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楚月 > 四分三十三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她点头,摇头,又点头。“一开始是,因为我很混乱,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Russell说你爱我,他要我好好想想。”

  叶江潮对她的答案,心头满是失落。“千寻,这不是爱,只是为了不想伤害我而回应我的感情罢了。”多可悲,他居然让人怜悯了。

  叶千寻抹去脸上的泪水,反驳道:“那天如果不是你,我一定会痛殴那个人,就算那个人是我不讨厌的人,我还是会揍他。你可以说我笨,但不要连我的感情也质疑,我如果连自己的心都不懂就真的太可悲了。我爱你,潮,这绝对不是因为谁对我说了什么,我只是不能说出口而已,因为我怕会破坏我们原本的关系,怕最后会失去你……”

  “千寻……”最爱的人倾诉她的感情,他怎能不动容。

  “江潮,”清脆的敲门声伴随而来的是叶宗楠的声音,“我有话要跟你说。”话一说完,他便推门而入。

  叶千寻反应极快地趴在床和落地窗的中间,叶江潮也迅速转身。

  “什么事,爸?”他的心脏跳得好快,不是因为叶宗楠突然出现,而是千寻刚才那些话,此时他整个人有些亢奋。

  叶宗楠叹了口气,往前走了几步,叶江潮连忙迎上前试图挡住他的视线。

  “江潮,虽然我无法将你当作亲生儿子,但我对你的照顾从来没有因为你的身分而不同,所以……我希望你能断了对千寻的感情。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我已经决定这么做,如果你尊重我就别让我生气,我也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既然千寻对公司没兴趣,未来还是会留给你。”

  “爸,我不在意公司留给谁,你不让我爱千寻是因为……我是司机的儿子?”他问出令人难以启齿的事实。

  叶宗楠顿了一下,表情有几分惆怅。“不仅仅是这个原因,你爸当初喜欢千寻的姑姑,我想你应该知道,那时我拒绝你父亲,这点让你父亲抑郁终身,我是过意不去,但绝不后悔,古时候的人说『门当户对』自然有其道理;我却怎么也没想到你也对千寻有感情,基于你父亲的事,我更不能答应。曾经我最重视的公司如今在我眼里已经淡了,亲人才是我重视在乎的。江潮,你是个精明的商人,心中考量的肯定是以利益为主,所以我不能拿千寻的终身幸福开玩笑,虽然她不是我所期待的孙子,仍是我最疼爱的孙女,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爸,我没想过伤害千寻……我爱她。”叶江潮有点哭笑不得,他是哪里表现出会用千寻来当作谈判的筹码?

  趴在地上的叶千寻为这两个男人的真情告白无比感动。

  “趁着感情还没放得那么深,放手吧,不要造成你们彼此的伤害。”他很清楚叶江潮的个性,但事关亲孙女,不可不谨慎点。

  “我只要千寻一个人……如果这是你担心的,我只要她就好。我爱千寻很久了,我所有的爱都给了她,早就收不回,爸……”叶江潮抬起下巴,首度面对埋藏的感情,“我想和她在一起。”

  叶千寻吸吸鼻子,努力不让眼泪再度溃堤。

  原来这就是爱情的震撼力,听他亲口说出的感动无比强烈,甚至连心脏也剧烈跳着,让她感受到巨大的喜悦。

  如果没有爱,她根本不会有现在的感觉。

  她爱潮,只爱他。

  叶宗楠没想到会是这情形,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你……我晓得你很优秀,不过这是两回事,以前我犯了错让我儿子不快乐,幸好女儿的婚姻幸福美满,所以我不能再走错一步。江潮,我不可能答应你和千寻的事。”叶宗楠说完,转身欲走。

  “爸,我只要千寻……”

  “你这是何苦……”叶宗楠叹气的回头,看见他居然下跪,“江潮,你怎么跪下了?!男人不能随便乱跪,快起来!你、你这是……你想威胁我吗?”

  “我确实是想威胁你,因为我不想走上父亲的路,我不想抱憾终身,你是千寻在乎的人,我希望你能同意。”他不顾一切也不能再失去她一次。

  “这……你是要我同意什么?千寻有说喜欢你吗?你这只是单方面的感情啊。”这对父子同样让他伤脑筋。

  “……爷爷,我爱潮。”她终于可以探出头来了。

  “你?!”叶宗楠吃了一惊,“你怎么在这里?你全听到了?!”原本严肃的脸一下子涨红起来。

  叶千寻笑咪咪地上前挽着祖父的手臂,转移话题说:“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爷爷那么疼我,我好感动喔!”

  孙女一闹,叶宗楠更觉得下不了台,频频想甩开她的手,偏偏她抓得紧,只好哼了一声,“别以为你是我孙女就能拿乔,不听话,我财产不会分你!”

  呵呵,怎么她到今天才发现爷爷其实很可爱。“爷爷,我只要你就好,有没有财产无所谓啦!”

  老人家其实和小孩差不多,也喜欢让人哄,这会儿他就被哄得服服贴贴,不过也没忘记正事。“你真的要这小子?”

  “对。”

  “他没有背景,我也不会把公司交给他,这样你也要他?”

  “当然。”望着叶江潮,她的心底就象是装了千百颗的巧克力那样甜。

  “他从小陪你长大,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这层关系才会分不清亲情和爱情?”他必须慎重行事,免得又造成一场悲剧。

  这些年他确实改变不少,身旁少了亲人,他特别感到寂寞以及年迈的事实,如今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家人。

  叶千寻不禁皱眉头看着他,“爷爷,你也从小陪我长大,难道你想娶我吗?”

  叶宗楠眉毛一扬,重重吼道:“成何体统!”

  “我爱他。”她没有解释太多,仅说了这三个字。

  有时候说太多都只是陪衬,倒不如单单纯纯地表达出感情就好,简单利落。

  叶宗楠自知无法挽回什么,虽然他有点介意叶江潮的背景,但前车之鉴让他愿意试着退让。

  “好吧。”他叹了口气,“既然这是你选择的人,我会尊重你。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睡。”这两人眼底只有彼此,他这颗大电灯泡也该退场。唉,世事果然无绝对,看来他还是别介入比较好,儿孙自有儿孙福。

  见祖父离开房间,叶千寻连忙想把叶江潮扶起来,怎知他竟动也不动,牢牢握住她的手。

  “千寻,你真的确定吗?我只是不想再否认我的感情,但你还有退路,不必为了回应我的感情而勉强。”勉强来的不是他想要的爱情。

  她笑得很甜,“再确定不过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我就好兴奋,我就想抱住你!”她也立刻付诸行动的抱着他。“以前我只觉得你很温暖,现在觉得抱起来很舒服。”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