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爷爷将她带到江家的那天,满心彷徨的她一见到他就忍不住掉泪,急着向他诉苦。

  “之翰,我好想你……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想跟他说,他们同病相怜;想跟他说,以后他们要彼此扶持了,她会把他跟爷爷当成最亲近的家人,因为除了他们,她没有谁可以依靠了。

  她以为他见到她会热烈欢迎,就像从前他们每次见面,都会叽叽喳喳地聊天,分享彼此生活的趣事,长辈们都说他们感情比亲兄妹还要好。

  但那天,他却将她冷淡地推开,对泫然欲泣的好漠然以对,她不明所以,可怜兮兮地愣在原地。

  “之翰,你怎么了?你看到我……不高兴吗?”

  “对,我不高兴。”他回答得很干脆,她原本就碎成片片的心更加零落。

  “为什么?”她不敢相信,不相信一向对她和善的他忽然变得如此冷漠。

  “因为我讨厌你。”

  她的心好痛。“可是你……以前不讨厌我啊……”

  “现在讨厌了。”

  为什么?为何讨厌她?

  她不停追问,想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但没有,他只是用那残忍的态度与言语,一再刺伤她。

  她忍不住哭了,那天晚上,她躲在陌生的被窝里,嚎啕大哭。

  因为她又要失去了,她失去了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如今又要失去他。

  这个家,她以为会是自己未来的依靠,以为爷爷跟之翰会成为自己的新家人。

  她好伤心,在爷爷面前不敢诉委屈,只好私下悄悄落泪。她还记得那阵子自己每天晚上都哭,每天都肿着一双眼。

  爷爷以为她忘不了爸爸妈妈,对她更加怜惜,她有苦说不出,只能强颜欢笑。

  她不断检讨自己,是哪里做错了?她不够乖吗?不听话吗?是不是之翰不喜欢一个女生一天到晚黏着他?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跟他保持距离,在学校从不主动跟他说话,在家也是笑笑地打招呼而已。

  不烦他、不吵他,她以为这样他就会对自己友善一点了,但没有,她还是对她很冷很坏、很凶恶,她又气又难受。

  “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某天,她终于受不了,气冲冲地冲进他房里质问他。“你要我别老是缠着你,要我离你远一点,我都做到了,做得还不够吗?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脸色还是这么难看,说话口气还是这么刻薄?你就……就这么讨厌我吗?”

  “你出去!”他冰冷地下逐客令。“谁允许你进我房间的?”

  “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想听。”

  “你不听也要听!”她快崩溃了。

  “就跟你说了我不听!”他也生气了,提高嗓门。“薛曼侬,你这女生说话都不算话吗?你明明答应过不来烦我的。”

  “是,我是答应过,我说话不算话,我是坏女生,我不乖,行了吗?”她一股脑儿地贬抑自己,眼眸酸楚,隐隐闪烁泪光。“但我还是要听你说清楚,你到底讨厌我哪一点?你说,我可以改,改到你满意为止!”

  他不吭声,绷着脸,眼神阴郁。

  “江之翰,你说啊!”

  他依然不语,表情寒气逼人。

  她全身颤憟,那一刻,真觉得自己仿佛站在冰天雪地里,无依无助。

  “你……就当可怜我好不好?拜托你跟我说,算我求求你,不要讨厌我……”她声声哀求,连她自己都快瞧不起自己哀怜的姿态了,可是没关系,只要他肯对她好,她丢脸没关系。“之翰……”

  “出去。”

  “不要,我不走。”她耍赖。“除非你跟我说清楚,不然我不会离开。”

  “薛曼侬,我不会再说一遍,你给我出去。”

  “不要!”

  “你——”他勃然大怒,忽地大吼一声,双臂横扫,将书桌上一堆东西全数扫落地,乒乒乓乓的声响震撼她。

  她怔怔地看他发飊,吓傻了。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