是赞美你好吗?”他为自己抱不平。

  “在下敬谢不敏。你这人说话带刺,没安好心。”

  “冤枉啊!”

  “冤枉个头。”她戏弄地拍他的头,帮他处理好伤口,抱着急救箱意欲起身,他忽然伸手拉住她。

  “又怎么了?”她故作不耐。

  “我肚子饿了。”他可怜兮兮地宣称。

  她一愣。

  “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都没吃什么东西,又画设计图,又跟人打了一架,很耗体力耶!”

  “还好意思说?谁教你那么冲动跑去揍人家?还闹上警察局,丢不丢脸?”

  “是挺丢脸的。”他笑嘻嘻地招认,丝毫不以为耻。

  她心弦一扯,拿他没辙。“肚子饿了是吧?”

  “嗯。”

  “吃粥好吗?你嘴巴有伤口,不能吃太费力咀嚼的东西。”

  “好啊。”

  “我去煮给你吃,你昨天晚上都没睡吧?先眯个眼休息一下,煮好了我会叫你。”

  “谢啦!”他笑,听她的话躺在沙发,闭上眼。

  半个小时后,当她端着一碗皮蛋瘦肉粥来到客厅时,他已倦然熟睡,还微微打呼。

  她失笑,将粥碗搁在茶几,在沙发边缘坐下,怔忡地望着他孩子气的睡颜,轻轻伸手,为他拨开散乱的发绺。

  他的脸青青紫紫、肿得难看,但看在她眼里,依然帅气可爱,自有一番独特魅力——

  唉,她大概没救了吧!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