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桐伊 > 债主的私房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谁不是啊。”周玉嫱轻蔑哼着。

  “但就算是被逼到了尽头,也不能做出这种小人行径。”

  虽然李芊莘并不了解周玉嫱和她的生活,但她觉得会这么汲汲营营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为了家计奔波,就像她自己.,另一种人就是单纯追求高业绩的愉悦和爽快。看着周玉嫱眼下的黑眼圈,和她脸上不时透露出的疲态来研判,周玉嫱应该是第一种人。

  “你懂什么?”周玉嫱厌恶李芊莘好像一副很了解她的样子。“更何况,这间办公室有多少肮脏事,别说男女同事之间外遇这种鸟事了,同一区的人甚至恶性竞争抢彼此客户的事,我就不相信你没听过。”

  “所以你认为你偷走我客户的名片,一点错也没有?”

  就是因为听过太多这种事,所以周玉嫱才会认定抢了也不会怎么样,造成她认为签到客户的人才是赢家的错误价值观。

  “那已经不是你的客户了,李经理。”周玉嫱挑衅的微笑。

  李芊莘猛然倒吸口气,不可思议的瞪着她,但又很快垂下肩膀,决定不再跟她谈论这件事,跟一个价值观扭曲的人没有必要继续谈下去。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但不表示我原誧你了,希望我不会再听到你做出同样的事,不然我一定会跟你的经理反应,连同这一次的事,都一并请你的经理处理,我相信你应该明白,所谓的处理就是请你离开公司,而你自己也很清楚,坏事传千里,这种事很快就会在保险业中传遍,届时,应该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敢录用你。”

  周玉嫱有点惊讶李芊莘这么快就放过她,心绪顿时有些复杂。

  她一直以为自己就算做了抢别人客户这种事也可以毫不在乎,可是真正做了之后,她反而没有踏实感,签订合约时也只开心了一下子,等回到办公室整理文件,眼睛总是时不时的溜到李芊莘靠窗的空位子上,内心感到歉疚。

  所以,当李芊莘约她在外面见面时,她当下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既然一定要面对,早一点面对也好。

  没想到李芊莘却这么轻易地放过她,让她感到惊讶,罪恶感却更深了。

  昏黄的桌灯光晕扩散到整个客厅,罗智钧怒瞪着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假寐的女人。

  “起来。”罗智钧说了第三次,但沙发上的女人只有眼皮动一动,依然假寐,甩都不甩他。

  他的耐性已经磨光了,索性直接抱起她。

  李芊莘瞬间睁开眼睛,惊叫着。“放我下来!”

  “回房睡。”罗智钧走进卧室,将她丢在床上。

  “我不要。”李芊莘立刻爬起来,但又被霸道的压下。

  “你觉得你这样跟我闹脾气对吗?”罗智钧深深叹了口气,语气明显充满无奈。

  “是你先开始的!”李芊莘怒瞪他。

  “我只是表达我的看法而已。”罗智钧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不懂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局面。“更何况那女人是小偷,你原谅她,怎么能保证她不会再做第二次?”他不过是不满李芊莘被人欺负,所以多问了几句她要如何处置周玉嫱,结果一场莫名其妙的争执就产生了。

  “我没有原谅她,我只是不想浪费我的口水而已。”她只是认为每一个人都需要第二次机会,但这个男人却指责她这样的做法是错的,根本就是姑息养奸。

  “但你却没有告诉她的区经理不是吗?没有要她的经理防范这个女人,还是说,你也默许在你周围有这样的事发生?”

  “你在指责我同流合污?!”李芊莘用力甩开他压制她的手,奋力爬起,恶狼狼地瞪着他,一副要他道歉,不然今晚休想停火的模样。

  “我没有,只是周玉嫱也说了,你们公司这种狗屁倒灶的事很多,我才会想,你是不是也默许了,所以不愿意搬到台面上来处理,自己私下解决就好。”

  李芊莘撇撇嘴,眼睛不再瞪着他,转而看着床的一角,只因为罗智钧句句切中要害,她无法反驳。

  虽然抢客户是大忌,但实际上赚钱的机会人人都会抢,尤其当客户是两方都认识的人时,情况会更恶劣,私底下的动作也很多。但无论再怎么闹,这都是台面下的,至今还没有人会搬到台面上说,所以像他们这些区经理们或是处经理,只要底下的人别太过分,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彷佛已经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了。

  其实拿婆媳之间的关系来说明保险业这个潜规则,是再适合不过了,就算两个女人对彼此有多么厌恶,都只能在台面下抱怨而已,台面上,谁都不愿意撕破脸导致家庭不和,落下恶婆婆或是恶媳妇的骂名。

  “我想给她第二次机会,如果她再犯,我才会往上报。”

  “你会吗?”罗智钧单纯就一个主管的角度来审视这个问题。

  “我讨厌你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李芊莘蹙眉瞪视。

  “我一直都很平和啊,是你太敏感吧,为什么你像只刺蜻一样?因为你自己心里有数不是吗,知道我说的才是对的,你才会不高——”

  “我要回我的小套房睡。”她再也受不了跟这个男人共处一室了。

  “李芊莘!”罗智钧扬高语调。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