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楚月 > 四分三十三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爱会使人疯癫,再也找不回自己──他再同意不过了。

  “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喜欢上别人,你会怎么做?”

  叶江潮的眼神一黯,五指收拢,神情闪过一抹怒意,但很快地,嘴角缓缓上扬掩饰了心情。

  “我会尊重你。”所有的情绪凝聚成这五个字。

  叶千寻瞠目呆望着他,对于他的好风度有些自惭形秽,最后深深叹了口气。“唉,这是你的个性,我也不能说什么……不过要是你喜欢上别人,我一定会马上飞回来绑着你不让你走!”她可没有潮那样的气度,一旦要了她就不会轻易放开。

  “那就别放手,牢牢抓住我。”他含笑地说,目光里尽是柔情。

  两人离开和祥宝塔来到附近的镇上,由于是上班时间,街上没有太多人,他们走到一间老旧的房子前。

  “这里就是我以前住过的房子。”叶江潮说。

  “现在有人住吗?”

  “嗯,我曾经想要买下来,但是觉得没有任何意义,这里已经没有我在乎的人了,买下又如何?”他只有一年来看父亲一次,这里倒是不再来了,因为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记忆,只会触景伤情。

  叶千寻没有说话,只是更偎入他怀里一些。

  “潮会恢复本来的姓氏吗?”

  “会,等你爸爸回来,等他们父子尽释前嫌,我就可以功成身退。”

  “什么意思?”

  “父亲之所以收养我,就是因为你爸爸决定去法国,别看他好像什么都不怕,但他毕竟年纪大了,也会怕寂寞,所以才收养我,希望我能陪他,可我终究不是他真正的亲人,他还是需要你们陪伴。”叶江潮很清楚自己的身分,不敢有任何期待,只想尽好自己的本分。

  “那潮呢?”

  “我有你就够了。”

  “潮,或许在你眼中我还不够懂事、不成熟,但我真的很想分担你的心事,无论你有什么事,我都希望你能告诉我,即使帮不上忙也能帮着出主意。”他的眼底藏满了忧郁,想要一层一层掀开得花费许多时间,但无妨,日后时间很多,她可以慢慢来。

  “会的,以后我都会告诉你。走吧,我们先去吃饭。”叶江潮勾着她的手,心头早有一部分因为她的温暖而逐渐融化。

  这双纤细的小手,他永远都不会放开了。

  用过晚饭,他们各自回房。

  这点早在叶千寻预料范围内,反正她答应他会乖乖等待,自然就不会乱来。虽然一个人睡委实寂寞,不过想到他就在隔壁房间,再大的不安也会平静下来,再说,潮说明天要带她去玩,得早点睡才能储备体力。

  隔天早上,无论她怎么敲门,隔壁那扇门就是没有打开,紧张的她赶忙找来服务生开门,才发现叶江潮睡得很熟,旁边还有一瓶已经喝光的酒。

  她趴在他身边,看着他睡着的模样,看得入迷了。算起来,他们很久没有一起睡了,事实上她也没几次看过潮的睡脸,因为她总是比他早睡,又比他晚起,汗颜哪……

  潮的睫毛很长,有人说这样的人个性差易动怒,但潮不会,他脾气很好,好像没有任何事能够让他愤怒;潮的皮肤也很好呢……她伸出指尖触摸,好有弹性,甚至比她还好,唉,潮的头发也柔柔顺顺的,让人羡慕的发质。

  叶千寻边看边露出甜蜜的笑容,摇头晃脑地戳着叶江潮的鼻尖。

  “潮、潮,快醒醒,如果你再继续睡,我就要对你为所欲为了喔,嘿嘿!潮啊,潮,快点起来了啦,我们该出门了!”

  叶江潮终于清醒,一把抓住她的手,他的眼睛睁开了,却好像还没清醒地看着她。

  “潮……”她以为他醒了。

  他却是翻身压住她,大掌抚摸她的脸,似是在确认。“千寻?”

  “嗯,是我,怎么了,是不是喝太多醉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眯眼一笑,俯身吻了她的唇。

  “千寻……我一直梦见你,你终于回到我身边,我等你好久了。”他一面在她耳畔低喃,一面动手脱下她的衣服。“别再离开我,好吗?”

  “我答应你,绝不会再离开你。”

  潮主动,她当然欣喜,原来灌醉他就能达到目的,真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真的吗?”

  她笑着保证,“真的!”

  叶江潮满意地露出愉悦笑容,低头深吻她,并且扒光她全身的衣物,像只动情的野兽亟欲温暖的包围,他磨蹭她敏感的部位、抚摸她最柔软的肌肤,整个人状似不安却又安于这种情愫的波动而显得亢奋。

  “千寻、千寻、千寻……”他不停呢喃她的名。

  “嗯?”叶千寻已完全沉醉在情欲的漩涡之中,似呻/吟又似回答。

  下一瞬,他忽然分开她的双腿,悍然撞入她的体内。

  “唔……”痛!叶千寻咬牙忍住,五官全皱在一起,她万万没想到居然那么痛。

  醉了的叶江潮没有察觉她的不适,仅仅认为是一场梦……唯有在梦里,他才能恣意妄为,对她做尽最想做且最荒唐淫/乱的事。

  直到他退出来,酒意醒了几分,才知道原来一切不是梦,是真实,他的确抱了她。

  “千寻?!怎么会?”他看着她,一脸后悔莫及。“对不起……”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真该死!

  本以为放心喝酒可以断绝那些烦乱的念头,没想到喝过了头更加麻烦。

  叶江潮懊恼地坐在床沿,不敢转头看那个被他脱得一丝不挂的叶千寻,居然是他主动做了这些事,之前还对她耳提面命,结果自己却破坏规定。

  这情况有些不对,怎么会是男方一副捶胸顿足的模样,他后悔了吗?

  叶千寻忍着不适,坐起来,抱住他。

  “千寻,我……”他单手捂着脸,不知如何面对她。

  “潮,你后悔了吗?”

  “怎可能后悔,只是觉得没脸见你,因为我无法以身作则。”他惭愧万分。

  “呃……其实这也不是你的错,大家不是都说酒后乱性,你喝醉了,以为是做梦才会这样,不是你的错。”她急忙安抚他的自责。“而且我也很想要你……所以真的不是你的错!不过学姊都说第一次很痛,原来是真的……”

  “很痛吗?”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