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 楚月 > 四分三十三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他低头继续吻她,这回放慢了速度,注入无尽温柔的怜爱,彷佛吻不够似的,他没想到要停止,此时情感占据他的理智,让他多年来的自制力瞬间崩溃,直到他的视线瞥见近乎赤裸的她,理智霎时回笼,他惊诧不已。

  只见她双颊泛红,眼底盈满对自己的信任,突然间,他觉得好惭愧,千寻对他是亲人的感情,他却越界破坏两人之间的联系。

  好不容易织起来足以成为他最大依靠的一张网,瞬间灰飞烟灭。

  下一秒,他立刻起身背对她坐着。

  “潮……”

  “你先出去。”他根本无法面对她那双坦率眼眸里的质问。

  他的感情一向隐藏得很好,没料到居然轻易被洞悉,甚至还受到影响,最糟糕的是他亲手毁了两人之间的信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叶千寻想叫他,想伸手碰触他,可他的背影散发冰冷的拒绝,她慌了,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望着他的背影。

  “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拜托……”他的语气近乎恳求。

  她不忍见他为难,颤着手整理好衣着,眼眶泛红的离开,临关门前又看他一眼,他依然没有回头,这才终于死心。

  直到房门关上,叶江潮才深深吐了口气。

  明知自己伤害了她,却只能赶她离开,因为自知羞愧难以面对。

  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他怎能让她受到这种委屈……真是禽兽不如!

  叶江潮懊恼万分地捂着脸,满腔的绝望无法发泄。

  千寻肯定不会原谅他了……

  她真的不懂,不明白,潮怎会突然变成那样?

  他们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为何突然……而且她突然意识到潮真的是男人,以前只觉得他的身材很好,经过刚刚的碰触才惊觉他真的是个男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潮对她来说应该也是需要提防的男人,可是她不曾这么想过,她对他永远信任。

  但……那是怎么一回事?

  不懂,真的不懂啊……叶千寻心里一团混乱。

  “我拜托你不要再乱踢了!我是病人!”Russell没好气地抱怨。打从这女人失魂落魄的走进来,他大概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叶千寻回神看着躺在床上的Russell,又叹口气。“我、我好混乱。”

  “我不想听!”肯定和那个男人有关,哼!

  “我不懂,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之前明明很好,他却、却……”回想适才那一幕,她的心跳又加速了。

  她其实不讨厌潮的靠近,甚至还怀着期待,因为喜欢,所以无论是什么她都不怕也心甘情愿,可是她不懂,原本好好的关系怎么会突然变调?那样他们还能再回到过去吗?

  难道不能维持现在这样就好吗?

  她希望永远不变,她和潮能永远在一起……

  “不喜欢就拒绝,你对我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他才刚失恋却要帮她解决感情问题,这女人神经太大条了。

  “你们两人不一样,我对你一直是朋友,但是潮在我心底……很特别。从小都是他在照顾我,我的开学、运动会、家长会,甚至连我的毕业典礼都是他出席,我生病是他照顾我、开心的时候是他陪我、痛苦的时候也只有他……他对我很重要,我父母的婚姻影响我很深,我不喜欢那种原本最亲近的关系却变成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我和潮不能变成那样,我、我绝不能失去他……”因为太在乎,宁可收藏起来呵护也不能放在手心上珍惜,以免一个不小心就失去了。

  “你傻了吗?”没想到平常那么聪明的人,遇到感情也会变成个呆子。“谁说每个人的婚姻都会变成那样,如果你用心经营,就不可能走上那条路,就算最后真变成那样,只要确定自己有尽心尽力不就好了。如果人生能那么顺利,也不会有那么多遗憾了!”Russell忍不住捏捏她的脸。因为她,他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却落得失败的下场,呕得半死还要帮她解决感情问题,他是招谁惹谁了!但不可讳言,他并不后悔,毕竟他爱她可没有那个男人那么深,现在打住彼此都不会受伤还能维系友情。

  “我怕……”

  “那你就狠狠拒绝他,这样才能断了他的念头。”他承认自己很想报一箭之仇。

  “他什么都没有说,我要拒绝什么?”她到现在还是一团乱,不清楚事情到底怎么开始。

  Russell拉低她的衣领,在她白皙的颈子上有着清楚的红色吻痕。“这还叫没说什么?难道要等到什么都做了才叫有什么?那个男人很爱你,你都感觉不到吗?”他突然有点同情那个可怜的男人。

  “不、不可能……”叶千寻心底一慌,连忙抓紧衣领,“他把我当作妹妹一样,怎么可能……”她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对潮有任何遐想,因为他是她最亲近的人,但她似乎忘了潮也有自己的感觉,她不可能连潮的感觉也能控制。

  潮对她真的是……爱吗?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是病人,要回房休息了。”

  “Russell,谢谢你。”他的话虽没有当头棒喝的功效,但她至少有些懂了。

  他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走出房间。

  房里只剩下她自己,她知道从现在起得靠自己去思索这件对她非常重要的事,她是宁可伤害自己也绝不让潮受一点痛苦。

  叶千寻坐起来,一手触摸刚刚他留在唇上的余温……潮的每一个眼神、动作都深深烙印在她脑海中,像暖风包围着她,教她宁愿酣梦也不想醒来。

  潮的拥抱、触摸以及呼吸……她顿时羞红了脸,环胸抱住自己。

  她对潮的感觉好似也因为这个意外而起了变化……

  父亲再也不会帮他庆生了……

  他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赶去见父亲最后一面,父亲看着他,只说了短短两个字──抱歉。

  哪需要抱歉呢,他们是父子何须道歉,这世上最亲的就是他们彼此了,如今……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父亲在一个月前因猛爆性肝炎住进医院,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却没想到当这天来的时候竟是那样沉痛到好似将他整个人丢入最深的海底,无法呼吸。

  好几个晚上,他喘着气满身汗的醒来,甚至还吵醒千寻,她总是安抚他并握着他的手好让他再度入睡,这阵子若是没有她,只怕自己也会进了医院。

  叶府的人先回去了,只剩下他一人留在医院。


注册送体验金网站(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