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楚月 > 四分三十三秒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当我听爸说你和江潮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我一点也不惊讶,甚至早知道一定会发生,因为江潮对你的付出太深了,我看过他照顾你的模样,不象是哥哥对妹妹,更不是父亲对女儿,而是一种对待自己最爱的宝物那样珍惜。他一直很寂寞,母亲没有留给他太多爱就离开了,父亲也忙着收拾自己的感情,以及为了生活而无暇照顾他,所以他的内心一直很空虚寂寞。

  “直到你出生。知道你不受任何人期待,江潮觉得有义务要保护你,他觉得你比他更可怜,至少他的父亲很期待他,但在这个家里,似乎没有人真正关心你,所以他决定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你,他对我说他会好好爱你,让你长大懂得爱人……在他的心底,除了父亲以外,他就只剩下你了。

  “你去法国那六年,我有一年回来,看见他写信给你,我问了你的近况,他一脸为难地说不知道,因为你从来没有回信,这让他很伤心。江潮面对任何人总是无所畏惧,偏偏很在乎你的喜怒,你高兴,他就开心了,你难过,他也食不下咽。我本来要帮他打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后来想到你爷爷阻止我和他父亲的事情便作罢,我怕万一给了江潮希望,最后又让他失望,我于心不忍。”

  “姑姑……”叶千寻终于露出脸来,问出心里的疑惑:“你为什么会爱上江伯伯?”

  叶婉筠笑得很温柔,“因为他是个很温柔的人,他踏实诚恳,从不说美丽的话哄我开心,他总是说最实际的话让我明白。在这个家里谁不寂寞呢?所以我常常和他聊,有一天我告诉他我爱上他了,他愣了好久,脸上没有一点喜悦,我以为他对我没有那种感觉,偏偏我那时又很任性,想要便要,不顾一切,他愈是抗拒我愈是要靠近他,后来我说要找爸爸说,他回答我由他去说,我以为他终于愿意承认对我的感情,哪知道他真的是对爸爸用说的,爸爸一拒绝他就放弃了。

  “我伤心地接受爸爸的安排嫁到日本,直到他过世前,寄了一封信给我,我才明白他无法接受我,是因为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所以不能拖累我,也不愿让我一直耿耿于怀,才终于对我坦承……那封信,我一直收藏着,不敢说他的做法一定对,但他确实在乎我,完全为我着想。

  “千寻,江潮就像他爸爸那样一旦认定了就会执着,他只认定你一个,他眼底也只能看到你,因此未必能看见真正的你。但我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你是一个对所有人都很好的人,只要你在乎就会重视,或多或少就会忽略了江潮的心情,但他只有你了,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别让他伤心。他的父亲原本心如止水,是我去搅乱了他的平静,最后却又无法陪在他身边,我希望你别像我这样……”

  “姑姑,我真的很爱潮,绝不会让他伤心。”叶千寻坐起来抱住她。

  叶婉筠眼眶含泪的回抱侄女,心头平静没有一丝怨恨。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她和江潮的父亲没有结果纵然遗憾,可如今能看见他们幸福也是一种补偿。

  叶江潮终于醒了。

  他整整睡了两个月。

  叶千寻接受旁人的意见,白天回家,晚上再来医院,她始终坚持晚上要留在潮身旁,因为她记得潮很不喜欢晚上独自一个人,太寂寞了。

  叶江潮醒来的时候,她就在他身旁,眼眶噙泪,低声喊他的名。

  “千寻……”他看见她便露出微笑,一如往昔,“我梦见你在哭,别哭……”他想抬起左手,却怎么也动不了。

  叶千寻轻轻按住他的左手,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说好不能哭,最后仍哭了出来。

  “潮,对不起……你为了救我,结果……你的左手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动了,对不起……”

  叶江潮怔了几秒,舐了舐唇说:“拿左手换你,我觉得……很值得,别说对不起。”

  少了惯用的左手,很多事情都不能做,行动也会受到影响,怎么可能值得?怎么可能……但这些她不能说,因为她得更坚强才能成为他的依靠。

  “什么都不要想,快点好起来,我们要一起回家。”抹去脸上的泪水,她告诉自己,潮已经回来,她不会再哭了,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她要为了潮更努力。

  事实上,叶千寻也没有时间哭。

  为了让叶江潮能专心休息,她规定只有下午两个小时能会客;叶婉筠在确定叶江潮没事后,就赶回日本照顾孩子;叶宗楠、陈妈他们年事已高,不适合照顾他,因此叶千寻不在医院的时候,就劳烦她父亲叶辰杰和Kay轮流帮着,她则是回家清洗,忙一点其他事情,用晚餐的时候会赶回医院继续到隔天早上。

  叶江潮好几次提起要请夜间看护都让她驳回,甚至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大哥,你劝劝千寻,让她别这么固执,每天往返医院很辛苦,我怕她太累了。”

  “虽然她是我女儿,但我也没办法叫她往东她就往东,她现在长大了,早就有自己的想法,放心,她如果真的累了,我会接手。何况你为了她受重伤,如果不让她做点什么事补偿,你说她能安心吗?”叶辰杰一面削苹果一面说,夹在两人中间很麻烦,劝不动女儿,只好让江潮乖乖接受。

  叶江潮感叹地说:“我不希望她是因为愧疚。”这样的付出太有压力了。

  “如果只是愧疚,那么讨厌麻烦的她肯定会以最省事的方法处理一切,犯不着将所有的事都揽在身上。江潮,我这女儿的心思全都在你身上了,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他有些不好意思。

  叶辰杰拍拍他的肩膀,似是要让他放心。“我没有给她太多父爱,反而是你在照顾她,现在能把她交给你,我很放心,往后得继续辛苦你了。”

  “大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

  叶辰杰翻翻白眼,“等你出院,就让你恢复原本的姓氏吧,要不然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家乱来呢!”

  叶江潮浅浅笑着。即使恢复原本的姓氏,他还是会习惯喊叶辰杰“大哥”。

  叶千寻站在病房外,嘴角挂着笑容,她何其幸运得到潮的眷顾以及亲人的祝福,她会知足并且珍惜。

  “你都不知道,她甚至为了你还打算接下公司……”

  叶千寻连忙冲进来,无奈为时已晚。

  “爸!”原本想让他们慢慢聊,没想到父亲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让她的秘密曝光。

  “哎呀,我说错话了。江潮,我先回家,明天再来。”叶辰杰匆匆收拾东西连忙走人。

  叶千寻只能瞪着父亲的背影发愁,这下可好,除了忙潮的事情又兼顾公司的大小事,肯定要被念了。

  “千寻,过来。”

  她乖乖过去,决定先开口替自己辩解:“你放心好了,虽然我现在比较忙碌,但都有照顾身体,陈妈除了补你也有顺便补我,所以我身体还不错,你就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瞧她一副怕被念的模样,叶江潮也不忍心再说什么,只道:“你自己有注意就好,别让我担心。”

  叶千寻松了口气。“医生说你的复原情况良好,顺利的话,再两个礼拜就能出院了,等你腿的伤势完全康复,我们去美国。”

  “美国?”他疑惑。

  “嗯,你的左手……”她顿了一下,有些哽咽,“医生说只要努力还有机会,所以我在美国找到一个专门帮人做复健的地方,那里有最完善的设备。”

  “台湾也有不是吗?”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