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凡芯 > 小尾巴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抬起头,望着陈怡安离去的背影,胸口莫名浮起愧疚。

  压下不舒服的感觉,她转头面对陈正妮,笑问,“要不要吃冰淇淋。”

  “好。”陈芷妮乖巧回答。

  刘嘉欣望着露出微笑的小脸蛋,觉得心疼不舍。她能够体会那种面对关心她的人,抑制心中想法,展露微笑的无奈。

  这么小就必须做出违背自个儿心意的事,难为了芷妮。

  或许,该是她好好思考的时候。

  赵凯文觉得这几天刘嘉欣有些不对劲,闷闷不乐,整个人显得心事重重。

  于是趁着今日没有加班,决定跟她好好聊一下。

  他思索了几日,也觉得他们之间的约会,不该带着陈芷妮,虽然他无意,但给外人的感觉,她的确就像是免费的保母。

  再者,他们交往后,他才发现有芷妮这个女儿,要她跟芷妮培养感情,对她不公平,也难怪她的家人会担心,他会不会因为芷妮跟前女友再续前缘。

  是他自己处理得不好,也难怪她家人不放心。

  牵着她的手,他们像散步般的回到她的住处,赵凯文见她不似往日叽叽喳喳的,更觉得她有心事。

  “我想跟你聊一聊。”仔细想想,他们近来的话题,都是如何和芷妮培养感情。

  “我刚好也有事想跟你说。”说话同时,她挣脱出他的手。

  当她的手抽离那一瞬间,一股不祥的预感倏地涌上心头,他关心问,“怎么了?”

  刘嘉欣深深地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开口,“我们分手吧。”

  赵凯文脸色一变,“为什么?”

  “我很努力的想要接受你的过去,但我发现根本就做不到,我不想再勉强我自己。”她明明不是第三者,可每看一次他们一家三口互动的画面,她就有一种她是刽子手,拆散别人家庭的感觉。

  “我并没有要你接受。”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为难了她。

  “我知道。”一开始他就说过了,还阻止过她参与。

  “你可以不用勉强自己。”顿了顿,“还是你希望我彻底跟她们斩断关系?”刘嘉欣在心中苦笑,父女亲情,斩断得了吗?

  “如果我说的确如此呢?”见他一脸愕然,她笑了,“你吃定我喜欢你,不会开口跟你要求,不是吗?”

  “没想到我在你心中这么卑劣?”语气不快。

  不是的,但现在她只想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你谁都不想伤害,但其实你是变相的在逼我们其中一方,委屈自己。”握紧双拳,她嘴里说着伤人的话。

  她的话像是一记闷雷打中了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着他无法置信的表情,她的心好痛,她不想这么伤害他,但唯有如此,他才能真正找到幸福。

  “凯文,我累了,跟你在一起好累。”

  赵凯文无法反应,看着她转身,消失眼中。

  ***

  我累了,跟你在一起好累。

  这句话一直出现在他的脑海。

  为什么跟他在一起的女人都这么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几天他曾试着找她问清楚,可她躲他躲得跟什么似的,电话不接,连家也不回,甚至跑回刘家大宅。

  他几乎快想破头,还是想不出自己到底做错什么?

  “凯文。”

  赵凯文回过神来,“芷妮睡了?”

  陈怡安点头,“你一整晚都心不在焉的,发生什么事?”她猜测应该是跟刘嘉欣有关。

  赵凯文沉默了会儿,缓缓道:“嘉欣提出分手。”

  陈怡安心喜,她以为还要久一点,没想到这么快。

  她故作不解,“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的关系吗?”

  赵凯文没有否认,“你们只是导火线,我跟她之间有问题。”至于是什么问题,他还在找寻。

  她一脸抱歉地看着他,“我就知道会这样,虽然一直在避免,还是让嘉欣误会了。”

  看她愧疚自责的样子,赵凯文于心不忍,“我想我们当时都被爱情冲昏了头。”

  “需要我去跟嘉欣解释吗?”只要他愿意,她会让解释越描越黑。

  “不用了,这是我跟她的问题。”他婉拒,不想牵扯其他人进来。

  “我知道这么说,会伤害到你,但是,现在我必须要说,虽然你现在事业有成,可你跟嘉欣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陈怡安的话像是一盆冷水,自他头顶浇下,虽冷,却让他整个人思绪明朗。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委屈她,她为了他一直在退让,勉强自己,压抑自己,最后如同她所言,她累了。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