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他大踏步来到她面前,气势凛凛。“你一定要这样烦我吗?薛曼侬,你信不信我打你?”

  她看着他握起拳头,一副咬牙切齿恨不能扁她的模样,心房一颤,泪水静静地滑落。

  “你要打就的打吧。”她倔强地抬起下巴。她不信他真的敢打。

  “你以为我不敢?”

  “你打啊!”

  他气极,脸色铁青,拳头紧紧地掐着,愤慨地瞪她,怒火在体内熊熊焚烧,终究还是下不了手。

  “你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他拿她没辙,只能负气地嚷嚷。

  她没想错,他不是那种会打女人的坏蛋。

  她含泪而笑,举袖擦干眼泪,开始一样样捡起被他扫落在地的物品,纸镇、钢笔、书,还有一把别致的瑞士小刀。

  “这不是叔叔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吗?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是你最珍贵的宝贝物,怎么可以这样随便丢在地上呢?”说着,她将小刀递还给他。

  他却不伸手接,整个人像雕像杵在原地,动也不动。

  “怎么了?你不要吗?”她奇怪。“这是叔叔送你的礼物耶!是你的宝贝——”

  “闭嘴!”他蓦地咆哮,抢过小刀,用力掷向窗外。

  她骇然注视他的举动。“之翰,你……怎么了?为什么把小刀丢掉?那个对你很重要,不是吗?”

  “出去!”

  “之翰……”

  “我叫你滚!”他不由分说地推她出房间,近乎疯狂地甩上门。

  她惶然失措,不曾见她如此震怒,站在他门前发呆许久,才像一缕游魂似地飘下楼,到庭院里找他方才从窗口丢下的瑞士小刀。

  她找了很久很久,不知怎地,就是找不着,草丛、花盆都翻遍了,不放过任何角落,但那把小刀却宛如凭空消失。

  怎么可能?

  她不信,日落后,跟佣人借来手电筒,继续找。

  “小姐,别找了。”管家接到佣人报告,急忙来劝阻。“明天我会派佣人帮你找,你回房间休息吧,不然老爷会担心的。”

  “没关系,爷爷出差,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你让我自己找,找不到我不安心。”

  “小姐到底要找什么?我来帮你。”

  “不用了,一定要我自己来。”如果不是她亲自将东西找回来,不足以代表她想跟之翰和解的诚意——虽然她不明白为何他会舍得丢弃这个对他意义非凡的物品,或许,只是因为跟她赌气。

  若真是如此,她的罪孽就更深重了,非得将小刀找回来,向他好好赔罪不可。

  于是她坚持独自寻找,在雨露深浓的夜里搜寻,忽地,她灵光一现,想到小刀该不会落在观景池塘里?

  她脱去鞋子,裸足下水,水很冰,她不禁一阵颤抖。

  夜色幽暗,即便用手电筒的光照射,依然看不清池子里,她只好用自己的脚去感觉,细细踩过池子每一寸土地。

  尖锐的石子划伤她的脚趾,流了血,她忍痛继续,慢慢地踩,终于,她感觉到异物,弯腰伸手捞起。

  是小刀!她找到那把瑞士小刀了!

  她兴奋不已,急着想离开水池,一个不小心滑倒,全身湿透,她狼狈地想爬起来,脚却卡进一个凹洞里,动弹不得。

  糟糕!怎么办?

  “救命!救命!”她焦急地呼喊,一面努力想把脚拨出来,反而再次趴跌进池里,喝了好几口冰水,呛咳不止。

  “你疯了!在这里干么?”一道严厉的嗓音响起,跟着,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从水里拖出来。“薛曼侬,你醒醒!你没事吧?”

  她咳嗽,勉力张开眼皮,迎向一张愠怒的脸庞。“之翰……是你。”她偎在他怀里,虚弱地阵阵冷颤。

  他抱紧她。“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会跌进池塘里?”

  “我……找到了。”她微微地笑,摊开一直紧握的掌心。“小刀……找到了,你看。”

  他没看小刀,只是怔然瞪着她,久久无法言语。

  之后,她便晕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换过衣服,躺在床上,而他就睡在她身旁,握着她忽冷忽热的手。

  她知道自己正在发烧,病毒折磨着她的肉体,令她神智昏沉、全身无力。

  所以他才会陪在她身边吗?担心她无法独自熬过病痛,才这样陪着她吗?

  她好感动……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