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凡芯 > 小尾巴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单亲,这个身分,让他想起苦命的母亲。

  郁卒的心情直到了中午,一张甜美的笑颜出现眼前,才稍稍抒解。

  “该吃饭了。”刘嘉欣笑道。

  “不去餐厅吃?”他意外。

  “我刚有传LINE给你,你没回应,所以我猜你现在应该还在忙,就带午餐来给你。”抽开他手上的笔,“要吃饱才有力气做事,再说堂哥又没有催你赶快做完。”

  “混太明显会有人说话的。”再怎么样他也是领人家薪水。

  “谁敢说话?午餐时间本来就应该休息,公司都跟着劳基法走的。”没道理大家都在休息,他还在卖命。

  “那么应该说,我不想让人认为我靠裙带关系。”就算不是事实,但毕竟他正和小公主交往,难免会有些闲言闲语。

  “你后悔了?”她有些紧张。

  赵凯文握住她的手,“你干么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见她不说话,又道,“该担心的人是我吧,我是一个穷小子,小公主要是吃不了苦,跑掉的话,那时候我就真的只能滚回伦敦了。”

  刘嘉欣横了他一眼,“范磊又乱教你什么话。”

  赵凯文微笑,在她唇上偷了一个吻,“他乱教的东西可多着。”

  她瞪大眼,“范幕真的从来没交过女朋友?”花招还真多。

  他拉着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餐盒,两人东扯西聊。

  刘嘉欣像是想到什么,问道:“没跟大哥吵架吧?”

  吃饭的动作顿了下,他淡淡回应,“没有。”

  “我去育爱这么多次,从来没有见过她,一个女人带孩子一定很辛苦。”

  “嗯。”他低头吃饭,只是吃进嘴里的饭菜一点味道也没有。

  当年母亲为了把他扶养长大,兼了好几份工作,那种辛苦他看在眼里。所以那时候他告诉自己,不会让爱的女人受到一丁点的辛苦,才会一直努力的想往上爬,结果最后他失去了怡安。

  刘嘉欣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我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只是刚好想起我母亲而已。”他没有骗她。

  “不好意思。”她无意让他想起难过的事。

  “没事的,快吃吧。”他扯开笑容。

  见她微笑点头,赵凯文脑海倏地浮起一股不该有的想法,该打电话给陈怡安吗?

  陈怡安盯着相片中相拥的男女,想起了以往的回忆。

  赵凯文曾经是她的初恋,但最后她背叛了他,怪她用情不专吗?或许是,但身为一个男友,每天除了功课跟工作,拨不出任何时间给她这个女朋友,长久下来要她怎能不怨慰?她也需要人疼、需要人宠、需要人关心,而不是像一件摆设,需要了才会被人家想起。

  他说,他是为了他们的未来在打拚。

  大哥说,他是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才会这么的努力。

  这些她都知道,但是她真的不想过着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永远都被排在后面的日子,所以当柯志中出现,对她猛献殷勤,让她感受到像是被人捧在手心上疼爱时,她的心动摇了。

  他们交往的同时,她跟柯志中在一起,可笑的是,赵凯文一点也没有发现,正确来说,她的存在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她一个星期、半个月,甚至快一个月没出现在他眼前,他竟然可以一通电话也没有。

  所以当他忘记情人节,跑去兼差时,她和柯志中上床了……后来他说要去伦敦,她才会趁机提出分手。

  其实柯志中对她很好,但就是太懦弱,他的父母不赞同他们的婚事,以切断经济来源,逼他和她分手。

  一开始他还可以忍受,但毕竟是没吃过苦的男人,过不到一个月的缩衣节食,就举手投降。

  原本她还指望能靠着孩子进入柯家门,可惜生的是女孩,柯家只愿意给她一笔钱,或者孩子交给他们养,最后她选择收下那笔钱。

  曾经她很恨芷妮,为什么是女孩子,但这些年来,她反倒是很安慰,若没有正妮的陪伴,她一定活不下去。

  “妈妈。”

  合上相簿,陈怡安扬起微笑,转头看向女儿,“怎么不睡觉?”

  陈芷妮看了相簿一会儿,鼓起勇气问:“妈妈,星期日碰到的叔叔是爸爸吗?”

  陈怡安怔住,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会这么想?她并没有跟女儿提起她父亲的事,而她也从来不问。

  “芷妮很有联想力。”她苦笑。

  “如果不是爸爸,妈妈怎么会跟他抱在一块?”这是家中唯一有出现男性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他们唯一的合照,她把它放在纸盒里,要不是那天大扫除,芷妮看到这张照片,她几乎快要忘记赵凯文的脸。

  她知道大哥还有跟赵凯文联络,也知道他完成了学业,更知道他没有打算要回来台湾,所以那一天遇见他时,她才会那么惊讶。

  “他不是你爸爸。”现在回想起来,赵凯文虽然没有时间陪她,但在物质上都会尽量的满足她。鱼和熊掌果然不可兼得。

  “那妈妈为什么要哭呢?”陈芷妮不明白地问。

  陈怡安抹去脸上的泪水,“因为房间里有灰尘。”

  陈芷妮没再说话,抽起面纸,为母亲拭去脸上的泪水。

  陈怡安心头一暖,张嘴要谢谢女儿,手机铃声响起。

  她看了萤幕上显示的陌生号码一会儿,接起电话,“喂。”

  “是我。”语气刻意平静,终究他还是忍不住打了这通电话。

  听到赵凯文的声音,陈怡安并不意外,“有事?”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