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桐伊 > 债主的私房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好吧。”李芊莘点头表示理解,收敛眼中的笑意,双手叉腰,清清喉咙。

  “我即刻命令你,马上换掉这张令我不爽的床,从今以后,新的床只有我能睡,休想别的女人爬上这张床,听懂了吗?”

  “Yes Madam!”罗智钧满意的笑了。“那你什么时候要搬过来?”

  “我干么搬过来?”李芊莘疑惑的瞪着也,但随即想到刚刚自己说的那番话,一阵红霞爬上脸颊。“那是你逼我说的耶!”

  “你既然答应要睡我买的新床,又不准其他女人上我的床,你就要说到做到。”他露出计谋得逞的奸笑。

  “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

  “那直接当我老婆好了,我一点也不介意。”罗智钧逮到机会,嘻皮笑脸的建议着。

  “我还没享受到当公主的权力,就要直接当黄脸婆吗?我才不要!”李芊莘瞪大眼,不满地叫道。

  “那……”罗智钧马上冲下床,单脚跪在她面前。

  “亲爱的工作狂小姐,你愿意当我一阵子的公主吗?”

  李芊莘对他突然其来的举动感到惊吓与喜悦,但一听到语病,她克制自己的喜悦,挑眉不满地问着。“一阵子是什么意思?”

  “你说过不要直接当黄脸婆啊,那我就大发慈悲,赏你一阵子的公主做做嗅!”罗智钧故意的上下扭动眉毛,试图挑衅。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李芊莘听了好气又好笑,用力槌打着他的肩膀。“我才不要当一阵子的公主,我要当一辈子的公主!”

  罗智钧一听,狂喜起身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我怎么可能舍得你当黄脸婆呢?我的工作狂小姐……”

  但是,这甜言蜜语一出,罗智钧突然意识到自己给了怎么样的承诺,心情一下从喜悦变成哀怨,他终于知道脑海中为何会充满那令他不舒服的画面了。

  都是他这张嘴的错啊!忙碌了一个星期后,李芊莘终于正式搬进罗智钧的家。

  罗智钓帮忙提着一袋杂物,心不甘情不愿地与李芊莘并肩走着。

  “我不退租让你这么不开心吗?”李芊莘用取笑的眼神斜睨着他。

  “你以后都不会住在这里了,为什么不退租?”罗智钧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你是不是想要背着我在这个小套房里乱来,和小王幽会?”

  “你把身分证给我看一下。”李芊莘上了车,一边把提袋放在后座,一边说。“干么?查验我已婚或未婚吗?”罗智钧上了车,也一样先把提袋放进后座,然后一边拿出身分证,一边笑道。

  “不是。”李芊莘看着身分证,并且大声念出罗智钧的出生年月日。

  “要查验你今年几岁,既然已经是个熟男了,就别这么幼稚行不行啊?”

  “我哪有幼稚!”罗智钧抗议着。“小套房你不退租,就要继续缴房租,不是很浪费吗?而且为什么你的东西不全搬进我家?还留几件衣服、杂物在那边干么?我们才热恋,你就想着为以后吵架或分手铺后路啊?”

  李芊莘无法反驳,因为他说的确实都是她心里所想的,也是她坚持不退租的原因。

  她已经不是小女生了,可以为爱情付出一切,即便遍体鳞伤也不在乎……不,她是可以不在乎,因为她此刻的心全是属于他的。

  可是她不能不在乎罗智钧的感受。无论她如何隐瞒,她相信总有一天,家人会知道他的存在,他开始面临她家人的骚扰,最后会像过去那两个前男友一样,受不了他们而离开。

  而且还有一件事令她始终担忧着,看起来他对她是非常认真的,可是他有能力付出真心吗?被过去的伤害所綑绑的他做得到吗?会不会她无论如何努力,想要打开他的心房,治癒他的伤痛,最后都徒劳无功,发现其实她也只是过去那些女人的其中之一。

  不退租,确实是给自己一条后路,他说的一点也没错,所以她无法反驳。

  “……你不想说的话就别说,因为我相信你心里那一大堆话,说出来只会气死我而已。”

  罗智钧见她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他就算不是她肚子的蛔虫,但是以他对她的了解,也知道这个女人确确实实就是在为自己铺后路!原因不外乎就是他们将来可能、也许会分手,另一个原因就是她的家人。

  “我郑重的告诉你,这话我只说一次,以后不会再说了,所以你最好听清楚,把我的话刻在心上。”罗智钧认真又严肃地瞪着她。

  李芊莘因为他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而睁大眼,从原本的耍赖到现在的严肃,她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我很清楚我对你的感觉,你跟过去那些女人都不一样,不然我们早就上床了,但我只要看着你,无论是跟你斗嘴,还是看你笑、看你嘟嘴,我都很开心、很满足,你是唯——个不需要用身体就能满足我的女人。”

  李芊莘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如此缠绵甜蜜的话,令她的心感到轻飘飘的。

  “至于你的家人,老实说,我真的讨厌他们,因为他们只想着如何压榨你,只想着如何依赖你,这让我非常不齿!”

  原本轻飘飘的李芊莘,一瞬间又因为他的话而摔落在地上,痛得她流露出受伤的眼神。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