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凡芯 > 小尾巴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她没有骗他,真的就只有几处擦伤而已,可是他却觉得刺眼,雪白肌肤上不该有任何症痕。

  他心疼地叹了口气,“会痛吗?”

  “一点点。”她本想跟他说不会,但他心疼和愧疚的目光,让她无法对他说谎,因为她知道,如果这么说的话,只会加重他心中的愧疚。

  “对不起。”这些伤口不该出现在她手臂上。

  “拜托,不要把我当成易碎的娃娃,我不相信你以前上体育课的时候,没有跌倒过。”她试图以轻快的语气让他的心情不要这么沉重。

  赵凯文瞪着她,“如果芷妮没说,你是不是不打算让我知道?”他气的就是这点。

  “就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声量在他的瞪视下越来越小,她最后只能藉由吃卤味,躲避他生气的目光。

  但直到她吃完,他收拾完后,却还坐在沙发上不动,不免觉得奇怪,“你不回去?”

  “我要在这里照顾你。”语气理所当然。

  要不是他的脸色太过严肃,她差点笑出来,“没那么严重好嘛!”他之前还常说堂哥他们太宝贝她,像是把她当作未长大的孩子,那他现在这种小题大作的行为,跟堂哥他们又有啥两样。

  赵凯文不理会她,扭头继续看电视。

  “你待到明天早上才离开,要是让我伯父伯母知道,我们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为了这种小伤口待在这里,坦白说,她觉得有点丢脸。

  “上一次你把钥匙给我,怎么就没想到。”拿长辈当藉口,未免也太老套了。

  刘嘉欣突然有种拿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可是……”

  “快去睡觉。”打断她的话。

  她哭笑不得,“那你要睡哪里?”

  他指了指沙发,“你不用管我,我会照着你之前说的,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刘嘉欣哑口无言,没想到他也会耍无耻。

  见他甩也不甩她,也只能随他了。

  赵凯文并没有骗她,陈怡安的确是气消了后,还让他跟芷妮继续见面。只是不知道是她多心,还是事实就是如此,她总觉得被排挤了。

  自芷妮差点被机车撞事件后,除非他在,否则她不会跟陈芷妮单独在一起,她可以理解他不想让她承受陈怡安的怒气。可是陈怡安……不再像之前那样,将芷妮交给他们后就走人,一定会过十分钟或十五分钟才离开。

  她可以理解陈怡安害怕的情绪,也可以当作陈怡安是在观察他们跟芷妮相处的状况,可是,偶而几次,他们约在速食店,或者是亲子餐厅,如果她晚一点到,就会看到眼前这一幕——陈正妮喂赵凯文,喂完以后,又喂陈怡安。虽然左一句叔叔,右一句妈妈,但画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三口,和谐温馨。

  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该不该上前?他们的互动是这么的自然,让人不忍心去破坏,而唯一能够破坏他们温馨的氛围,似乎只有她了。

  如果没有她,他们应该会复合吧。

  她很高兴赵凯文选择了她,但此刻她已经不知道,真的可以看着他们一家人的相处,一点点芥蒂也没有吗?当初她信誓旦旦说可以接受,是否太高估了自己?

  孩子是无辜的,她知道,她也没有权利阻止他们父女亲情,但是,一次又一次看他们彼此距离越来越紧密,让她有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

  “嘉欣。”

  一句熟悉的呼唤,拉回刘嘉欣的心神,她扬起微笑,望向一脸微笑的俊容。

  赵凯文起身,来到她面前,笑问:“怎么呆呆的站着不过来。”

  刘嘉欣故作无奈,“出门前被堂哥骂了一顿,说我企划案再写不好,要我有心理准备,扣我薪水。”

  其实堂哥原本是要找她吃饭的,一听到她的约会中带着陈芷妮,恶狠狠的把她骂一顿,说她傻了,没事学人家当什么后母。她坚持要赴约,他便撂下狠话,最后就由沈若瑜负责堂哥的怒气。

  她能够理解堂哥生气的原因,除了心疼她以外,不外乎就是担心赵凯文会想跟前女友再续前缘,担心她会受到伤害。

  虽然她频频跟堂哥挂保证,说赵凯文绝不会跟陈怡安再续前缘,但是原本的肯定,到了现在,开始动摇起来。

  她好像第三者……虽然明明不是,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赵凯文眸中闪过一抹心疼,知道她并没有说实话。他听行销部的同事说,她的企划案越写越好,有几个爱闹的同事还揶揄他,说她谈了恋爱以后,思维都不一样了,还问他是怎么指导她的。

  至于刘伟豪,则从来没给他好脸色看,若瑜暗示他,说刘伟豪非常不爽他突然冒出个女儿,还让刘嘉欣当免费的保母,虽然他无意,但在外人眼中的确如此。

  “点餐吧。”

  刘嘉欣微笑点头,随意点了份餐点。

  陈怡安看着刘嘉欣一会儿,才道:“芷妮就麻烦你照顾了。”

  陈芷妮想开口,最后还是没说话。

  刘嘉欣看在眼底,陈芷妮应该很希望陈怡安留下。也是,陈怡安才是她的母亲,而自己只是一个外来者。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