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你是没做什么。”她清脆地扬声。

  他就知道。江之翰拍拍胸脯,心口大石放下,但她马上又重击他心脏。

  “……应该问我对你做了什么。”

  “你、你、你……”他骇然口吃。“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但笑不语。

  而他犹如焦雷轰顶,心神俱震,直觉抓起棉被掩在自已身前。“你这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她睁大眼,看他一付唯恐自已贞操被侵犯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眼珠滴溜溜一转,更想逗他了,倾身靠近他,双手张牙舞爪,做了个咬食的动作。

  “我啊,就做了这个。”

  这是什么意思?他骇瞪她,她吃了他?

  “味道很差。”她仿佛看透他思绪,煞有介事的摇摇头,“超难吃的。”

  难吃?她嫌他难吃?他忘了气恼,忘了尴尬,只觉得不甘心。

  “女人!你——”

  “我怎么样?”她挑衅地反问,樱唇在他眼前性感地分合,他瞬间失神。

  “你!”

  “到底怎样?你快说啊!”纤纤玉指挑逗刮他下巴。

  欲望在体内迅速翻腾——糟糕他快控制不住了。

  “我去洗手间!”江之翰猛然弹跳下床一溜烟闪进浴室。

  她目送他慌张逃离的身影,笑得弯下了腰。

  虽然江之翰恨不得能逃得远远的,但早餐桌上,他还是跟新婚妻子狭路相逢。她已经换上庄重的套装,他也是一身西装笔挺。

  两人相见,她一派泰然自若,笑着对他招招手。“快来吃吧,吃完我们得先去医院看爷爷,昨晚喜宴进行不到一半他就回医院休息,好像很不甘愿呢!一早就打电话催我们去医院向他‘报告’”。

  “是要报告什么啊?”难道是要他们报告新婚之夜的进展吗?江之翰来到餐桌前坐下。“老人家还真是麻烦!”

  “这样说爷爷,不怕我告状吗?”她戏谑。

  “要告就去告吧!我怕你吗?”他故作不屑地撇撇嘴,目光一扫,见桌上摆着一锅撒了青葱的清粥,几碟色香味俱全的小菜。

  她注意到他的视线,开始炫耀。“这些都是我亲手做的哦!”

  “真的假的?”他不信。“你不会又把厨房给烧了吧?”

  记得某年他生日,她曾经想亲自烤蛋糕为他庆祝,结果却在厨房引发一场烤箱爆炸的灾难,搞得佣人们不得不苦着脸央求他出马,把她架离危险之地。

  “别瞧不起我。”她嘟嘴。“人家可非昔日吴下阿蒙了,我的厨艺进步很多呢,在美国念书时,平常都是自已做来吃。”

  “为什么?”

  “因为美国食物我吃不惯,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腻死了,中餐馆做的又难吃得要命,只好自已学着做菜。”

  看来她那两年,过得并不算太顺心啊!他总以为她肯定玩疯了,出入都有护花骑士相随,不料公主竟还必须亲自下厨。

  活该!江之翰暗暗撇嘴,谁教她闷声不响就出国?也不事先跟他商量。

  “这些菜你尝尝看,好不好吃?”她为他布菜,每样都挟一点,堆进他面前的餐盘,一脸期待的笑容。

  他看着盆里的菜色,有些惊讶,虾仁炒蛋、蚝油芥兰、烤鱼下巴……全都是他平常爱吃的。

  他每样菜都尝,每一口都令他回味无穷,连调味都合他胃口,她是特意记下的吗?不然怎能如此丝毫不差?

  他心念一动,抬眸望她。

  “好吃吗?”她笑问。

  他耸耸肩。“还可以吧。”

  只是还可以?她抿嘴,也不想想她花了多少心思做的,就称赞两句会怎样?

  他看出她的懊恼,忍不住逗她。“我不是说过吗?我不喜欢说谎。”

  “真的不喜欢吗?那你怎么会——”她蓦地顿住。

  “怎么会怎样?”他追问。

  她笑笑,笑意带着几分勉强。“没有,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不爱说谎,就不会跟我结这个婚了。”

  “说得也是。”他自嘲。

  “所以快吃吧!吃完我们去看爷爷,他一定等不及了。”

  两人吃毕早餐,相偕出门,侬侬说司机老王昨天待命到深夜,太累了,她放他一天假。

  “也就是说,今天我可以自已开车吗?”江之翰惊喜。太棒了!他的“小老婆们”,好久不见。“我想想,今天开哪辆好呢?”法拉利还是保时捷?还是那辆高贵又漂亮的玛莎拉蒂?

  “不用费这种脑筋了,老板大人,今天小的来开车就行了。”

  “什么?”

  “没听清楚吗?”她笑得灿烂又诡异。“今天,就由你的老婆兼特助,我,侬侬来充当司机。”

  他就非这样剥夺他的人生乐趣吗?

  江之翰狠狠瞪自已的老婆兼特助。

  “薛曼侬,你不用为了气我找自已麻烦吧?你会开车吗?你忘记你大学毕业那年说自已考到驾照,要我陪你上路练习,结果发生了什么事吗?”

  “记得,我把车子开进垃圾堆。”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