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楚月 > 四分三十三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已经很久没有听潮拉琴了,以前潮会将感情投注在大提琴上,无论悲喜,他的琴音都能做最适当的诠释,尽管他嘴上衔着笑,但琴声永远出卖了他。

  “以前是你宣泄潮的感情,往后就交给我吧。”她摸着大提琴,对着琴说。

  可是她再一个礼拜就要回法国上大学,至少几年不能回台湾,她真舍不得和潮分离。

  她想起六年前第一次离开潮的情景,那时他慌乱的表情仍深刻印在她脑海中,如果可以,她实在不想再令他那样失魂落魄,她想一直陪他。

  “潮……”她一面呢喃他的名,一面拨动琴弦。

  大提琴的琴音低沉浑厚,虽然她不会拉琴,却觉得这样彷佛能更贴近他的心,她想更了解他。

  以前潮的心事总往最深处藏,不让任何人察觉他的情绪,她好心疼却也无能为力,不过如今她长大了,以前是潮当她的依靠,现在她也能成为他的依赖。

  她躺在床上,望着大提琴,假装自己是潮的拥抱它。

  好!她决定了,如果不把潮扑倒一回,她绝不死心!

  叶江潮下班回来就看见女友躺在床上,他的大提琴也盖了被子,这画面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这是在睹物思人吗?

  他脱下外套,扯掉领带,爬上床叫醒她。

  “千寻,该起床吃晚饭了,别再睡了。”他知道每个晚上她都睡不好,他也是,少了她的陪伴,每晚他也必须靠酒才能入睡,要不思念的情绪会让他整夜无眠。

  夜里,门外总是响起她徘徊的脚步声,有好几次他都想把她叫进来,只是好不容易让父亲同意他们在一起,他得更加谨慎,这是终于盼得的美梦,绝不能轻易破坏。

  “唔……”叶千寻睡眼惺忪,看见叶江潮,一把抱住他。“Russell不要吵我,好累,我还想睡。”

  叶江潮冷不防地离开她,看着她,问:“你喊谁的名字?”

  得不到的时候,他不会妄想,一旦得到就是要全部,他不要施舍、不必同情,如果不是全心全意,宁可放弃。

  他的脸色并没有吓到叶千寻,她反而得意的扯住他的衣领,一副深宫怨妇样的问:“嫉妒了吗?谁教你冷落我!”

  叶江潮眼底盛满愧疚以及心疼。“千寻,抱歉,我只是太害怕这只是个梦,所以……”

  “我也害怕啊!你不抱住我反而将我推开,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对不起。”他随即抱住她,鼻间嗅到的是她身上的香气,一时间欲/望又缓缓窜升,他只得咬牙忍住。他何尝不想不顾所有人的眼光,无奈此刻太幸福的他反而特别在意某些小事情,怕这只是美梦一场才必须分散注意力。

  “不如……生米煮成熟饭吧?这样爷爷就无法反对,我也不用回法国了。”

  是了,没有意外的话她下个礼拜就必须回法国,他差点忘了这件事。

  “千寻,我说过你还太小,不值得贪图一时的……激/情,而放弃其他事情。”

  叶千寻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所以你不反对我回法国?”

  “你还年轻,应该多去见识见识,等你下次回到我身边,我就不会再让你离开了。”叶江潮执起她的手在手背印下一个又一个热吻,他对她的渴望既深且浓,体内的欲火烧着他的理智。

  怀里搂着的是最爱的女人,他也是百般煎熬。若她一脸无辜,他还能压抑欲/望,偏生这丫头时不时就来勾引、挑逗一下,害他得绷紧神经。

  “这次回去,我会努力催促爸爸和Kay快点结婚。”犹如溺水者抱着救生圈一般,她舍不得放开他。“潮,你不能喜欢上别人……不是,万一你喜欢上别人一定要跟我说!”

  “对我这么没信心吗?”

  “不是,我只是不希望你有被我绑住的感觉,以前我是孩子已经绑了你那么久,现在我大了,也不想用爱情拴住你,潮,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

  他以额抵着她的额,微笑道:“有你陪着我,就是幸福了。”

  她抬起泫然欲泣的脸,同时“不小心”露出大半的粉嫩胸部,她平时戴着的项链就落在那深壑之中,随着她的呼吸一上一下。

  叶江潮见状,立刻伸手将她衣领上的两个扣子全扣好。

  眼看这招诱惑失败,叶千寻干脆翻身压住他。

  “潮,我看你就别再抵抗了,天知道我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不如就从了我吧!”她学着电视上坏蛋的淫笑。

  叶江潮哭笑不得,正准备训她一顿时,房门忽然打开,以为有人进来,他想也没想就把她推到另一边,没想到只是一阵风罢了,他回头,看见她躺在地板上。

  叶千寻瞪着他,气呼呼的爬起来。

  “千寻……”他不知怎么安抚她排山倒海而来的熊熊怒火。

  “我绝对不再进来你的房间了!”她火大的吼道,“就算你求我也不要,不!就算你脱光光,我也不要了!”

  她不顾矜持,换来的却是狼狈的下场,情何以堪哪!

  这次,叶千寻真的火了。

  叶江潮向来知道要怎么收拾善后,但这次他却不知怎么处理自己犯下的错。

  不过一想到千寻躺在地板上的模样,他就忍俊不禁。

  他明白千寻不可能真气恼他,倘若能维持这样的距离直到她回法国未尝不可,至少他毋须日日天人交战,天知道要抵抗她的魅力是何等困难;当然,他也能不顾一切抱她,然后呢?又得捱几年的日子?他情愿等待,即使夜里,床的另一半是冷的,他不必去想念曾经有过的温度而翻来覆去。

  不过偶尔欺负是情趣,过了头即是悲剧。

  那丫头整整两天不说话,连正眼也不瞧他一次,八成是含恨在心。

  罢了,还是让她开心点,毕竟折磨她等于折磨自己。于是叶江潮请假,决定利用最后的几天好好陪她。

  当然了,第一步就是诚恳道歉,而道歉一般都要准备赔罪礼。自小带到大的女孩,他当然清楚怎么对付她,于是带着她最想知道的事情敲了她的房门。

  叶千寻打开门,一脸怨恨地上下打量他,“怎么没脱光?”

  叶江潮呆了一下。敢情这丫头真期待他脱光自己送上门?唉。

  “我有点事要请你帮忙,方便进去吗?”

  她的眼神往左飘了一下,说:“不方便!”她好歹也是有骨气。

  “这样啊,我原本是想请你帮我整理我爸的遗物,都是些旧照片,我怕触景伤情一直没有整理……”

  叶千寻看了眼他手上的盒子,连忙拿走盒子并转过身,叶江潮笑了一下,跟在她身后走进去。

  她盘腿坐在床上,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里头没有什么私人物品,只有一张张泛黄的照片;江伯伯自己的独照不多,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也仅有几张,倒是江伯母的照片比较多,潮有点像她。

  他们夫妻的照片给人很幸福的感觉,她相信江伯伯一定很爱江伯母。

  叶江潮就坐在旁边看着她。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