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好痛!

  她抚揉吃痛的下巴,挣扎地想起身,可他竟然双手在她身后交握,牢牢圈揽她的腰。

  酒味与他身上的男人味,揉合成教她意乱神迷的恋香,她慌得心跳加速,体内血流一阵滚沸。

  “之……江之翰,你、在干么?快让我起来!”

  “别……走。”他在睡梦里呢喃。

  “什么?”他叫谁别走?

  “不准……动。”

  是在命令她吗?

  侬侬思绪纷乱,不解江之翰为何突来此举。他是不是将她当成哪些一夜风流的对象了?他经常这样在半醉半醒之间跟女人上床吗?

  “别动。”他咕哝,象是嫌她扭来扭去的让他抱得很费力,俊眸缓缓掀起。

  她霎时震惊地冻住,他要醒了?

  “你是……”他半眯着醉眼,努力辨认她是谁。

  千万不要当着她的面喊出别的女人的名字,她会崩溃!

  侬侬决心先下手为强。“我是你老婆,不认得吗?,你今天才刚刚娶进门的新娘。”

  “老婆?”他困惑地眨眨眼,半晌,恍然吐息。“对了,你是侬侬,是我的新娘。”

  幸好他没喊错名字,侬侬松一口气。

  “你骗人。”他突如其来地指控。

  她再度僵凝。“什么?”

  “你说谎。”

  说她说谎?侬侬警骇。难道他已经猜到这个婚姻其实是她暗中策划?“你才不是我今天刚刚娶进门的,几百年前你就一直赖在这里了,一直赖着不走。”他抱怨。

  这是嫌弃她的意思吧?

  侬侬很想装洒脱,对某人的醉言醉语一笑置之,但唇瓣却颤抖得牵不出笑意,心口隐隐抽痛。

  所谓酒后吐真言,就是如此吧?

  “对不起。”她咬了咬苍白的唇。“一直赖在这个家,赖在你身边,是我不对,是我太厚脸皮,其实我也想过一走了之的,但是——”

  “不准走!”他蓦地打断她,迷蒙的醉眸瞬间缩放锐光。“谁准你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嘎?”她怔住。

  “不准走。”他哑声警告,反身压住她,俊脸居高临下俯视她。

  她心跳更乱了。“之翰,你……怎么回事?”

  他低下唇,用一个占有意味强烈的吻代替回答。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躺在他怀里?

  隔天早晨,江之翰醒来,乍见自己怀里躺了个娇软窈窕的女性胴体,大为吃惊,等到认出那女人正好是侬侬,更是只能用惊吓来形容。

  不会吧?怎么会是她?昨天晚上,他没对她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吧?!

  想着,他一骨碌坐起身,低头审视自己,竟然只穿着一件长裤,裤头都松了,而她穿着棉质的连身裙睡衣,裙摆掀到大腿处,露出白晳无瑕的腿肚。

  他盯着那曼妙美好的腿部曲线,不自觉地感到喉咙干涩,吞咽口水。

  侬侬——凭他花花公子的眼光,早就目测出她身材极好,但没想到平常她藏在衣服下的肌肤,如此撩人心魂,任是那个男人看到都会失去理智,他只想狠狠咬一口……不不不!他岂是任何男人,他可是江之翰,对女人超级挑剔、品味极高的江之翰,寻常美女根本动摇不了他的心。

  但她……他眨眨眼,又眨眨眼,瞪着怀中的俏佳人,心神迷乱。

  她不是天仙级的美女,绝对不是,是有几分姿色,但他遍览群芳,看过太多上等货色,她绝非最可口的。

  但他却莫名地想吃她,欲望在下腹熊熊燃烧,煎熬他残余不多的理智,原始的“食欲”排山倒海地席卷,他就快抵挡不住。

  你疯了吗?!江之翰,冷静点,冷静!

  侬侬不是那种可以一夜风流潇洒分手的女人,她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妹妹,是他的家人,如今又占了他老婆的名分,若是稍有不慎,他这辈子别想逃脱她“魔掌”。

  冷静,一定要冷静。

  他一遍又一遍地深呼吸,眼观鼻,鼻观心,调匀气息,压抑欲火,正当他庆幸自己即将成功之际,她微微扭动腰肢,让他的努力一下破了功。

  “之翰?”她扬起脸,迷糊地唤,浑然不知自己害他陷入何种境地。

  他咬牙,暗暗命令“小兄弟”乖乖听话,不许乱动。“你醒了?”

  “嗯。”她点点头。

  “那可以起来了吧?”他已濒临爆发边缘。

  “嗄?”她愣了愣,这才察觉自己正紧贴着他,慌忙坐起身。

  他咳两声,强装镇定。“呃,我们昨天晚上……应该没发生什么事吧?”

  她没回答。

  “侬侬?”他心慌地唤。

  她这才回头,明眸星亮,樱唇勾着浅笑。“你认为呢?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睡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

  不会吧?他惊得倒抽一口气,下意识地退后一寸。

  见他神态惊恐,她笑了,笑声如银铃悦耳。“干什么吓成这样啊?江之翰,你不是常常跟女人上床吗?”

  可是那些女人都不是她啊!不是这个只要若有深意地勾勾唇,便能惹得他心慌意乱的魔女。

  “我没做什么吧?”他仔细回想,脑海却捉不住一个清晰的片段。“昨天我在喜宴上喝得烂醉,应该没力气做什么……”他的男性雄风没那么厉害吧?都醉糊涂了还能办事?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