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桐伊 > 债主的私房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看来今天晚上这场意料之外的久别重逢,让他身心都感到疲惫……”看着他熟睡的脸庞,李芊莘心疼地想着。

  她拉了一床棉被轻轻盖在他身上,罗智钧本能地抓起棉被,一侧身脚就跨上去,像个孩子一样抱着棉被安心的睡了。

  而李芊莘却是全无睡意,开始像探险般到处参观。

  这房子大约有四十多坪吧,一个半开放式的白色厨房,冰箱里除了啤酒什么也没有,她能够理解为什么厨房如此干净了,因为根本没什么用到。

  所以,他过去的女人们都不爱下厨喽?一想到这里,竟让李芊莘莫名开心,因为她也是个不会做菜的女人,嘿嘿。

  从厨房出来到客厅中间有一个放餐桌的位置,却没有摆放餐桌椅。不过这让客厅的空间宽敞了起来,这里完全没有单身男子的粗犷气息,反而多了一丝居家放松的舒适感。接着她参观了三个房间,一个是他的书房,一开门就能看见顶到天花板的一整面书柜,房间正中央摆放着一张专业的大型工作桌,和一张舒适的躺椅,另一个房间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晃回他的卧室,发现一样没有单身男子的感觉,反而让人有一种这个房间其实是有女主人的错觉,虽然构不上温馨,却很有家的味道,不像是一个单身男人会布置的样子。

  李芊莘不禁想着,在他的潜意识中,是否很渴望一个完整的家、拥有一个可人又贤慧的妻子和几个无法无天的小屁孩呢?突然,一个哈欠袭来,她疑惑的看着手表,发现居然已经十二点了,难怪她也觉得累了,赶忙抓起包包里的睡衣和保养品,进了浴室快速冲了个澡刷好牙。打理完自己后,她躺在又大又舒适的床上,抓起被子,突然感到奇怪。

  “这男人,为什么一张床上要放两床被子啊?”她无法理解,但睡意袭上,只能带着疑惑渐渐进入梦乡。

  一夜好眠,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穿透,温柔地唤醒在床上沉睡的男人。充饱电力的罗智钧一睁开眼睛,就满足地看着睡在身边的女人,细细欣赏她纤长浓密的睫毛、修剪整洁的眉毛、樱桃般红润的嘴唇、洁白的肌肤好想摸摸看啊。

  让他感到不可置信的是,光是如此看着她,就让他觉得无比的满足,不再像过去那样,一定要拥抱女人赤裸的肌肤,倾听女人的娇喘声才满足。

  光是看着她,就令他开心。

  这并不是说他对李芊莘没有原始的男性慾望,当然有,只是比起性慾,他更喜欢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享受她真实的存在。

  有了学长的提醒,罗雾非灵真的面对这件事,也同云现她对他的一,真的跟其他女人不一样。

  他喜欢她,渴望守护她,也想占有她的身心灵、她的一切,包含为她共同分担她家人无止尽的需索。

  只是,她愿意吗?以他对她的理解,她肯定百分之百不愿意,因为她会感到歉疚与羞愧。

  可是他不要她这样想,他愿意,而且一点也不会对为她分担这件事而感到厌恶,虽然他真的厌恶她的家人,但是减轻她的重担这件事,他一点也不厌恶。

  她无法离弃她的家人,这一点虽然无奈,却也叫他欣赏她的孝顺,那他就跟她一起面对、一起承担。

  倏然,他脑海中又浮出那令他不舒服的画面一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奶瓶,目送在假日依然准备拜访客户的工作狂人李芊莘虽然这仍旧令他打冷颤,但他相信这一定可以克服的。

  “没想到你居然比我先醒来……”李芊莘眼皮颤动着,没几秒,眼睛缓缓睁开了,一眼就看见罗智钓温柔的笑脸,她竟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或害羞,只是满足的笑了笑。

  “你的床真的好舒服喔,我第一次有充饱了电力的感觉。”

  “那当然,这床价值不菲,是我精挑细选来的。”罗智钧骄傲的挑挑眉。

  其实,他原本以为挑一张好床,他就可以不用人陪睡,但多年过去,这张床上也流连了无数女人。

  一想到这里,他蹙眉看着李芊莘。

  “怎么了?”李芊萃伸了伸懒腰,看见他原本的笑脸变严肃了。

  “我要换一张新的床。”这张床太邪恶了,躺过无数女人,感觉她会被这张床玷污,他陡地兴起换床的念头。

  “为什么?很舒适啊,这张床很贵吧,没有坏干么换呢?”

  “这张床躺过太多女人了,我不喜欢你躺在这张床上,非常不喜欢。”

  “啊?”李芊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实在不懂这家伙脑子里都装了什么。“就这样?为了这无聊的理由换一张名贵的床?你钱这么多,干脆拿给我花好了,这床根本不需要换呀,又没怎样。”

  “你一点也不在意?”罗智钧疑惑的看着她。

  “你不会吃醋吗?”

  “不在意啊。”李芊莘真的不是很在乎这种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没有过去啊,而且她相信清洁公司一定清理得很好、很干净,所以一点也不觉得恶心。

  倒是他问她不吃醋吗?她微红着脸,在内心小声说着:当然会呀,但这是心里的感觉,跟这张无辜的床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应该要吃醋才对。”罗智钧非常不满意李芊莘的不以为意,这让他感觉自己不受重视,像个孩子耍起脾气来。“我不管,我要换!”

  “好吧,那你就换吧。”李芊莘实在不懂,他在“张”什么?“我很不喜欢你这种态度!”

  “我什么态度?”李芊莘看着眼前这个幼稚鬼,实在觉得好气又好笑。

  “你应该要吃醋,要撒娇般的用女王的语气,命令我换掉这张床,你应该要这样才对。”罗智钧指控着。

  李芊莘愣了三秒钟,然后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我很认真耶。”罗智钧哀怨地看着这没良心的女人,觉得心好酸喔!“你喜欢我吃醋吗?”李芊莘止住笑声,但眼中依然带着浓浓的笑意,俏皮的歪着头。

  “这表示你很重视我。”罗智钧猛点头。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