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桐伊 > 债主的私房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私奔后的生活自然非常辛苦,罗父的懒惰与挑剔使得他一年换二十四个老板,罗母当时已经生了姊姊,肚子里正怀着他,根本无法工作维持家计。

  最后,罗母在丈夫的威胁与诱导之下,向娘家请求协助,那时罗智钧刚出生十天,心软的外婆当然接济了,但这样一来,罗父的懒病就更猖狂,几乎工作一天就自己放假三天,逼得老板直接开除,而罗父乐得轻松悠闲,白天几乎都不在家。

  忙着带孩子操持家务的罗母,一开始不知道丈夫天天都上哪里闲晃,直到一天晚上,四个可怕的男人押着狼狈的丈夫回家,才知道他赌博去了,而且还欠了赌债。

  这笔赌债吓坏了罗母,只好向娘家求救,但也许是债务消失得太过容易,罗父的赌性也被越养越大,赌债一次又一次的欠,外婆一次又一次的替他还,最后被外公发现了,阻止了盲目的外婆继续还他的赌债。

  还不出赌债,随之而来的就是毒打与恐吓,罗父不断哀求妻子向娘家求救,可是碍于外公的怒火,外婆不敢帮助,罗父身上的伤痕一天天的增加,而这些伤痕也同样出现在罗母和年幼的两姊弟身上……

  但这不是被讨债的人打的,而是被满腔怒气无处宣泄的罗父打的,因为他还不出赌债被赌场拒绝,没有钱赌博的无奈与被赌场拒于门外的羞愤,使得他下手一次比一次还重。

  罗智钧第一次被父亲拿水管鞭打时,只有三岁,这样彷佛地狱般的生活一直到了他国小三年级才宣告结束,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瓦斯气爆,带走了他的父母。

  顿失父母的两姊弟,被心软又自责的外婆接回家里住,但他们始终得不到外公的疼爱,尤其是酷似父亲的罗智钧更让外公嫌恶,唯有两姊弟功课好,总是拿前三名这件事能让外公露出满意的微笑。

  在罗智钧国中三年级的时候,外公与外婆相继去世,照顾两姊弟的责任落到了大舅舅身上。

  两姊弟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乖宝宝,所以大舅舅并不觉得帮已逝的小妹照顾可怜的两个孩子是件苦差事。

  但大舅妈因为自私的心态,在生活用度上面总是不停的计较与摆脸色,而大舅舅虽然有发现,但并不觉得自己老婆这样的想法有何不妥,因为多了两张嘴,确实让家里的经济困难不少,他认为老婆的严厉管教并没有错,也同时能让自己的三个孩子学习节俭与知足。

  但大舅舅根本不清楚,这样的严厉管教只用在罗家两姊弟身上,一丁点也没有用在自己的三个宝贝儿女身上,这样可笑的误会与鼓励,让罗智钧与姊姊在大舅舅家里时,常常感到被孤立的痛苦。

  罗智钧高中毕业那一年,他的姊姊为了闪避疏于大人看顾而跑到马路上的孩子,骑着机车的她紧急煞车,重心不稳摔倒滑进快车道,被后面的公车撞上,当场死亡。

  在办完丧事之后,罗智钧消失了,亲戚们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事实上却是大舅妈认为没有必要寻找。

  大舅妈认为罗智钧已经十八岁了,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更可以养活自己了。

  而月姊的爸爸,也就是罗智翁的姨丈,竟然也附议大舅妈的话。

  在另一半不断的劝说下,大舅舅和阿姨也开始认为他们说的不无道理,而且心底也在暗暗担心,罗智钧遭逢这样悲惨的家庭巨变,会不会灰心丧志,真的成为家族的头痛人物,毕竟他有着来自父亲的不好基因,难保不会变成坏孩子,因为这些可笑的顾虑,他们就无心寻找他了。

  “我刚开始不知道我爸妈还有大舅舅、大舅妈这么可恶,竟然根本没有想要去找你!我一直以为他们都在努力找寻你的下落,也老是问我妈,到底找到你了没有?每一次,我妈都说找人哪有这么简单,要花很多钱更要花时间,如果你刻意躲我们,怎么样也找不到。

  “后来,我妈大概是被我问到烦了,冲口说出长辈们根本不想把你找回来,省得将来因为你惹出一堆麻烦事而烦心,我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就没有人找过你!当时我真的好生气也好难过,长辈们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又无情?智钧,我不敢奢妄求你会愿意原谅长辈们,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丢脸又气愤,只因为我的父母也在其中,一样自私又可恶……”月姊说着说着,大滴大滴的眼泪不停流下。

  “这么多年,我早就不在乎了,更何况,大舅舅当年收留我和我姊,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我怎么可能再记恨他们。”罗智钧一副宽怀大度的姿态。

  但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苦楚与伤痕,这些伤口也许会随着时间被冲淡,但结痂的伤疤永远都在那里,根本不会消失。

  只是,他一点也不想将这样难以抹灭的伤痕,加诸在充满热情与爱心的表姊身上,他当然愿意相信她的担心,也相信她渴望找到他的心情,因为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如此充满爱心的可爱女人。

  一旁的李芊莘却有一种了然与深切,定定地看着他,她一点都不认为罗智钧真的已经不在乎,也不再记恨。

  只是面对热情又真切的表姊,罗智钧想让她放下心中的牵挂,也不愿意她因为他无法抹灭的伤痛而责备长辈们和她自己。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其实也算是个体贴又心地柔软的男人。

  李芊莘对自己意外发现到他真实的另一面,感到惊讶与欣慰。

  也许是下午的一场大雨洗去尘埃,今晚的天气怡人清新,浩瀚的天空只见零星几朵云,今晚的月亮又清晰又明亮。

  罗智钧和李芊莘离开了月姊家,两人缓缓走近路边的停车格,这一小段路,两人都没有开口,彷佛都在等待对方打破沉默。

  一上了车,系好安全带,虽然引擎发动了,但罗智钧一点也没有想开车的慾望,因为他决定先打破沉默。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