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真的!小妹我超~~尊敬哥哥的。”薛曼侬举手摆出立誓的姿态。

  这套江之翰自己演多了,没笨到会相信。他撇嘴冷笑。

  “所以啊,虽然是想孝顺爷爷才回来的,但我会答应当你的特助,也是为了你啊!”

  “为了我?”他挑眉。

  “你应该没忘记吧?我们除了一起长大,还有一份更特殊的关系。”

  “什么关系?”

  “你真的忘了?人家好伤心唷,呜呜……”她哽咽两声,手指作势在自己眼周拂去泪水。

  演得真假!江之翰不屑眯眼。

  她看出他毫不动摇,哭脸转笑脸,藕臂缠勾他肩头,“之翰哥哥,你好无情喔!”

  现在到底是在演哪一出?他拨开她的手。

  她依然笑吟吟,不介意他的冷淡。

  “快说清楚,你为什么答应爷爷做我的特助?”他厉声逼问。

  她微笑更甜,玉手抬起他下巴,眼神有意无意的流露妩媚,看得他不禁屏住呼吸。

  “江之翰,我们之间的婚约,还算数吧?”

  “爷爷,我不可能娶她!都什么年代了,还来政策联婚那一套?!”

  书房里,爆开一场爷孙间的战争,这并不是一老一小第一回吵嘴,确实近年来最轰轰烈烈的一次。

  “不是政策联婚,是两家父母从小为你们订下的婚约。”

  “那只是开玩笑!”

  “我可是很认真。”

  认真?

  江之翰翻白眼,大步踏上前,停在爷爷面前,上下打量,叛逆不驯的眼神写明了他怀疑这位老人家精神状态出差错。

  江爷爷被这不肖孙看得胸中点燃三把火,怒不可遏。“死小子,你给我像样点!这什么眼神?你敢用这种眼神看你爷爷?!”

  他的眼神错了吗?江之翰皱眉,他觉得自己的立场再正当不过。

  “我说,爷爷,指腹为婚是你们老、老、老一辈人的观念了。”再三强调“老”字。“我们这一代,讲的是恋爱结婚,没有爱情怎么结婚?”

  讽刺他老?江爷爷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好啊!跟我讲爱情?那你倒说说看,你有爱过任何人吗?别跟我说你跟那些女明星之间是爱!”

  江之翰一窒。他是爱着某个女人,而且还爱了很多年,爱到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种糗事,没必要跟爷爷说。

  “总之我不可能跟侬侬结婚!”他倔强地撇过头,想想,又补充一句更强而有力的。“何况她也不会嫁给我。”

  “谁说她不会?”江爷爷挑眉。“我问过她了,她说如果有必要,她不介意跟你结婚。”

  什么?!江之翰呛到。“什么叫有必要?”

  江爷爷耸耸肩,摊摊手。“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女人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忽然间向他提起这个可笑的婚约,说她是为了这个约定才回来的,但她……不可能真的打算嫁给她吧?

  江之翰狐疑地寻思。说薛曼侬愿意跟他结婚他是百般怀疑,但说她乐于享受恶整他的趣味,他绝对百分之两百相信。

  “你被她骗了,爷爷。”他决定修正老人家错误的认知。“侬侬只是哄你的,她怎么可能答应给我结婚?她只是故意拿这件事来逗我!”

  “干么拿这种事逗你?很好玩吗?”

  “谁知道?爷爷不也晓得她的个性,就是爱玩爱闹。”

  “侬侬是爱开玩笑,可是他从来不会骗爷爷,我相信她。”老人家坚持自己的想法。

  败给他!江之翰无奈地敲自己额头。

  “总之爷爷,我不管那丫头怎么想,我呢,不可能跟她结婚,还有,我也不答应她来当我的特助。”

  “你以为这是你可以决定的事吗?”江爷爷冷笑。“我是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我派侬侬当你的特助,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爷爷!”

  “顺便警告你一声,浑小子,你不要以为爷爷死了,遗产就会理所当然留给你,别忘了薛家也有晨星企业的股份,你再不给我振作一点认真工作,我宁愿把公司交给侬侬!”

  “好啊。”江之翰举双手双脚赞成。“我老早就跟爷爷说过了,我对管理公司一点兴趣也没有,交给侬侬我也很放心。”到时他只要翘着二郎腿等领股利就好了,何乐而不为?

  “你这臭小子!”江爷爷咬牙切齿,简直快气炸。“瞧你乐成这副样子,你真以为自己能高枕无忧吗?告诉你,我不仅公司不给你,股份也不给你,名下所有不动产,你一毛钱也别想得到,我宁愿把财产通通捐出去!”

  哇靠!拿钱来威胁他?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