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你有道理,你是最乖巧最懂得忍辱负重的女强人,我呢,是只会风流耍帅的败家子!”

  “我有这么说吗?”侬侬叹息。

  “你嘴上没说,但你心里这么想。”江之翰冷哼。

  “之翰……”

  两人争执间,侬侬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暂停辩解,无奈地接电话。

  “侬侬,是爷爷啊。”

  “爷爷,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问问我那个不肖孙现在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他是跟我在一起。”侬侬淡笑,瞥望江之翰,他知道是爷爷打来的电话,郁闷地撇撇嘴。

  “太好了,我就知道只有你有办法让他听话,他以前都说讨厌这种应酬场合,死也不去呢!”

  “他现在……也还是讨厌啊。”

  “至少肯去了啊!这就是大进步。”江爷爷乐得呵呵笑。

  “可是他人虽来了,心却不在这里,现在还跟我吵架呢。”侬侬撒娇地打小报告。

  江之翰在一旁听了,懊恼地白她一眼。

  “他敢跟你吵?叫那浑小子来听电话!”江爷爷口气严厉。

  “爷爷叫你听。”侬侬将手机转给江之翰。

  他接过,暗暗磨牙。“爷爷,是我。”

  江爷爷劈头就是一顿怒斥。“你小子居然敢摆脸色给侬侬看?你知不知道爷爷说破了嘴,才把她劝回台湾的?要是你敢惹恼她,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怎么敢惹她?现在是她想骑在我头上好吗?”江之翰喊冤。

  侬侬听了,对他做个鬼脸。

  “总之你给我乖乖听她的,她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我跟你没完!”

  “爷爷,你会不会太过分了?你要不要干脆叫她拿一条链子拴在我脖子上,把我当狗使唤算了?”

  “你以为我不想吗?如果可以,我还真想替你买条狗链!名牌的好不好?不会让你戴上去觉得没品味,丢你面子。”

  “爷爷!”老人家一定要这样毫不留情地糗他吗?

  “闭嘴,别跟我吵,你这——咳咳、咳咳!”江爷爷忽然一阵猛咳。

  江之翰心一紧,惊觉不对劲。“爷爷,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咳咳、咳——”

  一阵砰然声响传来,江之翰更加焦急。“爷爷、爷爷!”

  “怎么了?”侬侬也吓到。“爷爷发生什么事了吗?”

  “电话断线了,爷爷好像……摔到地上了……”江之翰神情凛然,眼眸闪过忧虑。“我们得快点回去了!”

  爷爷病发入院。

  在赶回家的路上,江之翰接到管家来电,爷爷因为支气管不适,激烈咳嗽,甚至咳出血来,目前已经送医急救。

  他听了大惊,等不及司机慢慢开车,自己抢着坐上驾驶席,风驰电掣地飙到医院。

  到医院时,医生已经为江爷爷做过急救,送进病房。

  江之翰见出来迎接他跟侬侬的是这家医院的院长,顿觉不妙。虽说张院长跟爷爷颇有私交,但若是寻常的小病小痛,不会出动这个医界权威亲自诊断。

  “张院长,究竟怎么回事?爷爷怎么会忽然……病得这么厉害?”

  “不是突然病的,这是我们原先就预料到的状况。”张院长若有深意地叹息。

  江之翰与侬侬交换惊骇的一眼。

  “什么意思?”江之翰心更慌了。

  “之翰,你听我说,你爷爷得了肺癌。”

  “什么?”江之翰一时愣住,没意会院长话里的含义。

  “前阵子你爷爷来医院做过检查,我们确定在他左肺上叶,有一颗约莫五公分大小的恶性肿瘤。”

  “恶、恶性肿瘤?”侬侬脸色发白。“不能开刀拿掉吗?”

  “我们评估过他身体状况,目前并不适合开刀,你爷爷也希望能先用化学治疗的方式,看肿瘤能不能缩小,到时再来决定是不是要动手术。”

  “就是说……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吗?”江之翰颤声问。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