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桐伊 > 债主的私房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晚上八点多,罗智钧一打开门就发现家里的灯是亮的,他十分欣喜能看见李芊莘坐在沙发上。

  “工作狂小姐,晚上没有约客户喝茶吗?”罗智钧脚步轻快地靠近她,暂时忘了下午的不悦。

  “中午接到我妈打来的电话,中午之后的行程我全都取消了。”李芊莘看着罗智钧,脸上有着尴尬与为难。

  事实上,她下午五点多就回到这里了,一直想着要如何跟罗智钧开口……真的要跟他开口吗?还是不要跟他提,她再去拜托坤哥帮忙?但如果坤哥知道了,月姊也一定会知道,月姊知道了,罗智钧也理所当然会知道,而且月姊一定会开始数落家人多年来的不是给罗智钧听,虽然是事实,可她不希望他听见这些。

  虽然她相信罗智钧心里应该早就对她家人的印象不好,可是过去的事她真的不想罗智钧知道太多,毕竟是自己的亲人,若被心爱的男人更厌恶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啊。

  “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罗智钧坐在他身边,轻轻抱住她的肩膀,让她明白,她不再是一个人了,他会跟她一起面对的。

  他想起下午的事,不过看到李芊莘为难犹豫的脸色,他暂时不去提,也不问她为什么迟迟不回他电话。

  “我大哥的女朋友怀孕了,可我甚至不知道我大哥何时交了一个女朋友。”李芊莘还是决定请求罗智钧的帮忙。

  只因为,她越来越了解他。

  这件事如果不跟他商量就去找坤哥和月姊帮忙,这个爱记仇的男人一定会永远刻在心版上,而且时不时就会提起,抱怨她不信任他。

  “所以呢?连拿小孩这点小钱都要跟你讨?”罗智钧坏心眼的说着。

  “不好笑,很缺德。”李芊莘嘟着嘴,哀怨地瞪着他。

  “好吧,我道歉。”罗智钧承认自己嘴巴缺德,但两人都心知肚明,他如此狠心的烂人,只是不喜欢李承龙,单纯嘴贱罢了。

  “要结婚吗?”

  “嗯。”李竿宰无奈点头。

  “这样很好,表示你大哥还有救啊,愿意负责任,你要知道,结婚对一个男人来说,是非常难下决定的事,比从五楼跳下去还要犹豫不决。”

  “哪个女人逼你结婚,让你这样感同身受?”李芊莘听他这么一捣蛋,心情逐渐放轻松了,她故意歪头问着。

  “没有女人逼我,记得吗?我总是被狠甩的那一个。”罗智钧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我身边的男人都是这样说的,不过,当他们决定要结婚之后,一个比一个开心,还成天想着要如何给他们的女人一个难忘的惊喜,不过这种喜悦只维持到求婚那一天,之后就只剰下无尽的懊悔与生不如死的后半生。”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李芊莘笑开了,还娇嗔的打了他胸膛一下。“你那些朋友教坏你了,结婚哪有这么可怕。”

  “是吗?”罗智钧贼笑着。“那么,为了印证他们有没有夸大其辞,我们结婚吧,看看是否真的如他们所说的,只剰下无尽的懊悔跟生不如死的悲惨日子。”

  “没诚意。”李芊莘认真地瞪了他一眼,以示抗议。

  罗智钧闻言,夸张的摇晃着头,还一边啧啧出声。“看来我真的是错看你了,我以为你不是庸俗的女人耶,不会像那些装模作样的女人一样,一心只渴望一个华丽无实的求婚戏码。”

  “我不需要那种求婚。”李芊莘摇头,随后脸上带着羞怯的笑容说着。“我只想要真心诚意的那一刻。”

  “我刚刚不够真心诚意吗?”罗智钧一听,马上就将李芊莘的话原封不动的刻在心版上,但嘴齿依然不正经。

  “零分。”李芊莘遗憾摇头。

  “好吧。”罗智钧耸耸肩。“那我们就继续谈你家的事,这一次他们出了什么难题给你?不,应该说,这一次他们开口跟你要多少?”

  李芊莘叹了口气。“一百万。”

  “很一般啊,现在办一场婚礼没有八十、一百万的话确实难办,物价飙涨,金价贵得惊人,饭店的桌钱也涨很凶。”

  “这单纯是聘金而已,暂时没有婚礼,我爸妈希望他们先登记结婚,等小孩满月时再一起补请。”

  “哇,你大哥睡了一个镶金的女人,聘金一百万,女方还真敢开口。”

  李芊莘没有回嘴,只有白眼伺候。

  罗智钧裂嘴露出白牙,不怕死的继续说:“不过你爸妈也不是省油的灯嘛,对方狮子大开口,你们就回敬一个寒酸的登记结婚,我想女方的父母应该也不是多尽责的人,一般听到男方没有给女儿一个盛大的婚礼都会翻脸,但看起来,一百万的聘金比风光嫁女儿的价值还大。”

  “我也是这么想。”李芊莘虽然常常讶异罗智钧的心思细腻,但此刻她真的非常感激他这一点,让她可以将全部的压力都倾吐出来,而他不但可以全盘接受,更能理解她的想法。

  面对难以启齿的困难,不需要向人——解释自己内心的想法与痛苦,是多么轻松的一件事啊。

  “亲爱的,你愿意让我帮助你吗?”罗智钧直接说了。

  他相信这个走投无路的小女人一定不知道该如何跟他开口,甚至脑海中已经演过不少小剧场了,所以当他一进门时,才会看见她为难的表情。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