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没错!而且那辆还是敞篷跑车,你害我们两个当场都变成垃圾人,满身臭味。”

  “对耶。”侬侬嗤笑出声,双手一拍。“那时真的好丢脸喔!”

  “你还笑得出来?”江之翰没好气地翻白眼。“接下来你还不死心,又拉我陪你练车,第二次撞到什么你还记不记得?”

  “呵呵,怎么忘得了?”她笑得弯腰。“我把一排自行车撞翻,还是你下车帮忙一辆一辆抬起来的。”

  她怎能笑得这般无辜又无耻?江之翰眼角抽搐。“从那以后,我就发誓绝不坐你大小姐开的车了。”

  “别这样嘛。”她看出他不高兴,笑着来挽他臂膀,甜甜地撒娇。“我现在开车技术进步很多了,真的,不信你坐坐看就知道了。”

  “你要我拿自已的性命开玩笑?”他怪叫。

  “试试看嘛。我保证,你一定会对我另眼相看。”她举起右手立誓。

  他半信半疑。“如果又发生意外怎么办?”

  “那我就……”她灵动地转眼珠。“当你一个月的女仆,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不敢有违。”

  不错唷,这个赌注有意思。“在公司也一样听我的话吗?”

  “Yes sir。”

  “赌了!”

  江之翰兴致勃勃,在脑海里勾勒着美好画面,侬侬穿着可爱的女仆装,接受他每一个指令,不管合不合理,她都只能乖乖听话。

  太美妙了!这一个月将是他人生永难忘怀的一个月,呵呵。

  江之翰暗笑,抱着满怀的希望坐上车,侬侬则在驾驶席入座,转头朝他嫣然一笑。

  “那么,我们的打赌就开始喽?”

  他比了个“请”的姿势。能换得她一个月的言听计从,就算他生命遇到一点小危险,也值得。

  他双手环抱胸前,闲闲地等着看身边的女人出糗,但不到两分钟,他便发现自已错了,她驾车的姿态娴熟,甚至可以用潇洒自如来形容。

  她什么时候进步这么多的?明明她拿到驾照后,除了他陪她的那两次,她都没上过路啊!

  “我是在美国练习的。”她看出他的惊愕,主动解释。“美国的路又直又宽,很适合练车。”

  “你一个人上路吗?”他不敢相信。

  “不然呢?”侬侬耸耸肩。“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在美国都自已下厨的,所以经常要开车到超市补给食材跟日常用品。还有啊,我住的那个地方大众交通系统没那么发达,出门不管到哪里几乎都要开车,久而久之,不会也得会了。”她停顿两秒,嘴角一牵,似笑非笑。“在美国,我大部分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开车,一个人上超市买菜,一个人煮饭,一个人吃。”

  听来好寂寞。

  江之翰胸口揪拧,隐隐感到疼痛。

  在美国那段日子,她究竟是怎么过的呢?什么都一个人做,怪不得她变得如此独立坚强。

  他沙哑扬声。“所以说你干么要去美国呢?”在台湾过得好好的,何必独自到异乡受苦?

  她没立刻回答,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好半晌,才淡淡地笑着说:“因为想念书啊。”

  “在台湾也可以念。”

  “不一样嘛?”

  他凝视她的侧面。“至少可以先跟我说一声。”

  某天早上醒来,总是在自已身边的某个人忽然消失,她知道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吗?

  她敛眸,像在想什么,几秒后,转头笑望他。“你想念我吗?”

  他抿唇不答。

  “我去美国这两年,你很想念我吧?”

  看着他的眼,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那是嘲弄吗?

  江之翰懊恼。“谁说我想你的?你不在,没人烦我最好!”

  “我想也是。”她低语,转回眼眸,直视前方。

  看着她略显苦涩的神情,他忽然觉得自已好象说错话了,是否在无意之间伤了她的心?

  他咬咬牙,很不情愿地开口。“我只是……有点担心你。在台湾,家里随时都有人服伺你,到了美国,却什么都要自已动手。啧,幸好你现在回到台湾了,以后不会……一个人了。”

  “对啊,我回到台湾了,有爷爷陪我。”她笑。

  “还有我。”他冲口而出。

  她一怔,惊讶地望他。

  他回瞪她,不悦在皱眉。“你没把我当家人吗?爷爷会陪你,难道我就不会吗?”

  侬侬愣愣地听着,心房暖暖地融化一股甜意。

  他把她当家人,他会陪着她。

  “谢谢你,之翰。”她道谢,嗓音温柔似水。

  “无聊!自已人客气什么?”他摆摆手,口气粗率,表情好似很不耐,她却知道他其实是在掩饰自已的不好意思。

  她甜蜜地叹息。

  这样的男人,教她如何不爱?

  结婚前跟结婚后有什么差别?

  这个问题,当江之翰单身的时候,曾听不少男性友人讨论过多次,大家众说纷纭,各有各一套理论,他总是满不在乎地听着,仿佛与己无关。

  如今,他也算是告别单身,虽然这个婚姻是权宜之计,但外人并不知道,在众人眼中他已经是个名草有主的已婚男子。

  最大的差别就是——他身份暴跌!

  因为他已婚,是人家的老公了,那些自诩品德高尚的名媛闺秀都不愿再跟他多有接触,以免沾惹上破坏家庭的罪名,就连平常老追着他跑公司女同事以及那些柜姐们,也都碍于“副总经理夫人”随时会出现,连看都不敢多看他一眼。

  生平初次,江之翰不再大受欢迎,甚至频频遭到异性冷落。

  花花公子、大众情人,这般的封号一夕之间离他好远好远,才刚踏进婚姻,便不得不端起顾家好男人的形象,就算他自己不要求,别人也会如此要求他。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