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楚月 > 四分三十三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周遭终于静下来,不再有仪器的声音以及其他人的呼吸,只剩下他静静陪伴父亲。

  父亲生前不爱吵闹,总是静静地坐在庭院里远眺山景,一个人不知道想着什么,即使他们是亲父子,他也不懂父亲。

  其实在他心底也是有执着,也喜欢与人一较长短,但或许是经过这些事后,他也受到父亲的影响,对很多事都不再那样在意,甚至可有可无。

  毕竟得到就真的得到了吗?失去一定不好吗?

  这是父亲总是挂在嘴上的话,如今也存在他的记忆匣内,反覆播放。

  他默默陪伴父亲,没有丝毫睡意,静静地不知在想什么,事实上,他也确实不知该想什么,因为脑子一片空白。

  直到有人站在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是陈妈。

  她说千寻在医院门口等她。

  老板对这种事情有忌讳,因此不许千寻到医院探望,他能理解。

  他朝父亲三鞠躬,然后离开。

  走到医院门口,他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外头,她几乎是立刻就扑上来抱住他。

  今晚夜风吹得特别冷,他紧紧圈住她。

  “怎么不在家里待着,外头风大会感冒。”如果不是怀里的这股温暖,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坚强。

  “潮,我好担心你。”

  “我没事,我没事。”他让她先上车,自己也跟着坐进去。

  “江伯伯也说没事,结果……”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潮,我不要你也有事!”

  他仍然抱着她,舍不得放开。“乖,放心,我真的没事。”

  车子缓缓驶离医院,凌晨时分路上几乎没有车辆,他们一路顺畅回到叶家。

  客厅的灯亮着,他们走进去发现叶宗楠似乎正在等他们。

  “老板。”

  “你也累了,先去睡吧,你父亲的后事有我处理。”叶宗楠并未责怪孙女半夜不睡跑到医院。

  “是,谢谢老板。”

  他们俩一块儿上楼,向来把他房间当成自己房间的丫头,今天却一脸无辜地站在外头。

  “怎么不进来?”

  “陈妈说你今天很难过,要我不要吵你……潮,我不可以陪你吗?”她双手无奈地交握着,似是非常想走进去却又怕造成麻烦。

  “傻瓜,你从来就没有吵过我,进来吧。”其实今晚他特别需要千寻,要不然他难以定下思绪。

  “那个……爷爷不让我去医院,我都没有看到江伯伯,呜呜……我也好想看他最、最后一……”话没说完,她已经开始哭了。

  明明说好不要哭,别让潮感到难过,偏偏她一想到江伯伯那张总是带着亲切微笑的脸庞就不禁落泪,他们相处好几年了,教她怎能无动于衷。

  “乖,别哭了,你这样他会舍不得走。”

  “舍不得走他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他不能回来?”

  生命的轮回,他该如何对年纪那么小的千寻解释?

  “走了就是不会再回来了,别哭,生病很痛苦,我们应该高兴他并没有受太多折磨。”他抱着她解释。

  “我好想江伯伯。”

  “……我也是。”

  “潮,你哭好不好?不要那么勇敢,你不哭的话,江伯伯会担心你。”陈妈说潮从头到尾都没有掉下一滴眼泪,她很担心他会过于压抑而受创太深。

  他苦涩一笑,眉心纠结。“千寻,我没事,我没事……”

  她紧紧圈住他,泪如雨下。“不要骗我,怎么可能会没事,你不要都放在心底,这样我和江伯伯都会伤心……”为什么潮都不哭?她好替他担心。

  “千寻……”他轻抚她的脸颊,对她微微一笑,“我真的没事,因为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了,所以我有心理准备,更何况,解脱对他是件好事,我宁可他早点离开也不要受病痛折磨,那样很苦……所以我真的没事。快睡吧,我有点累了。”

  她眨眨眼,点了头,然后躺在他身边陪他睡,他们的手始终相握,她本来打算等潮闭上眼睛,没想到最后却是自己撑不住而先睡着。她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听见细微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他坐在床上背对自己望着窗外,两手似是捂住了脸。

  潮在哭。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潮掉泪。

  他并没有哭得很大声,而是哭得很压抑。

  她见了难受,知道他不想被人发现,于是翻身忍着哭声,任由眼泪沾湿了被子。

  无法替他分担忧伤,只好不再增加他的痛苦。

  她很努力的不哭出声音,怎知最后还是被发觉,潮过来拥着她,要她别哭。

  “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帮不了你,我好没用!”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