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怪不得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没错,婚姻的确妨碍他跟别的女人谈恋爱,大大的妨碍。

  “啧,我毁了,玩完了。”他喃喃抱怨。

  “你说什么?”侬侬站在办公桌前,正向他报告今日行程,没听清他的咕哝,好奇地扬眸。

  “你没听见吗?”他忧郁地瞪着“始作俑者”。“我说我完了。”

  “什么玩完了?”她不解。

  “你没注意吗?没看见也没听见吗?这几天我好像摩西过红海,女人们见了我就自动分开一条路让我走,没人敢靠近我,有时候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敢。”

  “是吗?有这样的事吗?”

  “你少装傻!别跟我说你没注意到。”

  她的确注意到了。侬侬悄悄弯唇,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号称魅力发电机的他近日忽然电力失常?从前轻易便能电倒群花,现今身边却是没一朵野花出没。

  “看来副总很哀怨。”她含笑望他。

  “能不哀怨吗?”他夸张地挥挥手。“就因为结了婚,整个失去黄金单身汉的光环,而且明明这婚姻还是假的,你不觉得我很冤吗?”

  “是挺冤的。”她同意。

  “所以?”他眼眸一亮,期待地看着她,似是盼她提出解决之道。

  “所以既然副总的私人社交生活明显有匮乏的危机,不如更加投入工作,今天晚上工商协会举办一场酒宴——”

  “去你的!”江之翰发飙。

  侬侬挑眉。

  “去你的,薛曼侬。”他忿忿不平地强调,显然豁出去了。“你就是摆明了跟我作对,对吧?你这个女人真狠!”

  她狠吗?侬侬微笑,无视上司的怒气,闲闲地翻阅手上的行事历,他可知晓,为了实践对爷爷的承诺,激发他对于工作的热情,她费了多少心思,多少努力?

  她或许是狠,铁面无私,不近人情,但她不是出于恶意。

  不过欲速则不达,也许她不该逼他太紧,“那好吧,今晚的酒宴我们就不参加,副总可以自由运用晚上的时间。”

  “呿,瞧你一副施恩的口气,难道我还得跪下来叩谢圣恩吗?”他不屑地撇撇嘴。

  她笑。

  他没好气地瞪她,见她笑容明朗如阳光,一股怨气不知怎地消逸无踪,真不中用,某些时候,他好像就是拿这个女人没辙。

  江之翰平复情绪,念头一转。“老实说,今晚那个酒宴参不参加我是无所谓,倒是这个礼拜六有个艺术珍品拍卖会。”

  “艺品拍卖会?”侬侬眨眨眼,大概猜出他想说什么。

  “我想,爷爷最近化疗的进展很不错,身体情况好多了,他应该不会反对我去那个拍卖会晃晃吧?我不一定要投标,就看看也好?”

  他是在跟她打商量,希望她在才人家面前替他美言几句,让他重拾以往的人生乐趣。

  侬侬很明白这个副总老公的意思,但——

  “这个礼拜六副总已经有个重要的行程安排。”

  “什么行程?”他皱眉。

  “你忘了吗?前阵子周总裁来参观过我们新开幕的百货公司,他很满意,有意跟我们签约合作,这礼拜六他邀请我们去参加他的寿宴——”

  “我不去!”他打断她。

  她愣了愣。

  他冷哼,目光凛冽如电。“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反对跟那个没品的男人做生意,是你坚持我才勉强跟他斡旋,你现在居然要我去参加他的寿宴?三个字,不、可、能!”

  “之翰。”她叹息。“你知道做生意需要讲人际关系的,如果我们不给周总裁这个面子,说不定会惹恼他。”

  “你怕他因此不跟我们签约吗?”

  “有这个可能。”

  “不签就不签!谁怕谁啊?”江之翰态度很硬。

  “之翰……”

  “听着,我再跟你说最后一次,就算我们想拓展百货公司的贵妇客源,有必要跟那个家暴男低声下气吗?拓展客源的方法很多,一定要引进那家伙代理的珠宝品牌才可以吗?就比如那个展场吧,我觉得设计得太普通、太没特色,台湾每间百货公司都差不多是那样子,我看得都快吐了,我那些可爱的跑车如果摆在那种地方卖,我一定为她们默哀三分钟,简直太糟蹋了!那些贵妇应该也是这么想吧?在没格调的地方摆设的精品跟珠宝,会让人觉得有那个价值吗?如果我们的展场空间能多点美感、多点格调,说不定还比较能激起顶级客户的消费欲!”

  侬侬听着,忽地浅浅一笑。

  江之翰讶异,眯眼。“你笑什么?”

  她但笑不语。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