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楚月 > 四分三十三秒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我很喜欢帮你做这些事,也很喜欢帮你洗澡,虽然你每次都不让我洗前面。”她的语气有些哀怨。“陈妈说我小时候是你帮我洗澡的,一直洗到我要上国小一年级,是你陪我度过最寂寞的日子,更是你给了我满满的爱和关怀,现在终于轮到我照顾你,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因为我无法代你承受这些痛楚,至少把你自己交给我,好吗?”柔柔的嗓音似羽绒般暖暖裹着他。

  叶江潮拉着她的手轻柔抚摸,他一手照顾的女孩如今长大了,她的手终于能够抱住自己,两人之间也不再有距离。

  他奢求的也不过如此。

  叶千寻亲昵地以鼻尖磨蹭他的颈子,犹如一只向主人索讨疼爱的小猫。

  潮一直放慢脚步等她追上,好不容易两人终于能够牵手却因为意外而缓了他的步伐,不过这会儿换她等他。

  “我很愿意帮你洗澡,洗一辈子我都非常乐意,等我们都白发苍苍了还能互相擦背,那样不是很恩爱吗?而且你说过不会再放开我的手了,你说到要做到,绝不能放开我……”

  叶江潮笑了笑,亲吻她的掌心,以吻代替他的回答。

  “所以……”

  “嗯?”

  “明天让我帮你洗前面好不好?”

  嘿嘿,当了那么久的好人,偶尔也让她演一次坏蛋吧!

  复健是一条漫长的路,必须持之以恒。

  这条路上,叶千寻比他还积极,导致一些新来的复健病人以为她才是那个不良于行的患者。

  叶江潮从不说苦,她也没喊过一次累,他们一路扶持,尽管跌跌撞撞或小有摩擦,但只要相视一笑便雨过天晴,因为能拥有彼此已是最大的幸福。

  每当她发现他发呆地望着角落的大提琴时,她会静静待在门口等候,比起身体上的疼痛,她深信无法拉琴更是揪心的苦。

  叶江潮不曾对她抱怨一句,她却明白,同时悲哀的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叶辰杰提议把大提琴收起来免得他看到心里感伤,叶千寻却不赞同,她希望是由潮主动提起这件事,那样才代表他已能云淡风轻笑谈,而不是因为旁人的自以为是被迫改变。

  也许不是当下,可她相信总有一天潮会重新走出来。

  四月,叶辰杰终于再婚了,叶宗楠也终止了和叶江潮的收养关系,后者恢复了原本的姓氏。

  江潮──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她永远记住。

  叶千寻始终陪在他身旁,默契极好地帮他处理一些他比较棘手的小事,除此之外,只要他不开口,她就视他如正常人让他自己慢慢来。

  婚礼简单隆重,Kay的家人全都来观礼,热情的他们带来了欢乐的气氛,稍稍冲淡车祸留下来的悲伤。

  叶千寻订了后天的机票到美国。

  经过努力,江潮的腿虽然走起路来还有点跛,也暂时无法摆脱拐杖,但已经算恢复情况良好,医生是这么说的。

  “会不会紧张?”

  “紧张?”江潮端起酒杯,品尝红酒的滋味;他已经慢慢习惯使用右手。

  “是啊,后天就要去美国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喔!”她贼贼地笑着,似有着什么诡计。

  “你在想什么啊?”他敲敲她的脑袋,嘴角的笑意清晰可见。

  唯有在这时刻,单独面对她,他才能真正露出笑容。车祸之后,他对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了距离,不再像之前那样轻易侃侃而谈,如果没有她在身旁,他几乎不发一语,以至于大哥总笑称千寻是他的翻译机。

  不只翻译机,千寻亦是他的心灵支柱,倘若看不见她会让他焦虑。

  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也希望能赶快好起来,无奈每当他愈想着力就站得更不稳,导致失眠了好几个月。

  每天夜里醒来,他都庆幸有千寻在身旁,要不漫漫长夜他只会更慌乱。

  对于去美国这件事,即使口头上答应千寻,心底仍有犹豫,最后是大哥要他放心去,顺便医心病,他才下定决心。

  这趟美国之行,他期待能找回最初的自己,别再让人挂心。

  “想我终于可以……嘿嘿!”

  “没正经!”

  叶千寻吃惊地瞪大眼,“潮,你好久没说这三个字,没想到我居然会怀念。”她拍拍他的腿,往他身上蹭了蹭,“放心好了,一切都会顺利。”

  江潮轻轻颔首。

  “Kay在喊你了,应该是要接捧花了。”

  叶千寻立刻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会把花拿回来,因为下次就轮到我们了。”她沐浴在阳光底下,笑容特别灿烂,当她低头时,江潮也迎上她的唇。

  犹如誓约之吻──他们不再分离。

  叶千寻始终不认为自己多愁善感,无论遇上多艰难的情况,顶多叹一口气罢了。

  即使在美国那一年……嗯,他们整整待了一年,从纽约到洛杉矶,再由蒙大拿到得克萨斯,有点乐不思蜀,回到台湾的时候,她的弟弟廷廷也出生了,难怪一回来就被狂念,不过她认为一切都很值得,因为江潮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身体也很健康,连医生都为他能够不再依靠拐杖而感到不可思议。

  这趟旅程,最糟糕的莫过于两人的车在一条几乎看不见尽头的公路上抛锚,当时也不觉得有什么困难,反正天无绝人之路,不过,回来后就不是这么回事,终究要面对现实。

  江潮得开始接手工作,而叶千寻要继续念书。

  念书是好事,可坏就坏在她和叶宗楠意见纷歧,爷爷希望她去国外念书,她则是想留在台湾,一来照顾江潮,二来也能协助他处理公司的事,毕竟爷爷年纪也大了,总不好让他继续操劳。

  叶辰杰转述女儿的话,怕两人会杠上,现在的他得充当和事佬的角色。

  “她心思全在江潮身上,在台湾怎么可能专心念书!”叶宗楠似是有先见之明地说。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