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桐伊 > 债主的私房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只是李芊莘的尴尬,还是让他有点难过,他说过会跟她一起面对她的家人,可是她依然无法对他敞开心胸。

  “智钧……”李芊莘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先开口,而且还一副请求的口吻,一瞬间眼泪涌上,她拚了命的眨眼睛,不断抿着嘴唇,就是希望泪水不要流下来。

  “请你让我帮你,好吗?”罗智钧微笑,手轻轻抚着她的脸颊,也看见她拚命想忍住的泪水。“你应该明白,你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存在,看见你烦恼,我只会觉得自己非常没用,所以你愿意让我帮助你,好让我维持身为你的男人的优越感吗?”

  李芊莘感动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哇的一声,哭倒在罗智钧的怀里。

  “对不起……谢谢你……真的……”

  “没事没事,乖……”罗智钧虽然惊讶,但双手本能地安抚着泪人儿。

  这是他认识她这么久以来,她最脆弱的一刻,他庆幸此刻陪伴在她身边的人是他,而不是她那间小到不能再小的套房,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就像过去那些年一样。

  如今,她有他了,不需要再假装坚强,希望她永远记得这一点,他亲爱的工作狂小姐。

  “我会还你的……我一定会。”李芊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知道。”罗智钧一听,立刻在她的头顶上无奈翻着白眼。“但这笔钱要用我提议的方式还,而不是用你的方式还。”

  “什么、什么意思?”李芊萃抬起满是眼泪外加鼻水点缀的小脸看着他,还不断抽噎着。

  “你以后就知道了。”眼前这个女人好丑,梨花带泪根本就只有骗人的连续剧才有,但他还是觉得她可爱,尤其她此刻一头雾水的模样,超级可爱。“现在,专心地哭吧,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哭了,所以你最好把握最后的机会,痛痛快快哭一场。”

  李芊莘听话地把头埋在罗智钧怀里,不到十秒钟,她哀怨地抬起脸来,抱怨着。“被你这样一说,我反而哭不出来了啦。”

  罗智钧听了,一副不关他事般的耸耸肩,然后笑着说:“那就去洗把脸吧,但是别尖叫。”

  “我干么要尖叫啊?”李芊莘继续抽噎,然后离开罗智钧的怀抱,起身去厕所洗脸。

  不到一分钟,李罕莘尖叫了,而且还关在厕所不愿出来。

  半小时后,迟迟等不到她出来的罗智钧敲门。“亲爱的,我尿急。”

  “你去外面上啦。”李芊莘懊恼赌气地说着。

  “没有人哭了还会好看的。”

  “哪有!人家女明星都哭得好美,哪像我……”她一进厕所,就从镜中看见自已的惨况,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但一想到这张哭丑的脸被罗智钧看到了,就无法自拔的放声尖叫,然后关在厕所里,死不出来面对。

  “人家是女明星啊,哭得好看又楚楚动人是她的工作,所以她们赚的钱才会这么多,哭得好看有多难,我相信你此刻一定能感同身受。”罗智钧一嘴白牙正亮晶晶的显露在外。

  “闭嘴!”李芊莘虽然没有听见罗智钧的笑声,但能听见他话语中的揶揄。罗智钧哈哈大笑。

  在保险业中,抢客户是大忌,尤其是同一间办公室内的同事。

  但周玉嫱非常有把握李芊莘一定不会和她翻脸,毕竟这种事在私底下其实非常频繁和平凡,尤其若刚好都是认识的人,很难不形成抢局。

  也因此,就算是大忌,这样的事却屡见不鲜,只是大家不会当众说出来,因为有时候会牵涉到当事人彼此之间的利益或利害关系,所以顶多就是私下抱怨。

  在保险业十多年的李芊莘,一定也很明白这条潜规则。

  李芊莘当然明白,所以此刻,她和周玉嫱正坐在咖啡馆中对质。

  “明知道会穿帮,为什么要做?”李芊莘直接挑明了问。

  她昨晚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有勇气踏出厕所了,但随即而来的不是罗智钧的嘲笑,而是审问,问她为什么没有跟他说一声,也没有跟王董事长说一声,就派她的下属过去签约。

  她一头雾水,等罗智钧说了下午的事,才晓得名片到底为什么会不见。

  “当然是为了钱。”周玉嫱也非常直接,态度更是理直气壮。

  李芊萃瞧她这副态度,不悦蹙眉。

  周玉嫱深吸了口气,刻意满不在乎的说:“我不会道歉,在这个行业里本来就是先签先赢,佣金拿到手才是真实的,其他都是不切实际的。”

  “对你来说,什么是不切实际的?”这女人当了小偷,居然还这么大言不惭?!第一次处理这种事的李芊莘算是长了见识了。

  “我们对客户的关爱与悉心呵护、同事之间的友情、上司对下属的关心与激励、公司对员工的期望,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假的,而且假得令我感到恶心,唯有每个月的钱入枨才是真实的。”

  “既然你对这个行业的评价这么糟糕,为什么还要继续做?”

  “当然是为了钱啊。”周玉嫱鄙夷地瞪着她,一脸是笨蛋才问这种傻问题的表情。

  李芊莘点头。“我也是为了钱,才进这个行业。”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