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凡芯 > 小尾巴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刘嘉欣愣了一下,随即扬起微笑,“好。”

  离开了办公室,他们来到附近还未打烊的快炒店,点了两份炒饭,几样小菜。赵凯文吃了几口,突然问:“我很好奇,你到底在画什么?”

  “画你。”回答得理所当然。

  赵凯文差点噎着,抬头看着笑咪咪的娇容。

  刘嘉欣瞧他瞪大双眼的样子,觉得好笑,“骗你的,你别那么紧张,那种偶像剧的剧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直接把你照下来就好了。”再说,她并不擅长书一人像画。

  赵凯文看着她,思忖她话中的真假。

  “这种事没什么好骗的。”刘嘉欣见他不相信,从包包里拿出笔记本,递给他。

  他不客气地拿过笔记本,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吓了一跳,“你的室内设计构想不错。”

  “真的吗?”刘嘉欣有些不敢相信。

  “总监竟然没有发现到你的优点!”他有些意外。

  “我一直以为堂哥是开玩笑的,不过我也不想跟他学一样的,在他手底下工作,会死掉好多脑细胞。”刘伟豪在作品上的要求,用龟毛也不足以形容。

  “他只是追求完美。”不是他为刘伟豪说话,每个人对自己的作品,都有某种程度的要求,刘伟豪只是挑剔了一点,他尚可接受。

  刘嘉欣讶异地睁大眼睛,“没想到你会帮堂哥说话。”从严毅钧口中得知,沈若瑜是刘伟豪的初恋情人,堂哥有一阵子阴阳怪气的原因,就是因为沈若瑜,虽然严大哥没有讲得很清楚,但有提醒她别多事,要装作一切都不知道。

  “我只是就事论事。”他才不像他们堂兄妹俩公私不分,只会公器私用。

  “我就是欣赏你的明理。”她一脸崇拜。

  赵凯文有些无奈,这样也可以表示她的爱意,真服了她。

  见他不理会他,她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有些事情点到为止。

  她回到刚刚的话题,“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东西,完美是目标,进步是过程。”

  他不得不认同她的说法。

  “你还好,画不好顶多闷着头在一边,堂哥就不一样,他会找些事情来发泄。”想起这件事,她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她夸张的表情跟动作,激起了他的好奇,“他是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的害怕?”

  “他大一暑假,画不出满意的图,就拉着我去打网球,整整两个小时,回来后我至少有一个礼拜手抬不起来。从此以后我就决定,绝对不要跟他做同类型的工作,他太追求完美了。”虽然堂哥事后有跟她道歉,说他不是故意的,一时忘了时问。

  “董事长一定很生气。”据不负责八卦传言,在董事长心中,她的地位比亲生儿子还要高。

  “没有,不过那I阵子严大哥天天带他去打四个小时的网球。”她有问过严毅钧为什么,他回答她,堂哥喜欢打,他就舍命陪君子。

  赵凯文看着漾着甜美微笑的娇容,心头一动,“你真的很幸运。”能够遇到疼爱她的亲戚。

  她微笑点头,“就不知道这分幸运可不可以继续的延续下去。”

  赵凯文扬起一抹微笑,“你一定可以找到真命天子的。”

  刘嘉欣假装听不懂他是在拒绝她,笑容更甜了,“我的真命天子不就在眼前。”

  “你的真命天子永远都不可能是我。”语气坚定。

  她笑而不语。她会以行动来证明她是认真的。

  见她自信满满的笑容,赵凯文突然觉得有些头疼,她似乎不知道何谓拒绝。

  ***

  既然知难而退这一招,对她来说没有用,赵凯文也不再刻意加班,对于下班后刘嘉欣的邀约,也没有拒绝,只是从来没有准时赴约,故意让她等。

  从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乃至于两小时以后才出现。

  他本以为她会不等了,或者是生气,可是没有,不管他迟到多久,回应他的,永远是张笑盈盈的小脸。

  更令他头痛的是,她从来不会问他为什么会迟到,也不会在等待的这段时间,打电话给他,她只是静静地等待。

  他不懂,他有哪个地方值得她这么等待?不过就是小时候耍耍嘴皮子,救她一命,还不需要到她以身相许吧。

  看了腕上的手表一眼,再看向对面等待的佳人,都已经三个小时过去了,她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今天他打算放她鸽子的,只是看她还傻傻的在那边等,不由得感到气闷。就不会打一通电话给他吗?如果他都不出现,那么她是不是要继续的等下去?正想着要不要过去,忽见一名男子走向她,不知道对她说些什么。

  他皱眉,想起上次她差点被藉酒装疯的男人欺负,这次不知道是不是也一样?她站在那里太久了,久到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眯了眯眼,见男人越来越靠近她,快速地过斑马线,来到她身边。

  “等很久了吗?”明知故问。

  刘嘉欣一见到他,微笑摇头。

  男人一看到赵凯文,顿时知道佳人刚才不是在骗他,是真的在等人,只好摸摸鼻子离开。

  赵凯文待男人一走,问道:“搭讪的人?”

  刘嘉欣点了个头。

  赵凯文有些不高兴,“碰到这样的事,你不会走开吗?”幸好这个男人还算有风度,不像上回那个醉汉,存心想吃她的豆腐。她也不是每一次都那么的幸运,碰到麻烦都会有人来救她。

  “我们约好了,如果我离开,你会以为我失约的。”况且那个男人,只是单纯想跟她做朋友。这种被搭讪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