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温芯 > 说谎的婚姻 >  上一页    下一页


  也就是说,将来不仅会在家里看到她,连在公司也得不时撞见她?这算什么地狱生活啊?!

  江之翰懊恼地揉乱一头本来就睡得很乱的头发,“你拿到美国知名大学的MBA,外面应该不少公司抢着要吧?非进晨星不可吗?”

  “爷爷说,晨星也有我们薛家的股份,自己人当然要为自己的公司效劳,帮别人卖命不值得。”

  那倒是。坚持家族传承的老古板爷爷的确不可能放她出去自由闯荡,这也是他始终被困在晨星的理由。

  因为爷爷认定他是未来家族企业的继承人,硬是把这道枷锁束在他身上。

  没想到侬侬也逃不了这悲惨的宿命,他该感到同情,还是暗自窃笑呢?

  能不能决定天平的两端孰轻孰重,暂且搁下不想,“爷爷要你进哪个部门?”

  “嘻嘻。”她眼眸闪闪发亮,轻声一笑。

  笑得他毛骨悚然,顿时有不祥预感。“干嘛这样笑?”

  “爷爷给了我一个很特别的职位。”她笑道。

  “有多特别?”

  “跟你有关的。”

  “跟我有关?”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特别助理。”她说。

  “什么特别助理?”他一时没领会。

  她狡黠地望着他。“副总经理特别助理。”

  那就是说——江之翰一窒,不敢相信地瞪大眼。

  “你在公司会一直跟着我?!”

  “这就是特别助理的定义啊。”她笑容可掬,“随时掌握老板的动态,为老板安排行程,处理大小事宜,协调各个部门,总之,在公司里,我就是你的分身,代表的就是你的意志。”

  他的分身?他的意志?

  “你根本就是爷爷派来监视我的!”他嘶声指控。

  “正解。”她俏皮地朝他比出手枪的手势。

  江之翰脑门一沉,真的有中枪的强烈不适感。宿醉已经够令人头痛了,爷爷的安排更是让他痛得巴不得去撞墙。

  “饶了我吧……”他嘟嚷,握拳敲敲晕眩的脑袋,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但薛曼侬清晰的声音狠狠打醒他,“既然我们达成共识,就从今天开始吧!江副总经理,我已经确认过你今天的行程,由于你宿醉,显然早上的行程一定会delay,所以我已经很贴心的都往后延了。只是这样调整过后,今天晚上你个人的约会恐怕必须取消……”

  “等等。”

  “但是你放心,贴心的本人绝对不会让你花花公子的名声毁于一旦,所以我会替你选好一份礼物,送给今晚约会的女伴,顺便附上一张卡片好好道歉,相信她一定不会介意……”

  “我说,你先停一下。”

  “至于明天的行程,啧啧,我发现副总的秘书实在有点瞧不起副总的工作效率,以你的能耐与精力,绝对有办法挤入更多的行程。首先,我们就先去巡视刚开幕的百货公司吧,然后再跟几个大客户见面……”

  “Stop!”

  “对了,后天晚上我们要出席一场慈善宴会,所以我很不得已,又把副总的个人约会取消了。当然,我会事先帮你向对方慎重道歉——”

  “薛曼侬,你给我闭嘴!”江之翰忍耐到达极限,高声咆哮。“谁跟你达成共识了?我有答应你当我的特助吗?有同意你替我安排行程吗?我不准你插手我的事,公事私事都不准管!听到没?”

  “听到了。”她似笑非笑,“所以我可以继续报告了吗?”

  “薛、曼、侬!”他想掐死她!

  她叹息,幽幽地、长长地叹息,仿佛她有多无可奈何。“听着,江之翰,你以为我很想当你的特助吗?”

  “什么意思?”他拧眉,阴沉地瞪她。

  “我呢,是爷爷亲自请回来的,他给我一份怎么算都不吃亏的好薪水,又拿出亲情攻势,非要我出手拯救你这个败家子——你以为我很甘愿吗?我也是不得已啊!”

  这什么话?

  江之翰傻了,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这女人摆明轻蔑他就是了!

  “他到底给你多少钱?只要你肯去别家公司工作,差额我来补!”他豪气地拍胸脯。

  “这不只是金钱的问题啊!”她百般同情地望他,眼神好像在感叹朽木不可雕也。

  他被她看得又气又窘,为何她总有办法令他感到自己一无是处、很难堪?

  “那你说,还有什么问题?”

  她没立刻答话,只是深深的盯着他,水眸漫着不可解的迷雾。

  他心跳一停,莫名地狼狈,“看什么看?快说啊!”

  她微微一笑,在床沿坐下,他这才惊觉自己还穿着睡衣,一脸刚睡醒的迷糊样,而她却是一套规规矩矩的上班族套装,对比之下,更显得她洁身自好,而他放浪不羁。

  “你……干嘛坐过来?”他直觉往旁边挪移身子,跟她保持安全距离。

  “之翰。”她忽然轻轻地唤,语气甜甜的,轻柔可人。

  这女人又想出什么怪招了?江之翰精神紧绷,防备地瞪着她。

  “我们这么久不见了,你不想我吗?”她甜腻地问。

  他全身起鸡皮疙瘩。

  “好歹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你只比我大几个月,但我一直把你当哥哥一般尊敬。”

  她尊敬他?江之翰差点呛到。骗谁啊!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