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凡芯 > 小尾巴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哪有。”她巴不得可以跟他天天在一起。

  “是吗?”故意拉长尾音。

  她点头,“只不过你突然这么照顾我,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他轻轻地抬起她还包着纱布的手,“这是因为我才烫伤的吧。”

  “不是,是不小心的。”不想让他有任何的愧疚感觉,虽然当时她的确是在想他。

  赵凯文轻叹口气,低头吻住她的唇。

  没料到他会有此举动,她瞪大眼睛。他的唇好软、好温暖,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怜惜、呵护。

  他放开她,嘴角勾起温柔的微笑。

  刘嘉欣一时间无法回神。

  “我不会说对不起的。”假装视而不见她愕然的表情,“你以后再这么不小心,我绝对不会再照顾你。”

  是错觉吗?为什么她觉得他的恐吓,一点威胁力也没有。

  她不自觉地脱口而出问:“真的不会?”

  见她一副懊恼怎么把心里话问出口的尴尬表情,他不禁笑了,吻住她的唇,算是回答。

  今天是拆纱布的日子,刘嘉欣却一点也快乐不起来,拆了以后,她和赵凯文见面的机会就会变少了。

  她总不能串通医生说她还没好,这种无耻的事,她做不出来,虽然心里想了好几百遍。

  赵凯文看出她闷闷不乐的原因,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这个迟钝的女人还不知道他的意思吗?

  “你的手可以使力吗?”出了诊疗室,他问。

  刘嘉欣握了握手指,“应该可以。”

  赵凯文看着她的手,“还有点僵硬。”淡淡评论。

  “应该很快就好了。”刚才医生说了,做几天复健就好了。

  赵凯文忍不住在心中叹气,球都做给她了,竟然还不会接!有没有这么迟钝。

  “看来你的手还没有完全复原,我再继续接你上下班吧。”这样够明显了吧。

  刘嘉欣愣了下,随即理解他话中的意思,扬起笑意,“那就麻烦你了。”

  赵凯文笑而不语,牵起她的手,走向停车场。

  刘嘉欣愣了一下,随即勾起唇瓣。最近这个举动,他做的很自然,可她却有些不能适应,总觉得是在作梦。

  两人上了车,赵凯文欲发动引擎之际,手机铃声响起,来电的是范磊。

  “凯文,你在哪里?”劈头就问。

  “当然是在台湾。”这不是在问废话吗?

  “我人在机场,若瑜的电话没人接。”范磊可怜兮兮地道。

  “你来台湾做什么?”还不死心?还想把他和若瑜拉回去开业?

  “你讲的是人话吗?我来台湾看你们,不行吗?”一个个有异性没人性,也不想想他在伦敦会有多无聊。

  赵凯文懒得理会他的抱怨,约好接机地点,挂上电话。

  “伦敦的朋友?”她好奇问。

  “没错,叫范磊。”顿了一下,“想认识他吗?”范磊来台湾一定是想看他和若瑜的对象,如果他没有达成目的,绝不会离开台湾,所以他们迟早会见面的。

  “想。”她很开心他愿意介绍他的朋友给她,让她进入他的社交圈。

  “你要有心理准备,虽然他是男人,但是很聒噪。”这下子耳根不能清静了。瞧他一脸无奈的样子,她好奇心顿起,“你们是好朋友?”

  “嗯,我和他还有若瑜是校园三剑客。”事实上三剑客封号,还是范磊自己说的。

  “你和若瑜都很容易把气氛弄僵,的确是需要一个热情的人来炒热气氛。”她笑道。

  “过多的热情叫作烦。”

  刘嘉欣压根就不相信他的话,他的语气虽然无奈,但他脸上却带着微笑,如果他真的讨厌范磊,就不会出现这种言不由衷的表情。

  他们来到机场约定地点,才接到人,她便见识到什么叫做讲话可以不吞口水的聒噪。

  范磊一见到赵凯文,就劈里啪啦地抱怨他让他等这么久,直到看见他身边的女人才闭嘴,这个五官细致,气质优雅的女人,就是让赵凯文动心,再度回到台湾的原因吗?

  顶着刘家小公主的头衔,刘嘉欣早就习惯别人注目的眼神,但范磊这种接近打量艺术品的审视目光,让她有些不自然起来。

  赵凯文察觉到她的不自在,出声解救,“你看够了没有?”

  好酸好呛的语气拉回范磊打量的目光,迎向一双充满不悦的眼眸,这是他头一回见到赵凯文因为女人而生气的表情。

  稀奇,好玩。

  他故意不甩赵凯文,转向刘嘉欣,笑嘻嘻地自我介绍,“我叫范磊,你可以叫我磊,请多多指教。”

  “刘嘉欣。”

  “你的名字好好听,我可以叫你嘉欣吗?”继续发散他男性的魅力。

  不知道是因为他灿烂的笑容,还是因为他是赵凯文的朋友,面对他稍嫌无礼的行为,她只觉得过分热情而已。

  “可以。”

  闻言,范磊嘴角笑痕更深,见赵凯文挡在面前,干脆挤了进去,“你是凯文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对了,你认识若瑜吗?”

  她正要开口,却见赵凯文拉起范磊的衣领,将他甩到一边去,不禁瞪大眼睛。范磊不怒反笑,还没见过赵凯文这么宝贝一个女人,连近距离说话都不行,就连若瑜也不曾有过此殊荣。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